“我懒得给你妹包饺子”,父亲说完这句话,我的眼泪掉了下来:父亲老了

“我懒得给你妹包饺子”,父亲说完这句话,我的眼泪掉了下来:父亲老了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爸爸,中午你们吃的什么啊?”我打电话问父亲。

“我给烩的饼。我懒得给你妹包饺子,太麻烦了。”父亲试着把这句话说的云淡风轻,但是还是有一些力不从心和一丝愧疚在里面。

“你昨天给买的不是有茴香嘛,我寻思给包饺子了,嫌麻烦,没有包!”父亲又重复了一遍。好像是想解释一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别的原因。

我的眼泪却在眼睛里打起转来:父亲老了!他开始嫌麻烦了。然而曾经……

父亲是一个特别勤劳的庄稼人。一辈子跟黄土地打交道,从来没有离开过。年轻时候喜欢画画,喜欢当兵,但都因家庭和社会的原因而中断了。

因为自己没有别的本事,就靠双手的勤奋吃饭,把我们姐弟三个养大,送我们上了大学。在那个年代,送两个学生上大学真的是了不起的。

那时候每次回家,不管是我妹,我弟还是我,只要我们上学或者工作放假回到家,父亲总会包饺子给我们吃。

小时候家里不是很富裕,包顿饺子就是改善,也是对我们最大的慰藉。回到家能吃上热腾腾的饺子,真的是好幸福!

父亲不善言谈,他或许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对我们的爱,所以包饺子给我们吃就是他对我们的最实实在在的爱了。

母亲不爱倒腾吃的。反倒是父亲,削白菜,剁馅,和面,铺板,拿擀面杖,拿盖帘,家里条件不是特别好,父母又节省,舍不得买肉,就会放些泡好的粉条,有时候上锅热油,还会炒上俩鸡蛋。那真的是特别美味的。

父亲的手长期干累活,粗糙的狠,都伸不直,但是包的饺子从来不会破,他怕最好吃的部位被开水冲跑了,所以捏玩一遍再捏一遍,一边捏一边自我打趣说,自己包的不严实。那饺子馅就是父亲对我们的爱,他怕透露出来。

虽然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可是却能一眼就看得出来,那鼓鼓的饺子肚子,就是满满的爱。

这周末老妹回家了。周日下午就坐车往公司赶。晚上打电话给父亲,问他晚上吃的什么。说是窝头。我想,中午没给妹做好吃的?没包饺子吗?我还专门买了茴香,切完不用剁馅就可以包。

或许中午就吃完了。因为买的茴香不多啊。老爸一定会包饺子给妹子吃的。我们已经习惯了他这样做。

“爸爸,你中午给妹做的什么啊?”

我听到了让我一惊的答案。

“烩饼!”爸爸犹豫了一小下。

我正有疑问。

爸爸的语气有点低了,“我想给包饺子,你也买的有茴香,觉得太麻烦了,就没有包!”

父亲说完,我的内心却不能平静了。眼泪顺着耳朵往下流。

父亲老了。

父亲真的老了。

他已经开始嫌麻烦了。

他一直是那样勤劳的男人。

在外人看来,有使不完的力气,用不完的劲。做什么活都不嫌麻烦不嫌累。给我们包饺子,那是小菜一碟,乐在其中。

老妹三个月才回家了一次。

现在也没有农活。

父亲说嫌麻烦。

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去理解父亲突然会变得有些懒。他自己也不相信自己会变成这样。

父亲一直说的话就是“这活儿跟闹着玩似的!”

而今天,包一顿两个人的饺子,却让父亲为难了。

我安慰父亲,“等我们放假了,我回去给你包啊!现在包饺子吃就是太冷。”

父亲随声附和了几个“嗯”。

电话挂断了。

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晚上睡不着觉,就想着,父母陪我们长大,我们要陪父母慢慢变老才对!

耳边回荡起了那首熟悉的歌:当你老了,眼睛花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