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外一首)

作者:郑海娟

春天到过的南方小寨

老人喜欢坐在屋门口纳鞋底

用锥子和针。对面是一座山

坟墓占据了整个南山面

在那里,清澈的黄昏从来不被打扰

野菜轻柔的香,老牛闻到

越爱这土地,忠厚越多

再多的劳苦都成为悠扬

这悠扬就像流浪老汉吹口琴

吹醉风,吹散夜色

吹出无数影子变短又拉长

害羞的孩童喜欢用手牵我

带我穿过狭隘的过道时

抬头,和屋顶亲吻的那朵云

它或许来自远方的天空

或许住进了无数人的心

在这里,可以装作失明或者哑巴

留有的感动一定要

滤掉同情和怜悯

在这里,向来是温暖飘进我的瞳孔

从这一个人到另一个人

从抵达到离开……


雨季不再来

雨滴落在嘴唇,舔了一下

是太平洋的味道。听闻

七月的雨浓情蜜意

布谷鸟,拖拉机,稻香……

小溪,白天休憩在风的柔弱下

在布满对话的夜空

行走在一片汪洋里

发育未成熟的豌豆,被相思缠身

地上一片叶子,被虫咬的

红色,透明

曾祖母就是用这两种单调的色

把我的爷爷拉扯大

把我的父亲拉扯大

等到离开,悄无声息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