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热

壁炉里

燃烧了整个冬季

冰雪被熬煮成褪色的弱水

还有最后的一天

春天就来了

但火

要继续燃烧

横亘在月亮和太阳之间的

黄昏

不偏不倚的落在诗中

纸张开始燃烧

上面的文字

一个个爆竹

燃烧

得以解脱

从这副皮囊涌出的黑暗

践踏踩碎的

走过来路

在血液的滋养下生出纹络

沟壑纵横的躯体

无法如起了褶皱的衣服

熨帖平整

丢进壁炉吧

留下干净的灰

不死不休和永垂不朽

一层层流传的谎言

在风化的流沙里

鎖困于你白骨嶙峋肩胛中

你不可避免

这被诅咒的禁忌

也无法背离

被热爱一生的谜题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