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究错过

《悟空传》里天蓬对天尊说:“我不像你,可以一个人孤独的活下去。”

所以天蓬注定此生要为她所累,一辈子困守在她的世界里,走不出这座围城,别人也进不来他的世界。

某个早醒的清晨,没有阳光也没有乌云,只有雾蒙蒙的水汽,从窗往下看,这座城安稳而又安静。没有了白天的喧闹和嘈杂,多了尘世里孤独的美丽,不期然间记起来菩提书下的一句话:“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原来,心中所想,即眼中所望。

她出生在秋天,那个有着火红枫叶的季节里,所以父亲为她取名丹秋,但她却没有火红般的性格。

认识她时,我们在读书,她是那种安稳到你不会发现的女子,像是电影里出场很短的路人甲,炮灰乙一样。没有华丽的外表可以让人记住,也没有鲜明的性格让人难忘。

她喜欢安稳的生活,不会主动说话,也不会不说话,总是很腼腆的笑,却不会把难过放在脸上。

如果说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她,那就是:“她是这座城里的尘世孤行客”。

后来,她离开那一年,我去送她,人来人往的火车站,嘈杂的声音充斥在空气中,悲伤在不经意间就逆流成河。

拥抱是最后的告别,苍白无力的话留在过去,我们终究要告别,她终究是要去往另一座她梦中的城。

车窗外是我,车窗内是她,我们挥一挥手,说一声再见,不念过往,不期将来。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我转身后她在座椅上,一个人泪流满面,而我一个人走完了我们来时的路。

后来,在午夜梦回时我会在梦中见到她,可总是朦朦胧胧,看不真切更抓不住。她的铃声像沉寂多年的石路,驳杂而又苍老,不声不响,不念不说。

多年以后,我已在我们生活的城里落地生根,娶妻生子,有了现世安稳的生活,磨掉了自己曾经的棱角,不再梦想,不再希望,如同一潭死水,沉寂多年。

直到某一天,我在曾经的楼下看到了她,她还是当年模样,只是身边多了一个小女孩甜甜的喊着妈妈。

突然间,莫名的泪水从我的眼角滴落,我匆忙转身,去寻找上班的公交车,看似平静无波,心如止水。只是咬过的面包变得像发霉的食物,冷掉的豆浆变得烫手。

经过垃圾桶,我丢掉了早饭,也丢掉了钥匙扣上那存在了多年的小熊,终于我们还是都选择了食言。

她离开的那一天,

她:“如果多年以后,你未娶,我未嫁,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我:“守着一座城,等着一个人,你若不离,我不弃。”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