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进》读书笔记——时间章

时间

我对时间的态度?

在我开始落笔于纸上之前,我在嚼着珍珠奶茶最后的一颗珍珠,我想着,喝完了,准备要开始了。突然,一滴奶茶掉到了纸上,我的舌头从下牙床不知不觉挪到了上牙床:‘舔不舔起来呢?’。还好,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我在做什么?延伸到另一个问题:我应该做什么?直至最后一个问题:我想做到什么?

一个人应该对时间抱着什么态度?作者说:珍惜;这是一个老掉牙但又不可置否的回答。但大多数人都是做不到的,因为想不起来,只有在时间逝去之后追悔中才能想起。

作者认为对时间的态度应以梁漱溟对人生的态度:郑重;也就是人应清楚地、自觉地尽力于当下的生活

对时间的态度用人文学家的话来回答,甚是有理,但不够具体。用科学角度来看,人多时间有五大视角:

积极过去视角——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

消极过去视角——与积极过去视角相反

享受当下视角——专注当下,享受当下

宿命论视角——每个人有自己的命运,努力得不到结果

未来目标导向视角——我能成为什么?我要为此做到什么?放弃当下的享乐,高效利用时间达成目标。

还有两大悖论:时间视角是影响我们决定的主要原因之一,但通常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某种时间观念有很多正面影响的特征,但当这种时间观念过度影响生活,负面影响会盖过正面影响。比如积极过去者过度怀念过去的美好,从而容易陷入逃避现实的境地。比如享受当下者过度关注眼前的欢乐,容易陷入上瘾的状态。比如未来目标者过度沉浸于未来目标,容易忽略当下,缺失幸福感。

做值得做的事

我现在对于时间,有一股想抓抓不住的感觉。拿起手机刷刷刷,哇这么晚了;沉浸于游戏里的god like当中,转头一看表,又挥霍时间了。看着五一假期到了最后一天,我皱了皱眉头,发出了一个疑问,我五一干了什么?

我想大多数人都有列过计划,面试时被问过计划相关的问题。有人雄心壮志,有人活在当下。心理学家把未来划分为“近期未来”和“远期未来”。

远期目标可能是你梦想成为的一种人,也可能是你想要做到的某一种成就。譬如成为一名出色的科学家,成为世界冠军,这些目标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抽象,缺乏细节。

近期未来则是你想要满足自己当下欲望的某一个情景。

比如远期目标是锻炼减肥增肌,而近期目标可能会出现聚餐吃美食的情景,唱K玩乐的场景,躺在床上休息的场景。选择哪一个目标似乎很容易就选择了。

因此,远期目标不能抽象!比如我要看书,目标不能是“每天要看书”,“每天看书一小时”,“今天看精进一小时”. 要更具体“今天看精进,抽取出时间这一段,写一篇读书笔记。”想玩游戏怎么办?卸载,增加玩游戏难度。想看新闻怎么办?断网,增加看新闻的难度。胡思乱想怎么办?开始思考我在做什么这个问题。

所有事情都可以从“半衰期”和“收益值”这两个维度来考虑,把我们一生中会发生的大多数事情分为四类:
高收益值、长半衰期事件:找到与你彼此相爱的终生伴侣,和你尊敬的人进行一次意味深长的谈话;
高收益值、短半衰期事件:玩一晚上手机游戏,讨论明星八卦;
低收益值、长半衰期事件:从零开始学一门乐器,读一本有点晦涩的经典著作;
低收益值、短半衰期事件:在网上跟别人对骂,漫无目的地刷社交网络。

时间的快与慢

信息太多,迷乱了我的眼。诱惑太多,忙坏了我的心。可能太多,让我皱纹多了那么多。这些年已经好像没有多少一心一意做一件事的记忆了。脑子越来越乱,手机越来越响,手越来越控制不住。吃个饭也要看看新闻,转眼40分钟,其实我吃饭顶多15分钟。吃得无味,看的东西也记不住了,这段时间花得值吗?

其实应该不是事情太多导致我时间不够用,而是我想的太多了,想做的太多,导致我时间被无数的事情切割分解得支离破碎的。

专注做一件事,用最少的时间做完它。

剩下的怎么办?别做事,发呆就好了。让自己进入慢的节奏当中。就如同音乐,有快有慢,富有节奏。

时间的深与浅

心流(flow)是指人们全身心投入某事的一种心理状态,由匈牙利心理学家齐克森米哈里(Mihaly Csikszentmihalyi)观察并命名。当人们把精神力完全投注在某种活动上时,往往不愿被打扰,甚至忘记时间的流逝,这期间会伴有高度的兴奋及充实感。这就是时间的“深”。我们需要让时间慢下来,体会时间的深度,就要找到并保持一项长期的业余爱好。

看电视剧的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很快,锻炼的时候又觉得时间过的很慢。不是说时间真的有快慢之分,时间不会而是我们受了主观时间的影响。

怎么解决主观时间的误判?多看表,这是一个牛人告诉我的方法,作用就是时刻提醒自己时间的流逝,慢慢的自己的主观时间就会跟客观时间趋于一致。

作者没想解决这个问题,他则是从生命的角度认为,人生需要有自己的节奏,该快的时候快,该慢的时候慢一点无所谓。陪伴家人一起的时候,何必要过于在意时间的流逝?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