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林少年陆广寿(肖像诗)

隆林少年陆广寿(肖像诗)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那一夜  雨季刚刚走远

五十出头的隆林少年

突然发起了少见的酒疯

抢过爷爷的楠木拐杖

拎上塞了几个酒葫芦的背囊

不顾众人一再拉扯阻拦

从南盘江的下游

跌跌撞撞  往上游跋涉穿行

一路哭嚷着  要找回多年前

被山洪冲走的青春的尸体

半途,意外踩到了

十七八岁时用自己右手击落的飞机

山风挽着九月的热浪

舔舐着他黝黑热辣的脸庞

累了  就无动于衷地

坐在一块同样无动于衷的岩石上

呼吸或者沉思

打盹或者凝望

之后  他干脆

把五十年来的往事与记忆

以及那些野兽飞鸟的影子

都投给了坻岸上被风压伤的芦苇

河底五彩斑斓的时光

裹着茂密的水草

一如既往,寂静东流

无声无息

隆林少年陆广寿(肖像诗)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三十年来

他从一握纤腰的少年

走到依然纤腰一握的中年

听对岸那个丰乳肥臀的寡妇说

他一直  与一块相依为命的石头对峙

而对抗那块岩石的武器 

竟然是一叠叠种满了诗行

被火烧过的稿纸

隆林少年陆广寿(肖像诗)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广寿啊  记住喽  千年之后

你可以死亡  但不能疯狂

南盘江的沉积岩群

还会含泪    笑着应和

河床的心跳和大地的哭声

我们命硬如山的少年

依旧会双手高举牛皮缝制的酒囊

与古老大地的精灵

半醉半醒  对酒当歌 

一同守望  蝉翼背面 

那道千年不落的霞光

                    2017.10.3夜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