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个人,不贱

一觉醒来已是六点,多么美好的周末。我赖在床上,思考着一个困扰了人类几千年的宇宙难题:晚上吃什么。什么,六点想晚饭太早?不早了,下午六点啊,连加了两个星期班我没睡到第二天六点就不错了。正当我懒癌发作打算叫个外卖时,皮哥的电话来了,我的第一反应是,晚饭有着落啦!

起了没?

知我者,皮哥也,下午六点还会问我起了没的人全世界不会超过五个,当然,全是我的大学舍友。

刚起。

你他妈是猪吗!小西门,火锅,我请,快来。

每次都去那吃,咱能换个地儿吗?

别废话,来不来?

马上到。

坐在出租车上突然想起来今天好像是皮哥生日,妈的我就知道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不对,是晚餐,这孙子肯定是想问我要生日礼物。嗯,老计划,装不知道。可是今天他应该和诗诗在一起啊,不会又被诗诗放鸽子了吧。合着他是叫我去陪他喝闷酒啊,我开始担心我这小身板怎么送一个一百八十斤的醉汉回家。

诗诗是皮哥的女神,高考复读时认识的,从高中追到大学毕业,皮哥跟她表白了三次,她换了三个男朋友。吓得皮哥再也不敢表白,怕一不小心给自己表出第四个竞争对手。但诗诗也是倒霉。每次都是遇人不淑,经常半夜哭着跟皮哥打电话,皮哥总是二话不说连夜订票去北京到她的学校陪她。

我们一直非常好奇诗诗到底长什么样,能让皮哥如此死心塌地,皮哥总是尴尬地笑笑说,长得一般。我们一直不信,就皮哥这挑剔的审美长得一般还能入他法眼?直到毕业之后才有幸见,皮哥诚不我欺也,太他妈一般了,在那一刻我无比确定皮哥对诗诗一定是真爱。

俩人就这样耗了六年,情同兄妹,最后搞得我们都不忍心拿这事儿嘲讽他,失去了人生一大乐趣。

到了火锅店,皮哥果然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闷酒。一斤白酒已经被他干了快一半,好在肉没有怎么动,不是我没良心这个时候还关心吃,我要是不多吃点一会哪有力气扛他回家啊。

坐下就吃,皮哥瞪了我一眼,吃什么吃,喝酒!哥哥啊,我睡了一天没吃饭你多少让我先垫点啊,羊肉再放就不好吃了啊!

你说我是不是贱?六年了,我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就是块石头也得被我暖热了吧,可她怎么就不喜欢我呢。说好的陪我过生日结果来个朋友就放我鸽子,我他妈算什么啊!

我想了想,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的八卦心,没有问男性朋友还是女性朋友,我怕问完就直接血贱五步了。突然发现桌上摆着个包好的礼物盒,然后我就傻逼呵呵的说了句,你想开点嘛,可能诗诗真的是走不开呢,至少这人不到礼到了嘛,你都没拆开看看送的什么吗。

拆个屁,送她的,她说我手表好看我就买了一块情侣款的准备今天送给她。

纳尼,你过生日送她礼物,皮哥,有钱也不用那么任性吧,要不你也送我点什么吧。

我就知道你也觉得我傻逼,可我他妈就是喜欢她,我能怎么办。

大三那年她生日前一天和男朋友吵架分手,我站了一夜到北京陪她,结果她男朋友一个电话她就把我扔一边了。我他妈跟个傻逼一样在北京瞎转了一天,我跟你说,歌词里都他妈是骗人的,安和桥下的水和我们学校的臭水河一样,根本不是什么狗屁清澈的水。

还有那次五月天在上海开演唱会,网上没买到票,我陪她到现场买黄牛票,去他妈的黄牛,我全身剩的钱就够买一张票,你知道虹口体育场有几个门吗,五个,我那天晚上数了不下二十遍!

你说为什么她不喜欢我,为什么她明知道我这么喜欢她还要找我,为什么她就不能痛快点让我死了心。

你能死心么?问完我就觉得自己戳了马蜂窝。

皮哥愣了一下,眼泪哗哗的就下来了。

接下来皮哥一言不发,闷头灌自己,劝都劝不住。

我坐在旁边闷头吃肉,心里想着安河桥下的水到底清不清,我没去过北京,皮哥不会是骗我的吧。

我决定了,我他妈再也不找她了,我再找她我是你孙子!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拉黑了诗诗所有的联系方式,删完之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砰地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喂,大哥,你别睡啊,你睡了谁结账啊。对了,人倒了钱包还在的,没事儿,安心吃。

酒足饭饱之后,我看着趴在桌上打鼾的皮哥开始发愁怎么把这个一百八十斤的胖子送回去。靠我自己是是有点难了,算了,我还是打电话搬个救兵吧。打开手机一条微博私信弹了出来:你好,我是诗诗,你能联系上皮哥吗?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晚上诗诗为了找皮哥打遍了皮哥所有朋友的电话,在微博上给皮哥关注的每个人都发了一封这样的私信。

没用十分钟,我就看到诗诗捧了一束花走了进来。

果然是和男性朋友在一起呢,我说你找皮哥能先把别人送你的花放好了再来吗?

这花是要送给皮哥的,我今天晚上计划跟他表白的。我故意放他鸽子是想先让他失落一下,然后给他个惊喜,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我靠,你们俩今天晚上是来轮流刷新我三观的吗,这他妈叫惊喜吗,人都快被你惊倒桌子底下了好吗,话说你是天蝎座吧,还有皮哥给你表白了三次你都不答应,你现在居然要给他表白,你是不喜欢被动吗!

这时皮哥突然说起了梦话,不对,是梦歌,没关系你也不用给我机会,反正我还有一生可以浪费。皮哥你也太惨了吧,梦里都是当备胎啊,还有,你是不是装睡啊,你是故意唱歌诗诗听的吧。我刚想说你丫别装了,我不让你当我孙子,赶紧起来吧时,这货又号了一句再找她我是你孙子接着鼾声又起来了。好吧,看来不是装的。

我看了一眼诗诗,发现她已经哭成了个泪人儿。

诗诗说我知道皮哥一直喜欢我,我又不是块石头,我的心也有被暖化的时候,我知道我过去伤害了他太多,我们这样的关系给他很大的困扰,其实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但是我又忍不住不找他,我发现自己慢慢的已经离不开皮哥了,可是,后来皮哥再也没跟我说过喜欢我,我现在也不确定他是不是还像以前那么喜欢我。但是现在不管皮哥还喜不喜欢我我都要告诉他,我喜欢他!

我认为喜欢一个人的标志之一就是会经常担心对方是不是喜欢自己,皮哥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啊。我看了看趴在桌上的皮哥,得,这月明你还得明天见得着。

这些话你还是明天再跟皮哥说吧,咱先研究研究怎么把他送回去吧,这个样子估计是没有出租车愿意拉他了。

要不送我那去吧,我租的房子就在对面小区,诗诗说。

卧槽,我说这孙子怎么每次吃饭都往这跑,果然是有私心,我明天一定要骂他一顿!

然后我就想起来蛋疼的问题,账还没结,我总不能按原计划当着诗诗的面去掏皮哥的钱包啊,去我看了一眼诗诗,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主动点去把饭前给付了,可她注意力完全在皮哥身上,完全没有领悟到我的暗示。

妈蛋,我最后为什么又点那两盘肉啊,我默默地骂了一句狗男女然后痛苦地走到了收银台。

孙子,你给爷爷等着,这顿饭爷爷我一定要连本带利的捞回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