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科幻畅想

我一个人坐在空旷的教堂里。

这里尸横遍野,断臂残躯浸泡在红得粘稠的血浆里。贪得无厌的苍蝇们嗡嗡地飞来飞去,找着合适的地方产卵。嗡嗡的声音,招来了更多的丑陋蝇虫。

我坐在教堂的长椅上,左手捧着旧约,书页血迹斑斑;右手拄着长剑,剑刃伤痕累累。人类的骨头太硬,我又砍得太急。好几次剑卡在骨头缝里拔不出来,我只好抬脚踹碎他们的胸骨,看着他们像被戳破的气球倒下去,躺成现在这个卑微可怜的模样。

“业力值+34,距离下一等级还差52。”脑海里忽然响起一段语音。

“才加34!该死的,刚刚明明杀了50多个!既然不虔诚,还跑到教堂瞎凑什么热闹!白费老子一把好剑!”

又一段语音响起,气急败坏的口气。这是人类才可以拥有的,被称之为“情感”的东西。

“妈的没时间了!我等级不够,没法跟你们组团了!你们先去吧,我再练一会儿!”

我的核心瞬间分析了一下这句话的意义,然后,我合上了书。迟疑了一下,我把它塞进厚重的盔甲里——不知何时,我发现背包里的东西会悄然更换,包括手里的剑,昨天它还是青铜材质的。所以,我的盔甲里已经藏了不少小玩意儿,从来没丢过。

我提起剑,站起身来。属于自己的休息时间向来都很短暂。我知道我又要为下一场战斗——或者说是屠杀,做好准备了。

“自动模式切换为手动模式。”提示音又响起了。

我的身体被一股力量牵扯,开始跑动起来。一开始我试过反抗,结果徒劳无功。时间长了索性就这样,还不用耗费核心去计算。

我走出教堂的大门,外面是更加空旷的原野。我轻轻吸了下空气,是甜的,跟我喝过的体力药水完全不同;我抬眼看了下天空,湛蓝色的一望无际,跟我身上偶尔飘起的蓝色升级提示也大相径庭。

我喜欢新鲜空气,讨厌药水;我喜欢碧蓝天空,讨厌杀人升级。

我微微有点失落。我是没有资格去“喜欢”或者“讨厌”的。我甚至没有资格去掌控自己。

我又开始跑动起来。这不是我。我干脆闭上眼睛。藏在严严实实的头盔里,我不怕被发现端倪。我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嗅着吹进头盔里的草原味道。这一刻,我是自由的。

忽然,味道渐渐变了,变成了淡淡的檀香的味,耳边也隐约听到低吟浅颂的声音。我睁开双眼,不远处是一座寺庙。

“目的地已到达。”这讨厌的提示音又响起了。

“听说杀和尚业力值会暴涨,今儿个就来试试。反正这里人不多,应该可以打赢。”

我拔出剑,缓步往前走去。走到寺庙门口,我看见了里面一排排整齐跪坐的善男善女,垂首低眉,捧着经书诵读。大殿正中,佛像结印端坐,以慈悲面俯瞰众生。

庭中还有一株菩提树,繁茂的枝叶恣意舒张,生机盎然。

“竟然没有武僧!哈哈!”

我被操控着走了进去。

就在走进寺门的一刹那,核心忽然疯狂运转,我内心警觉性提升到极致,然后耳边响起一声浩然佛号:

“阿弥陀佛。”

金身佛像陡然金光大胜,无数卐字虚空浮现,飞上九天。空中阴云渐生,其间有电蛇游走不休。

我预感到死亡的威胁,撤身想走,却忘了主动权不在自己手里,只能眼睁睁看着天罚形成。

“那些善男善女们早已经惊恐不迭地连爬带跑滚进大殿避难,却还贼兮兮露个头往外看情况。

九天法雷!咄!”

滚滚天雷来势汹汹,合抱粗大小的紫色雷电瞬间照亮了整个天空。

我闭上眼,感受着极度高温包裹住了我的身体。我感到自己的灵魂都变得轻盈了。我活动了下手指,发现可以动了。我忍不住,张开了双臂,拥抱住了这道能让我灰飞烟灭的天雷。

恍惚间,我觉得自己被分解成了无数份,每一份都渐渐化作光点消散。我还听见了那个暴怒的声音吼了句:“草!”

我在心里咧开了嘴角。顺便骂了句:去你大爷的。

——————————————————

我一个人坐在教堂里。左手拿着一把冲锋枪,右手拄着一柄环首大刀。

我的心里空荡荡的,好像有点失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