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四书《孟子》【189】

2016-09-21 华杉

君子本分已足,内心强大,比外面所有的东西都强大。所以君子不在于事业大小,君子之修为,本身就是事业,至于其胸怀治世之才,用之则行,舍之则藏,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穷通际遇,皆不失本分不动心。

【孟子曰:“广土众民,君子欲之,所乐不存焉。中天下而立,定四海之民,君子乐之,所性不存焉。君子所性,虽大行不加焉,虽穷居不损焉,分定故也。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其生色也睟(sui)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

大行:指理想通行于天下。睟然:润泽的样子。盎:显现。

孟子说,君子志在得位行道,如果做了大国之主,拥有广袤的土地,众多的人民。地广,则政教所及者广,民众,则德泽所施者博。范围天地,曲成万物,这当然是君子所欲也。但地再广,民再众,总也有个限度,君子之乐,还不在于此,还有更大的快乐。

广土众民,还是不够大,君子以奠安海宇为责,我们国家搞好了,还有别的国家没搞好呢!天下如果还有一个人在受苦,那都是我的责任!如果中天下而立,站在天地中央,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举一世之版图,尽在我统驭之中,则一世之民物,尽被我治教之泽,就像天无不覆,地无不载,我的道大行于天下,这是君子的快乐了。

但是,这可以说是乐,还不能说是性。君子的本性并不在这儿。

君子的本性,纵使他的理想通行于天下,也不因此而增,就算穷居陋巷,也不因此而减。因为他的本性,就是本分,这里的“分定”,“分”念四声,本分的分,本分已定,就那么多,不增不减。为什么不增不减呢,因为那是他所得于天的全体,不为外物所移,不以穷达为异。

广土众民,土地再大,人民再多,也可以加损变化,如果得志便猖狂,稍不得志,就郁闷,心性有增有减,那就不是君子。

君子本分已足,内心强大,比外面所有的东西都强大。所以君子不在于事业大小,君子之修为,本身就是事业,至于其胸怀治世之才,用之则行,舍之则藏,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穷通际遇,皆不失本分不动心。

富而知礼易,安贫乐道难。有了一定的物质财富基础,不以多少为异,比较容易做到。真正穷居陋巷,一箪食,一瓢饮,还能不改其乐,恐怕只有颜回做到了。

这样能安贫乐道,君子的本性是什么呢?就是仁义礼智,仁是内心真挚深沉的爱;义是正义之宜,该怎样就怎样;礼是举手投足都是敬;智是通透通达,明事理,通人心。这仁义礼智四德根植于心,这四德之光辉,从面貌上发散出来,清和润泽,令人可亲可敬;这四德之充满,从肩背上显现出来,盎然丰厚,让人都想模仿他的风范;这四德之发挥,施行于四体,则动静妙于从心,蹈舞由于自得,四体不待我言,自己就知道该怎么做,不需要思考,就一举一动没有不恰当的。因为心体之内,四德所积蓄极其盛大,所以其所发挥,也不容掩藏,自己就发动起来。不必心动,本性自己就动。如此率性而为,自由自在,从心所欲不逾矩,是君子之性。其性分如此,所以君子虽然也希望能得位行道,大行于天下,但他所得于天之天性,并不因此而有所加损。

君子一切自足。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