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心灵的邂逅

      或许很少有人觉得为人父母需要学习,这个社会也没有一所学校专门为家庭教育而设立,所有的爸妈都是“无证”上岗。其实我们并没有与身俱来就有教育孩子的能力,为人父母是一场艰难的修行,需要智慧和修炼。我虽置身于学校教育十几年,却在“妈妈”这个角色面前诚惶诚恐;我曾阅读过较多的育儿书籍《好妈妈胜过好老师》《捕捉儿童敏感期》《爱和自由》等,却依然在儿子层出不穷的“状况”中手无足措。很幸运的是,几个月前我走进了Q妈妈“鼓励和表扬”分享课,邂逅了“正面管教”,走进家长系统课,开启了一场的美好旅程。

    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接触和学习中,正面管教给了我力量。育儿路上常遭遇挑战,甚至有时险些让自己崩塌。记得默两周时抬手就打人,我们都不敢让他和其他小朋友玩耍,内心焦虑无比,后来经过很长的引导才得以纠正,现在的他朋友成群,在人际交往上全无障碍。如果当时明白“错误是学习的好机会”这个理念,我想内心会强大很多。以前,我想要让默记住某个教训,更多的是说教,甚至不管他乐不乐意听,我会一股脑儿的全倒给他。但现在我知道“感觉好,才会做得好”,适时闭嘴,脑海迅速搜寻“错误目的表”了解默的行为目的,再适当作出回应。正面管教的许多理论就如一盏明灯高悬夜空,在我的教育路上给予了无穷的力量。

      正面管教正改变我的行为。曾经的我面对孩子教育,是十分有原则的,所以我和儿子经常会爆发一场场歇斯底里的战争。在我眼里他是如此难管教,在他眼里我是如此严厉,慢慢地我们都变成了易怒的人。默的外婆有次看完我们的一场“战争”以后,无奈地说:“两头驴,一样倔!”接触正面管教以后,我第一次幡️悟,我坚定了,却没有和善,严厉型的教育让默变得更加的逆反。管理情绪是多么重要,只有和善的坚定,才能赢得孩子的合作。前几日,默的大脑盖子又打开了,他哭喊、控诉,情绪激动。我默默地陪在旁边,不申斥,不说教,让他尽情的发泄(曾经的我是绝不会这样做的,因为我认为是纵容和妥协)。他情绪平复以后,我们进行了交谈,讨论如何才能在默的大脑盖子打开时,把“暴躁的恐龙”赶回去。情绪平和的默默滔滔不绝:“我生气的时候,恐龙就跑出来了,我心中有个控制权从我喉咙里出来喷火了,像火山爆发一样。”爸爸:“那我们有什么办法把恐龙赶回去?”默默:“我要单独哭一会,喊一会儿。”妈妈:“那等你哭一下后呢?”默默:“不是一下,是一会儿。”妈妈:“那你哭一会儿后,我能进来抱抱你吗?”默默:“你来抱我,就有一颗爱心进入我的心里,把控制权喷出来的火给浇灭了。”爸爸:“那你的心情就好起来,是吗?”默默点点头,然后在纸上画了自己喷火的心和浇灭火的爱心,我配上文字,把纸贴在了墙壁。

      昨晚,因为他不好好好吃饭而被禁食时,他的大脑盖子打开了,开始他的哭闹和控诉模式,我静静地听着,然后抱着他坚定地告诉他:“默默,妈妈爱你,但现在没有东西吃了,你可以想有什么办法让自己的肚子感觉起来没那么饿。”没几分钟,他告诉我:“妈妈,故事听着听着怎么就没感觉饿了。”我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表情忍俊不禁。我相信“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使用正面管教方法,孩子的不良行为的强度将会逐渐减弱,不良行为再次出现之前的平缓期也将会越来越长。”

    正面管教震撼我的内心:我爱默,以自己的方式去改变他,却从未考虑他的“归属感和价值感”,不知不觉把他当成我的附属品。虽然他只是一个四周多的孩子,但却是一个独立的人,需要自尊、平等、参与、权利,我需要给他机会,去体验与其享受的特权直接相关的责任。记得前晚,我擦地,他要参与,我就积极响应。他边擦边乐呵呵地讲解自己是要如何把地变干净,我鼓励他可以试试。虽然最后他以玩水为乐,把地弄得湿答答的,但他学会了如何才能捏得干一些,也觉得自己很有存在感。“只要大胆尝试,小步前进”慢慢地从不会到会,不断习得技能,也获得源自内心的自尊和自信。

      系统课结束后,我很期待讲师认证课,让我可以以不同的视角进一步走近正面管教。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