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好,不该这样

你那么好,不该这样_第1张图片

  我的喜欢与你无关,深爱却不可以,陪伴的在久,在沙漠里也等不来一场雪——南城记

  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我很好的,她坐在对面说的很开心,能看到她的眉毛都上扬着,嘴角微垂好像再因为我的走神而苦恼,她可真像她。

司按了按我戴了十来年的表,微微一笑问问她‘你了解我吗?了解你面前的这个人吗?你知道我不喜欢你,我比你大太多,所以我想告诉你喜欢只是暂时的,可是爱是不同的你应该找个跟自己差不多的,而不是跟一个可以差不多当你妈妈的,你喜欢的只是我对你的包容,如果我现在不在包容你,你会喜欢我吗?’


  她盯着我眉头一皱,想了一阵子,慢慢悠悠回了我一句:“我喜欢的又不是你的包容,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想照顾你”她现在的执着跟自己年少的时候真像,觉着我的喜欢与你无关,哪怕深爱也是………… 

  我没有在说什么?午后客人不多不少,听着风铃的声音走出去招待客人,不在与她讨论那个问题,我想她的喜欢只是暂时的,过段时间就好了,过段时间年轻的她遇上另一个比我更加包容她的同龄人,她就不会再来了吧。不是所有人都像我那么傻乎乎的,跟着一个人走了十几年,从南到北,在到这个西南城镇扎根不愿谈及过往,过着朝阳慕露的日子

  我知岁月就是特别容易流逝的特别快,从那次不欢而散的聊天过后,那个姑娘或者用孩子来形容她更合适一些,她还是常来,缠着自己,述说着喜欢,哪怕我毫无反应,她也没有动摇的样子。一个阴天,茶馆没有客人除了那个孩子。天气阴沉沉地快落在人头顶上一样让人喘不过起来,人蔫蔫地无所事事想着八月桂花开的时候,酿的桂花酒,现在应该可以喝了,拿了一坛叫上一旁无聊直打瞌睡的她。问她愿意听自己说一个故事吗?一个无疾而终的故事……

  她的眼眸瞬间来了兴趣,高兴的搬来椅子不客气的打开酒,给我跟她倒上一碗酒,撑着下巴准备听我讲故事……我对她这种小狗似的讨好不置可否。喝了点自己酿的酒。把自己丢回到那段时光长河里,看了看她说起那个故事

  “以前啊我从你这么大,也许更小一点的时候开始喜欢上了一个明媚的姑娘,陪伴了她十年,那时候觉着这一辈子我就是该陪着她一起走过了。”“  然后呢?”她问着。 

  “然后我们变成了现在的彼此,相忘天涯,各自安好,互不打扰。我放开了她,在她真的决定离开的时候,我在也不在提及那个曾经原来的自己有多么的喜欢那个太阳,其实有的事物是不需要爱的,就像不需要光照一样能活的很好。这个世界谁离了谁都可以活下去,都可以活的很好,不合适永远都是不合适的,就像不配套的茶壶。”

  她没有说话,给了我酒钱一个人走了,背影有点眼熟。不喜欢就不要给机会不然她会更加难过,我没错。反正今天客人不多关了门,去常去的清吧坐坐挺好的。

  六点的清吧很安静,叫了一杯长岛冰茶,跟好友兼店长聊了一会儿柴米油盐,到家十点多,洗漱好了,吃了安眠药躺下,我知道今天我又会失眠了,因为我今天提起那个我遗忘的却忘不掉的人……


  果然后半夜,我的睡眠就像外面的雨一样时断时续,梦里我总是想起那个丢掉我,我忘不掉,锁在心底的人,梦里我像个疯子歇斯底里质问她拿我当什么?醒了只是出了一身虚汗并没有梦里那种出不来的感觉,多年的纠缠我早已精疲力尽,现在我只有半死不活的活着,那还有那是质问的力气呢?

  那时我真想过这辈子,就这样陪着阳,住在南城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老去,从天亮到天黑,这顿饭到那顿饭。日子,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平平淡淡的没有波折的样子,在也没有以前的那些过往,我不在想知道她到底有几个女朋友。她在和不在时候我的日子有多难熬,我记着她所有的喜好,哪怕用朋友的身份一直一直呆在她身边就很好。我不是尘埃,她也不是花,我俩只是最普通的量个普通人,只是遇见她,是不普通的,我不介意我们都是女生,不介意她跟别人在一起!

我跟着她如果很多地方,她带着她的女友和我这个“好朋友”是啊!朋友我觉着她像个流氓,不喜欢我,却从不拒绝我的亲近我对她的好,就一直一直让我陪着她,在她视线范围类,一转身的地方。她分手时,我会去陪她喝酒,想熟多年的她竟不知道我酒精过敏,就算胃难受,可以我愿意啊。至少那时候那一刻她属于我,完完整整的属于我,我记着她喜欢的魔鬼烟很便宜,在南城产的,味道真心不好叫她少抽她还不乐意。说:“反正一辈子这么长,喜欢东西就这几个,怎么也得享受够了不是”

        那时总有一些过去同学偶尔在qq或者微信上,问我,你还喜欢阳啊。我从来都是想也不想的打一句话就发过去。《我从来都没有喜欢她,我深爱着她,一直都是》

  所以在那个死去的梦里我一直跟了她十年,一个好友,直到最后,我陪她一起到南城,开了这间茶馆,也没多少人。过上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里。

  她常跟我说,“司,你挺好的,你知道我一直拿你当朋友,所以你不该这样”我对着她笑笑“那我那么好,你怎么就不喜欢我呢?”我俩每次都是这样说到这,她痞笑着回,可能就是你太好了,我就喜欢不了你了。也许是的,毕竟我跟她从年少的同学,朋友,同事,合伙人一起过到了现在,可那又能怎样,我爱她,她不讨厌我,就够了,她喜欢不喜欢,爱不爱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总是在外面去聚会,到南城住下的头一年聚会了几十次,每次都有不同的人送她回来,因为她长的真的很好看,很漂亮,漂亮到不管什么人第一次看到她时都会觉着她很亮眼的那种。她就像她的名字,真的很像太阳,尽管她不喜欢我,这么多年在她身边我都能感受到她的暖意。

  我只是靠着她微存暖意,生活的蚂蚁,我为什么要去怪太阳的不体贴,不垂青,只要一直一直这样就好了。呆了三年后她开始留起长发,不在出去聚会,对我也越来越好,变得温驯像她熬的茶……

    第四年四月底她开始频繁收到花,我知道她又有新的对象了,她很漂亮,对人也好。有对象与我而言是很正常也习惯的事情了。只要她会还一直陪着我,愿意让我跟着都无所谓,我那时也是那么想的。

    可是 八月桂花开始开花时,她跟我说:“司我把茶楼给你吧,你那么好,能好好的开下去,我也不担心你的生活了,当然最好找个人一起经营下去,不用跟着我了,你不该过那样的生活,我陪伴不了你。你可以更好的”我说“我不介意,这么多年我不都跟着你过来了吗?我想这辈子就这样也很好的,陪着你”她眯着眼,阳光很不错,她面向着我,逆着光向着,像她第一次时那个给我光的天使一样,过来抱着我,那是那么多年以来她主动拥抱我第二次我们离的最近的。

  耳边她轻轻的“我要结婚了,这么多年我也累了,现在他对我很好,我们在聚会时认识,他创业有成没有结婚,追求了我很久也,大不了我多少,对我很好,我们准备十月底结婚”我有点楞,回着“你爱他吗?我对你也这么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就不喜欢我呢?”“这不一样傻子,我不爱他,你很好,但是我不想伤害你,所以我不会许诺你什么的。我打了她一巴掌,很痛我知道,因为我的心好痛。她嘴角出血还是笑着跟我道别然后离开了,我以为她会想从前一样离开一段时间就会回来的,可是只是我以为的。

  我知道这次她真的走了,可能真的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我买了酒第一次主动买了酒,在茶馆里喝了很久,久到醒来再医院床上都有点懵。后来知道因为猫咪,跑去偷吃了隔壁店的烤肉,店长打电话叫的医生救的我,因此认识了隔壁开清吧的老板末末,我以为能见到阳的,可是半个她都没有出现过一次,我出院回到茶馆开始自己经营着茶馆不在想她,可她总在晚上出现在梦里,就像我小时候吃不到的肉总在夜里吃到一样

  九月,很快一个月了,我知道下个月她就结婚了,我不想这样的就结束了,但我不知道还可以怎么办?我开始失眠,只有安眠药才能让我安心,只有它能让自己睡着。我买了好多安眠药,可我在梦里总是听得见阳说的“我这么好,不该这样的”醒来我总是想,是啊,我这么好,不该这样的,为什么?我这么好你也不喜欢我呢?

  九月十几时总算阳找我了,qq发了很多照片给我,说是她拍的结婚照,她笑的真好看,像阳光一样耀眼,一点都看不出来我们一样大的,我眼角开始出现细纹她还是一直像我们认识的样子,她叫我出去吃饭,她说她跟楠想好了去旅行结婚。可能到时候不能请我吃饭了,所以先请了比较好,我说好。后来聊了什么不记得了,她好像说过要帮我找个合适的人,会一直陪着我的。我想告诉她我只我不需要,我只要她就好了。可我没说因为从这顿饭以后她就是我的了。

  对啊,我这么好,不该这样的,可是她却不愿意我跟着她了。可我不想这样子,不想她离开。

  所以带她回到了茶馆,我让她住在我卧室一直陪着我,半个月之后她跟他一起去国外开始旅行结婚归期不定。她走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放松了,我以为我会请求她让我跟着或者苦苦哀求她不要走,可我都没有,我只是送他们去了机场。然后目送他们走进了检票口去往他们预定的旅途,那么多年的陪伴,我做了十几年梦,在那一刻开始就像黎明前公鸡打鸣之后的人,开始慢慢醒来。

  然后我准备用我后面的日子,去遗忘掉那段时光,可是静的出现让我措手不及,她太执着了,太像之前的我,她那么好,我真的不能伤害她,我知道我给不了她的期盼,我就不应该让她有所希望

 

…………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