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热血青春》第011章:这里是01岗

《逝去的热血青春》第011章:这里是01岗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不知不觉中,时间到了五月。

  南方市的当地政府,给每个工厂都分发了几十份大红色的宣传单。

  宣传单上说:南方市在抗击“非典”的战役中,取得了阶段性的重大胜利。截止到今天为止,全市没有发现一起疑似病例。请广大市民和外来务工者安心工作,人人做到“不信谣、不传谣”。一定要相信政府、相信医院。

  

  上个月,南方市“非典”死了很多人的谣言甚嚣尘上,一度闹得人人自危。还有很多人说,网上传言板篮根和白醋可以有效地预防“非典”。

  这一下好了,李屋第一工业区的一些小超市里面,卖的板篮根和白醋,不到一天的时间,便被疯狂抢购一空。

  有些小超市的老板见有利可图,便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大批量的购进板篮根和白醋。

  他们在超市的门口,立起一张张的大牌子,牌子上面写着:“抗典药品”已到,欲购从速。并且他们坐地起价,把一块钱一瓶的白醋,黑了良心卖到十几、二十元钱一瓶。板篮根更甚,平时十块钱一袋的,最高价卖到一百块钱一袋。

  幸好当地政府出手,及时制止了这种疯狂的“倒买倒卖”行为。

  

  飞扬厂在这股谣言风波中,也未能幸免,有好些员工囤积了不少数量的白醋和板篮根。

  这些消息是姜队长告诉大家的,还有的消息是员工们聊天时,梁宽有意或无意中听到的。

  梁宽是个另类,他说共c党员都是“无神论者”,他相信“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的古话。

  上个月,梁宽刚来没多久,陈若汐倒是热情地送给他一袋板篮根冲剂。难道陈若汐是担心梁宽,怕他会被感染到?

  梁宽拍了拍头,提醒自己说:别想太多了,那一次我刚来上班,才多久时间,真是自作多情。

  

  来飞扬厂一个多月了,保安队的同事,梁宽算是熟悉了。

  上个月几个请假的人,也全部返回,保安队一切恢复了正常。

  保安队长:姜培超。

  一班六人:向天、叶光锋、程明志、蔡之畅、陈友军、梁宽。

  二班六人:郑光仁、谷灵华、齐东境、周林、陈若汐、秦北军。

  三班六人:王铁志、张鹏举、赖海林、于定原、陆昌浩、黄守恒。

  消防员两人:康勇、廖润柱。

  01岗是飞扬厂的”门面”,所以01岗执勤的俩人,全部是1.80米以上的大个子。身高低于1.80米的, 02岗、03岗、04岗任选。

  早班和中班在01岗执勤,一班安排的是叶光锋和程明志,备用人选是蔡之畅,虽然蔡之畅的身高不够,但是贵在人生得机灵。

  如果是上夜班的话,要求会比白天放松一些。

  

  有一次,梁宽趁着换叶光锋巡逻打卡的机会,在01岗曾经短暂地感受了两个小时:在这里,你不仅要防蚊虫叮咬,而且还得防老板,防他半夜三更突然“杀”回来,所以在精神上,需要保持高度地警惕。

  “梁宽,你的高度不够,文化来凑,01岗好玩不好玩啦?”程明志调戏着他。

  “我再也不来玩了。”梁宽装作生气的样子。

  “唉,来吗,明天继续来喂蚊子。”程明志手里拿着一截蚊香,递给了梁宽,“老板还没有回来,保持警惕。”

  “你又吓我。”梁宽感到有一种深深地无力感。

  其实,01岗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相比较其它岗位,它无非是白天见到老板和客户的机会多一些。

  在01岗的抽屉里,有好多的名片,这些名片清一色的,全部都是女的。

  程明志告诉梁宽:“这些名片是外面跑业务的人留下来的,比街上散发的小广告名片可靠多了。男业务员留下的名片,一律被请进了垃圾桶,送到了垃圾处理厂;女业务员留下的名片,长得漂亮的,留下来打上记号,没事的时候,打打电话聊聊天。”

  梁宽吃惊地问道:“彼此间都不认识,那不是很无聊吗?”

  “这叫自由恋爱,懂吗?你说谈恋爱,你会感到无聊吗?”程明志一边说一边将食指指向自己的太阳穴,他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梁宽多动动脑子想想。

  梁宽顿时无话可说,这种歪理也可以的,他都快觉得生无可恋了。还自诩为“自由恋爱”?你怎么不说这种行为,是到处撒网的流氓行径呢!

  

  前几天,蔡之畅从老家回来了,他人变得沉默了好多。

  他自己说的,这次请假回中原老家,是相亲去了。女方的父母说,订婚可以,但是必须一次性地拿出五万块钱的彩礼钱,否则,谈都不谈。

  可他家里一时又拿不出五万块钱来,所以他回来以后,总是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

  蔡之畅才二十岁,武术学校出来后,他在飞扬厂上了一年的班,手里还没存到一万块钱,现在让他去哪里弄五万块钱呢?

  向天私下里跟梁宽聊天时说了:蔡之畅可能在飞扬厂干不了多久了,因为他想学一门手艺,他想快点赚够五万块钱,回去把婚给订了。

  梁宽感到很悲哀,他忍不住地骂了一句:“特么的,这个社会太现实了。”

  

  五月十五日,全厂发工资。

  梁宽领了一千零五十元,领的是现金。一千元是他四月份的工资,另外的五十元,则是他三月三十一日当晚,多上了十二个小时的奖励。

  姜队长说,等三个月的试用期过了,厂里的财务会统一给他们办理银行卡,到时候工资单上签了名,钱就会直接打到卡上了。

  第一次领工资,晚上十二点下班以后,梁宽请一班集体去外面吃了宵夜。

  

  他们回来时经过02岗时,梁宽没有看到陈若汐,只有秦北军坐在椅子上,拨动着他的那部手机。

  “梁宽,你们吃饱了,有没有给我带一点回来?”秦北军摸了一下嘴巴。

  “你自己把自己的嘴巴,使劲抽两下吧!”叶光锋回了他一句。

  “狗日的,就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秦北军从椅子上“嗖”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我呸!”叶光锋的脸上毫无惧色。

  这俩人肯定还是记仇,上次在宿舍里的一点小误会,没能及时化解,今天又给“杠”上了。

  向天和程明志协力拖走了叶光锋,梁宽到02岗里面,把秦北军按在了椅子上。

  “这是什么牌子的手机,都是英文字母的。”梁宽笑着拿起秦北军的手机。

  “走,趁早走,狗日的,看到老乡被人欺负,你也不施以援手。”秦北军凶了凶梁宽。

  见他正在气头上,梁宽留下来已是无趣,便转身上楼睡觉去了。

  

  在宿舍里,由于吃得太饱的缘故,一时半会躺在床上又睡不着觉。

  梁宽拿起手机,编辑好了短信,想发给陈若汐,问她在哪里?

  可是打了删,删了又打,反反复复最终还是把编辑好的短信息,保存在了手机里。

  梁宽安慰自己说:凌晨一点半了,人家上着班,别影响了正常工作,或许短信不发给陈若汐,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这样想了之后,梁宽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他把手机塞进枕头下面,让它乖乖地睡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