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我的室友,有趣的灵魂在这不是唯一。

河北的9月没有书本中的金秋时分,而是盛夏野望。

可是就真的在这个本应该清凉的秋季,我们却顶着盛夏的骄阳,遇见了一些应该珍惜一辈子的人。

9月7日,我第一次遇见了我的大学室友。

一个身材不高。(大概168–172)略微的带着一丝腼腆的男孩。飞。

飞,是来自一个三等地级市的“公子哥”。一个各方面都不出众的普通人,性格有点不拘小节。

或许是我们习惯了各自高中时的交流方式,第一次见面时我们都在用各自的方法和对方努力介绍自己。虽然有些笨拙,但却真诚。或许是我们都彼此感觉到了对方的善意。真诚无暇。

古时,人们保存友谊,有承烛夜饮之趣。燃烛取酒,顾人夜谈。

飞和我或许没有那么高尚。但我们的关系也可说是从夜谈而起。毕竟我们这个宿舍想找到一个和你一起玩通宵的人仅仅有他一个。

印象中飞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或者更应该说是一种对人的信任。发自心底的信任。这无关自身,而是朋友的一种表现。一种也可以让人无条件信任他的感觉。

恰巧正是这种感觉,可以让我把他当成我大学第一个交心的人。有时候男人之间的信任真的很简单,可能就是这一刻我把你当我朋友,而你也视我为兄弟。

夜谈酒盏,话从心起,知心挚友也。

舍下不才,妄自斗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