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野果

老家的野果_第1张图片
姑汝盎冻阿

昨天,妹妹在老家摘野花回家的时候,拿着一个带毛的绿色果子在我眼前晃,“姐,还认识这个吗?”。这不是苦桃子嘛。不对,桃子结初果的季节过了呀。哪儿的桃树还有结这种小果的。我说,“你去哪里摘这个苦桃子来?”。

“姐,不是苦桃子,你不认识这个?我们小时候常吃的啊。”我接过来仔细看了下,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初果,拇指大小,长得像桃子。农村山上有野生的桃树,刚结的苦桃子就是这个样子。我们把那没有经过嫁接的桃树生的桃子叫着苦桃子,就是吃着苦苦的。

这个绿色带毛的野果,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我确定我有吃过,嘴巴还酸甜着呢,看得我口里生水,那酸甜的感觉犹如刚刚吃过的。从果子的尖头翻转到下面的五片叶子,再到叶蒂,我拿着它转来转去,分明是捡到王母不要的寿桃了。

我用指甲把毛抠了抠,不像是桃子,但是我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外面有毛,我记得里面也有毛有籽。我说我不记得名字,那你记得吗?她说她也不记得,问了母亲说是叫‘姑汝盎冻阿’。对哦,哎呦,怎么就忘记呢!

以前小时候放牛都摘来吃。儿时解馋的水果都是山上的野果,这是其中的一种。等它长成为暗红色的时候就可以吃,但是吃的时候要懂得吃,外面全包裹着这层毛,里面的内壁也全都是满满的毛。

我们把暗红色的熟透的果子摘来,放到溪水里面去洗,把外面的毛全部洗干净了,用指甲慢慢的抠,把毛抠完,再用手一捏,给它捏成两半。再放到溪水里面,就着溪水,把里面的籽用指甲在抠干净。洗干净了再放到溪水里面,去抠内壁的毛,如果毛抠不干净,吃到嘴里面,嘴巴很痒的。

牛在远处吃草,我们在溪水洗野果,毛洗干净后把水甩干了,放一片到嘴里,嚼起来。这东西有嚼劲,不软,也不会硬得累牙齿。

甜甜之中带着一点点酸,酸度适中也不会让你倒牙到回家咬不动菜脯。凡手能够着看到的熟透了暗红的果子全部都要摘来吃。吃完这片的,明天再换个地方去放牛,再吃。

后来我上了初中,我就再没放过牛了。放牛的事自由弟妹去接班了。没有放牛,也就没再吃过这个‘姑汝盎冻阿’。

今天摘的这一个果子很生,母亲说再过一个多月就可吃。到时,我们再回老家来,去摘它几个‘姑汝盎冻‘,再尝那酸中带着甜的味道;趁人未老,牙未掉,再嚼一下儿时的欢乐。

上一篇:回老家给母亲过生日

下一篇:老家的野果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