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字问题

自从吕老师,被逼无奈,给家长交流了作业问题,为避免抄袭又想了个权宜之计,请家长在孩子做不来的题那里,签上自己的名字。

英语作业做得怎样,我不清楚,语文作业却出了问题。

作业之一是习作,要求,学生把《狼》这课,改成白话文。

还没改完,就发现好几个家长签了字。张洁、高樊、赵婷婷……

当然,还有不读题把另外一篇(题目举了东郭先生遇到中山狼的故事)译成白话文的,还有杨涛这个糊涂蛋把18课做成19课的……就更不说了。

在这些签字的家长中,张洁家长的签字最让人动容:

不晓得是爷爷还是奶奶,还是找的隔壁邻居,把个签名写得龙飞凤舞,且力道不匀,有的地方墨淡,有的又已经把纤薄的《新支点》划破,铲起点纸屑出来。

而且,随便什么类型的题,不问难易深浅,都签上字。

最末的一道题旁,还占了答题的格,几个潦草又歪倒一边的大字:王老师,替我管理一下……

我气得想把本子扔了……

这个懒虫,偏语文科的娃儿,爸爸妈妈一直没在身边,糊弄接近七十老眼昏花的外公外婆搞惯了,不晓得又请哪个家长签的字!

改完习作,又改综合性学习,是要求学生跟帖,要求学生针对《朗读者》嘉宾的朗读水平,提出自己的意见或建议。

孔渊,代琳两个,题空起,家长的名字,大喇喇签起。

于是,喊了正巧进办公室的孔渊,问他问啥子。

他说:题的内容太多,没读懂。

我把本子拿给他,喊他重新再读,仔细读过后,再看做不做得起。

十分钟不到,这娃儿把作业本交给了我,“老师,我昨天做的时候,没看懂这个词——”边指着“跟帖”两个字,孔渊边说。

“那今天你懂了没得?”我耐住性子说。

“其实我还是不懂,只不过题目里有“意见”“建议”,又有个举例。

……

看来,真得好好分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