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仙吟18 最终幸存

文/花间方壶(雒尘摩诘)
云水仙吟18 最终幸存_第1张图片
第一卷 祸起祝融辟天途

小厮“哦”了一声:“女侠说的是前几日来的男娃吧……”他顿时恍然哆嗦道,“不会是……”

夜长梦多,楚泠催促着:“长话短说!”

小厮苦着脸:“我没见到他离开,东家也没说过……以前也来过其他人,我没亲眼见过,大多数东家说住了一两日离开。可如今,你又……”

这么说,之前温小娘子口中的女童大半已经死了。而那男童可能还在,毕竟只有三天。不过也有可能早已化成血水……

楚泠握紧长剑摆手:“你走吧。”

她还是想要探一探,万一那男孩被困着,还活着呢?

小厮拔腿就跑,摸到布帘立马软了腿脚,带着哭腔:“我,我不敢……”

………………

“长生之道?”祝晴扯了扯嘴角,杀人拘魂算什么长生之道?

这后院之内,连天生火灵力旺盛的她都感到了入骨的寒意,这是有多少阴魂聚集。

功法的关系,她看到了重重暗影,却看不清多少魂魄。

“吾等所修不就是为了长生不老吗?”

祝晴气笑了:“你的长生不老就是将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吗?”

“徐老儿”见祝晴杀意减弱,怂恿道:“那宝贝能将他人魂魄凝聚为己用,我正巧有一套功法以阴补阳。前辈火势旺盛,用此功法正好。”

祝晴眯眼不置可否,拖着“徐老儿”走到后院的石阵旁。

以所感寒冷来说,便是这里。地面褐黑,已然变成黑土,这里真是极为阴煞。

石阵正中,一枚一掌大小的锥形黑石悬空,在日光下冷冽又炫目。

“徐老儿”向远处望去又收回视线,舔着唇:“灵秀的少男少女最好,他们精神旺盛魂魄纯粹。”

“这东西哪来的?”祝晴打断他的话。

原来此人从余和城而来,路过徐老儿家,感到纯阴的灵力,悄悄探入查看。

他将垫桌角的黑石换掉研究了两日觉得是好东西,想着他可能还藏着其他宝贝不自知,便一不做二不休取代了徐老儿,以此做据点钻研此物。

………………

楚泠感受着周遭动静,良久只有耳畔的呼吸声。

楚泠睨了一眼那小厮,小厮乖觉地捂住嘴。

她又倾听一番终无所获,小声道:“跟着我,不许说话,不许乱跑。”

小厮捂着嘴拼命点头。

楚泠记得昨日晴姐说过,这后面还有一个小屋子。

两人推开布帘,悄悄地走向主屋正里的门,一条两人宽的小道后就是那间小屋。

楚泠跨入小道,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将她包围,她掩住鼻子推开房门。

所有的防御被祝晴卸除,此时的屋内寂静,鲜血气味流淌,仿佛像余和城那夜的义庄,不同的是入内的楚泠。

门扉便有一个大缸干涩又暗红。一边的案几上有剃刀、菜刀和剪子,摆放整齐。屋内的榻上躺着两个人。

小厮惊喜有人,上前去推。

楚泠不忍劝阻,只道:“看看还有没有气?”

小厮探手在外侧的人鼻下一探,下一刻就跳起来。想来胆量见长,他平复心绪后又探向另一人。

“你们……走好!走好!不要来找我,不是我害你们的……”

四下死寂又规整,一点也不像一个魔头的藏尸之处。

小厮看向楚泠,她叹道:“找人吧。”

楚泠顾不得为逝去之人哀伤,她一点点摸索着,从案上的木盒中找出云母皮纸的薄册,她眉头一跳。

这是她熟悉的纸……母亲的《辛辰方物志》便是云母皮纸……

楚泠也不翻看直接将它揣入怀中,对榻上的二人鞠躬后,看向一旁的木柜。

在这死寂的屋中,她听到了微弱的呼吸,像极母亲曾今养过的白猫。

她紧了紧手中剑,向外打开柜门。

楚泠以为自己会看见濒死的猫狗,可晨光撒入,一张惨白的小脸映入她眼眸。

是一个男童,看着不过八九岁的模样,衣裳血迹斑斑。

“还活着!”

楚泠立即将剑抛给小厮,伸手去抱那男童,触及冰冷的石块,她一个哆嗦。

“怎么这么冷!”

身下的大石是凉的,男童的手脚也是凉的。

楚泠将他抱在怀里取暖,小厮忙道:“这样没用,给他搓手搓脚。我来!对,放榻上。”

小厮跑去挪那两个人,可尸身僵硬,他一时不查扑在那人身上。

顷刻间,他不动了。

“怎么了?”

小厮哭丧着脸抬起头,颤栗道:“有个洞……”

他一摸脸,咬牙直起身,就去扒那人早已破烂不的地衣裳。

“你!”楚泠扭过头去,捉住男童的手捂在怀里。

良久,她嚷道:“好了没有?”

小厮才缓过神:“等……等等。”他急匆匆地将衣裳遮回去,把两人往里推。

“好……好了。”

楚泠这才回转,将男童放在榻上。两人利落的给他搓手搓脚暖和。

小厮稳定心神,看一眼躺在一旁的两具尸体开口,声音低低的:“他,他胸口有个洞,里面空空的。你知道,我们吃鸡啊猪啊都有心的。我以前在村里看到过有人杀猪……”

楚泠见他越说越偏赶忙截住:“所以说,他被人掏心了?”

她心头一跳,想到余和城的萧索和里正的哭诉。余和城的惨案不会是“徐老儿”做的吧?

想到此处,楚泠抿唇道:“孩子交给你,我将这里查探完,然后我们赶紧离开。”

楚泠回到木柜前摸索,除了冰凉的大石,没有什么奇异之处。她关上柜门利落地翻找其他地方,没有活物也没有奇特之处。

“他缓过来了。”小厮道。

“那我们走!”

半大的孩子还不轻,小厮把他抱在怀里,踢开门先跑了出去。

“小声点!”楚泠跟在他身边,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那魔头可就在一旁院子里,楚泠心下发怵,挥手让小厮进主屋。

………………

院外,府衙的人终于赶到,为首的捕头看到陈夏燃十分欣喜。

“陈郎将,你怎么也在这儿?”

“原来是余捕头。”

陈夏燃为余和城之事求见郡守,余捕头是知道的,还叫他去问过千和城的民生情况。

“某听说这家的烤猪蹄是一绝,便来见识一下。没想到……”

周遭地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将事情经过将清楚,余捕头问陈夏燃:“那证物……手指在哪?”

众人这才回过神,之前一通乱,哪知道那可怖的玩意儿去了哪?

“那,那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