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家讲个笑话,有个人他叫林之,差点死了。

    东海开端往南千里,至武周河入海口,翻越过去过丘陵,远远便能见到一望无际的东野平原。

  还有鹤立鸡群,散发着古朴气息的黑峰,进入其中便能发现这并不仅仅是座山峰,而是依山而建的宏伟巨城——殷城。

  城中分区清晰,以黑峰为中心,东南西北为分区,各有明显界限。

  而在今日大好的晴朗天气中,北城区一私人书斋中,有一少年正被夫子训斥。

  “林之,这便是你功课?”一位长须白发的老夫子气的吹胡子瞪眼,将几页纸张“啪”一声甩少年脸上。

  林之十七八岁,头上用粗布条胡乱扎着杂乱如草的头发,穿着黑白的丝绸长衫,面相清秀还有点坏坏的帅气,配上他的穿着打扮,及流里流气的气质,正是一个反叛少年郎。

  “张夫子别生气嘛!为了这功课,我可是花费了珍贵的午睡时间,您再认真看看,习惯了,就没问题了。”

  “混账你就是滥竽充数,谁让你介绍殷城来历,老夫要你写的是武学心得,你,你真是气煞我也。”张夫子被气到吹胡子瞪眼,话都说不清楚了。

  “这武学一道当然是只可意会,怎能写下来呢?老夫子何必强我所难呢。”林之打着哈欠道。

  “你……”张夫子捂着胸口,顿感心塞至极,叹着气,摇着头道:“唉,罢了,你走吧,愚子难教也,老夫当真教不了。”

  “哪,夫子这可是您开的金口,不是我自己回去的啊!”林之一听可以回去,满脸笑容,似乎早有预谋。

  张夫子再次叹气,只道了“滚”字,便埋头做其他事情,连多一眼都懒得看林之,而后者此刻已然跳着脚离开了书斋。

  话林之出去后,将头发梳理好,整理好衣衫,一番把弄之后,更添几分帅气,自恋一番后,才吹着口哨直奔黑峰。

  上峰有上百条路,而林之此等懒散之人,当是选最短路程的尚北路。

  这是在北城唯一有通云车的地方,它是上峰的最佳工具,以铁索作为牵引,内力作为动力,最多两刻钟便能抵达。

  今日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使本就上下峰的人更多了,尚北路人流异常拥挤,通云车最多挤三四十人一辆,想要上车还得靠运气和武功。

  而林之显然是没那实力,只是最低的武学入门级别,而且今天气运也不济,硬是挤不进,可就算被他进去了,也可能被那群“帮派”人士一臀挤出来,毕竟人家武功高强,个个都是精炼级别的高人,不然也不会在黑峰上做工。

  “哼,本少才不要和这群俗人挤车,咱靠的是脚。”林之强忍着心中的不贫走了。

  登峰梯,那条三十多米宽的阶梯是尚北路唯一徒步上峰之路。徒步上峰的人自不在少数,幸亏路宽,倒也不拥挤。

  林之鬼灵精似得走在登峰梯上,没有走多远,贼头贼脑环顾一周。贼兮兮一笑,“刷”一声就钻进阶梯边的灌木丛中去。

  若是有他人看到林之的情况,一定会为之吃惊,矮灌木丛中他熟门熟路,左串右串便出去到了尽头

  林之“呸呸”两口,吐出几片叶子,绕过前面的十多颗茂盛的巨树,正好可以见到黑峰在悬崖下的草地。

  草地上杂草丛生,多长到了林之腰间。他毫不犹豫便走了进去,在草堆内摸索一番,嘿嘿一笑道:“果然在这,上山就靠这咯。”

  手中拉扯凸出扣环。

  “哎呦!”

  林之脚下踏空,机关居然就在脚下,直直掉下去。在洞穴下摔个四脚超天站起来,口中骂咧咧道:“艹,两月没来,武捕房那群家伙居然改机关了,真是群王八羔子,这都改好几次了,每次都得坑我一把。”

  上方机关入口在他掉下来后便自动关上了,周围陷入漆黑之中,林之也不慌,熟络的从怀中摸出火折子打开木盖,内力宁聚在火折子上,一撮小小的火苗便出现了,微弱的火光,照亮了这地下通道。

  这就是武周鲁班子的杰作,内力为火源,用火折子作照明之用。只要有使用者内力足够雄厚,内力火折子能烧个三天三夜不灭。

  实乃居家出行必备。

  透过火折子的亮光,可以看到密道不大,只可容纳三人并排而站,走十来步就能见尽头。尽头处则有一门,门内有一小室,比密道宽三倍左右,还有一台内力升降机通向峰顶,也是林之要借助的东西。

  所谓内力升降机是以内力话作动力,驱动绳索引动滑轮,载人升降。通云车也是内力升降机的一种,不过更高级就是了,它还有许多衍生的产品,一一说明十天十夜也未必说完。

  “这新的火折子还真不错,内力消耗也小,照得也敞亮,回头得让老爹在衙门给我多捞几个。”林之很满意火折子。脚下不停,走入小室内,站在升降机上木板台子上。

  这台升降机简陋,没有座位倒是美中不足,而且上升速度也慢得很,但总归比徒步上峰要快,还轻松。

  林之一手拿火折子一手放升降机右侧的凹陷处,缓缓注入内力,他不敢有丝毫不敢松懈。因为这内力升降机是最古老的一代,内力消耗非常大,若是内力运转不畅,升到半空中中断,非得摔死他不可。

  林之虽然内力修为不高,可对内力运转却是老手,特别是在熟练的催动升降机方面。

  常人要十个呼吸左右才能使动升降梯,而林之只需要半的时间就足够了。

  “轰隆隆”升降机缓缓上升着。

  虽然所升高度越高就越消耗多内力,但林之反而更惬意了,因为他稳定的内力输出,可以不用精神集中,因此反而比启动要轻松多了。

  现在除非他手贱,脱离凹槽,或者出现不可抗力,否则不会有危险。

  忽然上方滴下一滴红色血液,他先是愣了会神,还没看清楚是何物,下一息“乒乒乓乓”的金属撞击声响起。

  林之惊恐的抬起头,一片阴影压了下来,当场就觉得胸中被重物撞击,砸了个满怀,火折子掉落,四周变得漆黑一片。

  升降机没了内力维持,直接往下掉落,且越来越快。

  林之暗骂倒霉,心里更是害怕得紧。按所上升的高度,足足有黑峰三分一高度,他摔下去幸运不死也要落得一身残疾,那简直比死要惨。

  不过要让林之就此放弃活命,那也不可能,他现在反而冷静得出奇,身体敏捷度也达到了极限。

  震开将身前不知是活物还是死物的东西,翻身站起,右手迅速按在内力输送的凹陷处。

  “嘶——”来自升降机的巨大吸力,让林之为之惊骇。

  他全身内力仿佛堤坝决堤,洪水滔滔狂涌了出来,进入世界这个无底之洞。轮滑和绳索两边受力,反方向拉扯,而发出“滋滋”的刺耳摩擦声。

  “滋滋——”

  刺耳的声音让林之耳膜生疼,只觉得要聋了,但生死瞬间,他哪里还会在意耳朵聋不聋,最重要是活着。

  天无绝人之意,下落之势在他尽力之余降速减低。可没来得及感受喜悦,

  升降机再次被地心引力吸引,加快降速,不过三个呼吸,升降机就与地面亲密接触了。

  “嘭”的巨响一声,掩盖了林之肉体和升降机地板的撞击声,他感觉后背的骨头都快断了,五脏六腑有种脱体而出的冲动,他猛喷出一口血,接着后脑勺撞在升降机的台子上,眼前一黑,随即又被痛醒过来,周而复始。

  不晕不醒的痛苦刺激着他的小心脏。

  趁清醒过来林之忙深吸口气,憋在口中,同时疯狂运转仅剩内力在体内冲破受冲击后而淤塞的经脉。

  同时手上也没闲着,左手推胸,右手压腹,不断来回搓揉,等到气在口中憋不住时,深呼而出,牵引出一大口淤血,撒在地上。

  吐出体内淤血后,林之虽然脸色发白,呼吸也弱了许多,但是他反而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呢喃道:“总算是死不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