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一起去北漂!(23)

毕业,一起去北漂!(23)_第1张图片
23.街角那家店(下)

目录


23.街角那家店(下)

这厢萧晓在努力融入新集体,那厢吕霖、唐蕊在努力开展自己的生意,大家如此努力都只不过想要在这座城市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在北京的人如此,在上海的人也一样。几经周折董洪鹤总算找到一个落脚点,那是一个类似青年旅社的地方,一个床位月租800。对于董洪鹤来说,这样的地方虽然人员混杂,但总好过于露宿街头。

付完房租,董洪鹤身上的资金已经所剩无几,她急需找工作,因此她面试的原则只有一个——越快入职越好。

为人处世最忌着急,人一旦着急就无法静心思考,就容易急中出错。董洪鹤也例外,着急工作的她最终选择了一个自己并不擅长的出纳工作。

工作第一天,由于紧张董洪鹤就有100元对不上帐,为了不影响自己在领导心中的印象,董洪鹤没有声张,自己悄悄补上。

“这个月真的要吃土了。”意外损失的100元让董洪鹤更加捉襟见肘,不由得自己嘀咕。

下班后,董洪鹤随便找一个麻辣烫摊,打算晚饭随便吃一口。

“只吃5串吧!”董洪鹤默默盘算。

董洪鹤一边吃一边刷朋友圈,恰巧看到萧晓三人正在聚餐。不知怎的,董洪鹤吃着吃着眼泪竟流下来,这段时间无论露宿街头,还是面试碰壁,哪怕是奇葩室友的刁难她都不曾流泪,而现在她却觉得自己很可怜。

嘴里嚼着不知道用什么做成的鸭血,想到自己已经沦落到吃麻辣烫都要盘算时,董洪鹤一阵心酸。


只是,此时的董洪鹤并不知道,萧晓她们的聚餐是“最后的狂欢”,因为刚刚营业不足半月的“街角那家店”正面临着被拆迁的命运。

这家店是吕霖一手一脚布置起来的,光前期筹备就足足花了一个月。这家店是吕霖的心血,也是她和唐蕊的希望,可现在这些都即将破灭。

难怪盘下店铺时租金那么便宜,吕霖还以为自己捡到大便宜,不料却是一个陷阱。对了这家店,吕霖不但投入全部积蓄,更搭上父母的赞助以及唐蕊的入股。

整个饭局最活跃的是吕霖,她说就当花钱买教训,可萧晓她们都知道吕霖不过嘴上逞强,内心的挣扎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你还有我,我养你!”张希陆借机表白。

“我知道,我没事……”吕霖霸气侧漏,但在坐下的瞬间却自然的靠在张希陆肩上,温柔的说了一句“谢谢”。

第二天,吕霖和唐蕊坚持来到“街角那家店”上班,她们声称要坚持到拆迁的最后一天。

“街角那家店”墙上昨晚已经被画上大大的“拆”字,店的命运已被宣告。

在一条即将拆迁的街上开店注定是没有生意的,百无聊赖的吕霖、唐蕊只好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天。

“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唐蕊问吕霖。

“不知道”吕霖沉默一下后又说“先还钱吧,这一下欠不少钱呢。”

“我和你一起还。”

“不用,本来叫你也只是你刚好不上班,这段时间我没给你工资,你也不用帮我还钱。”

“可……”

“没事,很快就还清了。”

对于吕霖的坚持唐蕊很感动,她没有继续争辩,只是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忙一起还。

这时,吕霖收到转账通知附带萧晓的留言“钱很少,但不许不要,否则不是朋友。”

说不感动是假的,吕霖为能有这样的朋友感到自豪,还有张希陆的全力支持,当然张希陆是应该的。

“谢谢。”良久吕霖才回复萧晓,这些情意她都已牢牢记住。

“街角那家店”虽然开业时间不长,但每个人对它的感情都很特殊。吕霖自不必说,这家店可谓是她的孩子。对于唐蕊来说,这家店是她打算重新开始地方,也是她最好的保护壳。而对于萧晓来说,她想要在这里等端木若风出现,因为她曾经的公司,她的住所都早已被端木若风母亲了如指掌。

虽然拆迁在即,虽然没有生意,但只要有时间女孩们就愿意待在“街角那家店”。令女孩们欣慰的是,虽然街口拆迁倒计时的牌子已经立起来,但拆迁工作并未正式展开,这一拖又是半个月。

这期间房东由于不地道在先,明知道拆迁却还是把店铺租给吕霖,现在也不好意思过来要房租。

这一天,萧晓下班后习惯性的出现在“街口那家店”,当她走到店门口时,忽然蹿出来一个人一把把她抱住,熟悉的怀抱让萧晓不禁落泪:“你瘦了。”萧晓没有回头,却依旧感觉到端木若风明显瘦了。

“我想你。”端木若风越抱越紧,生怕萧晓消失一样。

“你好吗?”萧晓忍不住问。

“见到你,一切都会好起来。”

下一节:重新出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