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面纱终于揭开!保密运行3年后,阿里犀牛补缺新制造

  保密运行3年后,阿里新物种最终揭晓。9月16日下午,阿里巴巴旗下首个新制造平台——犀牛智造正式亮相,犀牛智造工厂同期正式投产,补齐了阿里巴巴五新战略中新制造板块。从服装产业切入、专接小订单、实现定制服装批量化生产,成为这家样板工厂的最大亮点。


  揭开犀牛工厂面纱


  上海证券报记者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的犀牛智造工厂里看到,与传统服装厂女员工居多的情况不同,这里产线上的男员工比例明显占优,原因是此处80%的员工为工程师。


  操作台上,各种机械臂有序忙碌着,一旁的产线可视化监控平台里显示着订单的即时数据。其中,大单与小单分别占比20%和80%,平均生产周期只有6.2天。所有的物料传输都通过AGV(智能搬运机器人)设备传输,经过后台系统的检测和匹配,可以做到传输过程的完全无人化。


  犀牛首创的棋盘式吊挂悬在头顶,通过物联网及人工智能技术,可将吊挂衣架自动分配至相对空闲的工位,改变了过去服装工厂吊挂单向流转容易拥堵的问题。每块面料都有“身份ID”,进厂、裁剪、缝制、出厂可全链路跟踪;产前排位、生产排期、吊挂路线,都由AI机器作出决策。以往需要清点物料和检查排期才能确定的工期,在这里可以一键得到回复。


  工厂的另一特点是“技随人走”,可以灵活地安排工人从事相似的工序。每个人的生产效率可以随时监测并显示在大屏上,就像股票的多股同列。现场工作人员介绍:“这里的个人档案存有工作的效率数据,就像驾驶证,未来工人可以在犀牛智造的任何工厂持证上岗。”


  据悉,犀牛智造工厂是阿里巴巴犀牛智造平台打造的一个样板工厂。相较其他工厂,犀牛智造工厂能缩短75%的交货时间、降低30%的库存,甚至减少50%的用水量。高度数字化的犀牛智造工厂,能承接更多个性化、小规模的订单,同时又能保持低成本和高效率。在试点运营2年多的时间里,累计为200位淘宝天猫商家、主播、时尚达人提供生产服务。


  选择从服装业切入


  率先从服装产业切入新制造,对于阿里巴巴而言是一个谨慎的选择。


  阿里巴巴犀牛智造CEO伍学刚坦言,在考虑新制造的行业选择时,市场大、痛点深、对于阿里巴巴而言更有优势,成为团队重点考量的三大因素。经过多番调查后,阿里巴巴决定从服装行业切入。“服装行业有特殊的时尚属性,但产品的生命周期较短、浪费突出。有数据显示,商家每年因库存造成的浪费达到全年销售额的20%至30%。此外,服装也是阿里巴巴平台最大的销售类目,我们有机会利用平台数据进行消费洞察,并加以精准的开发和设计。”


  伍学刚同时表示,阿里巴巴做新制造并非只做服装行业,相似类别的箱包、鞋帽等无论在时尚属性还是消费方式等方面都可以借鉴,所以也会是阿里巴巴新制造未来拓展的方向。


  “阿里巴巴进行新制造,不敢轻言赋能,首先要踏实深扎进去,先把技术做透做深。”伍学刚透露,犀牛智造工厂是工厂,更是试验田,通过建设这样的物理场所去研发系统和算法,在产业端优化其效果,未来在合适的时候再对外开放和共享。


  经过3年的“关门打磨”,在需求侧,犀牛工厂已经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技术,从淘宝天猫、社交资讯、潮流趋势等大样本中,洞察出消费需求,向品牌商提供“该款式下个月能卖出多少件”级的销售预测建议,指导品牌商生产爆款产品;在供给侧,借助自研柔性制造系统及物联网布局,工厂可实现100件起订、7天交货。


  押宝智能制造赛道


  如今,智能制造已引发各大互联网平台的高度关注。位于北京亦庄的小米智能工厂第一期已投产,是拥有全自动化生产线、能够年产百万台高端手机的“黑灯工厂”。此外,该工厂还将承担新工艺、新材料、新技术预研,智能设备研发,全自动化生产线研发等任务。京东工业品通过“墨卡托”工业品标准商品库、工品汇APP、京东工业品智能零售门店等,加速工业互联网在供应链端的落地。


  阿里巴巴实践新制造,则是从2017年开始投入研发,2018年3月在杭州建立1座新制造工厂,2020年9月正式面世。


  在浙江省智能制造专家委员会主任毛光烈看来,一些制造业转型试点的结果是最终形成数据孤岛,因为每条产线的改造时间、改造工程服务商不同,需要找出一个可以系统性解决问题的模式。在服装领域,犀牛智造创造了一个系统解决问题的样板,而且这个样板是可以复制的。


  毛光烈认为,从智能制造的角度看,犀牛智造最有价值之处在于把服装工业的工艺、技术、经验、知识全部数字化或软件化,变成可以复用的,从而实现边际成本下降甚至趋零,这比改造一家工厂的意义更大,而且以后的价值会更高。


  天风证券分析师表示,阿里巴巴推出智能工厂平台是对工业互联网的高度重视,通过智能工厂帮助淘宝商家实现数字化升级,让工业互联平台不断下沉,长期看好工业互联网发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