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泪的距离

王浩前几天打电话给我,有点吞吞吐吐,我问他马上高考了,准备的咋样?他蛮有信心的告诉我:“我不会辜负你和老爹对我的期望,我相信我自己能考好。”

电话打到最后,我问他:“感觉你有啥事情,你说呗。”最后他犹豫了一下说:“老妈,我高考那天能不能回来陪我上考场,要是不好请假,就算了。”听得出孩子很想我回去陪他上考场。后来跟老公商量了,让他回去,刚好去看看在养老院的公公。“老妈”在我家就是干妈的意思,其实王浩是我老公远房亲戚家的孩子。

认识王浩是在几年前吧,那时他上初二,偶尔一次他骑自行车带他奶奶来我家。个子挺高,很瘦,皮肤稍微有点黑,唯一与众不同的是他有一双跟他年龄不相符地冷漠的眼神。那神态孤傲,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奶奶告诉我这孩子不听话,在学校老打架,上网,经常不是打别人就是自己挨打。学习成绩很差,是学校出了名的“烂杆”学生。奶奶想让老张(我老公)带他去打工,所以到我家里来。

我留奶奶和王浩在家吃饭,老张带王浩去打乒乓球。我和奶奶聊了一些王浩的情况,王浩七岁父母离异,妈妈走了之后再没回来看过孩子。爸爸再婚,后妈对孩子不好,爸爸是“妻管严”。王浩从此从一个活泼天真的孩子变得没有安全感,性格变得孤僻起来。

十岁那年有一次因为偷爸爸的钱给爷爷买烟,被爸爸后妈发现,爸爸拿绳子抽他,后妈扇了他几耳光,奶奶怎么拉都拉不住。孩子在“爸爸,我再也不偷钱了,别打了”的哭声中哀求,两个人还在“叫你还偷钱,叫你还偷钱”的骂声中毒打孩子。从那以后,孩子再也不会哭了,也不叫爸爸叫妈妈了,看到父亲从此像陌生人一样。

奶奶爷爷都是庄稼人,除了让孩子吃饱穿暖不生病之外,没有更多的能力管教孩子。孩子有一次被几个高年级的孩子打地鼻青脸肿,听别的孩子讲王浩除了冷漠还是冷漠,把嘴唇都咬破了,也不哭,但就是不求饶。孩子奶奶说自从那次挨打之后,再没见过孩子哭过,即使被别的孩子还有自己爸爸打的再疼,也只会看到孩子倔强冷漠的眼神。

中午饭做好了,老张带着王浩回来,孩子照旧不称呼一声,莫无表情的吃着饭,问一句答一句。我不知道老张对他说了什么,孩子告诉奶奶他不出去打工了。临走时,老张给他说:“相信你,你是最棒的,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我家找我。我们可以打桌球,乒乓球,我正好缺一个伙伴跟我打球。”老张伸手做出击掌动作,王浩犹豫着伸出了手,感觉他的眼神中多了些什么。

从那以后,王浩真的不打架了,也不上网了,没事就来我家,有时会在我忙时帮我带孩子,有时也写写作业,不会了问我和老张。我常常留他在我家吃饭。从心里,我还是喜欢这个孩子。奶奶来我家说孩子变了好多,也勤快了,懂得心疼奶奶爷爷了。

记得一次周末,我想带我家女儿去南阳玩,准备启程时王浩来了。我让他跟我们一起去,他开心的答应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孩子笑了。那天,我们去了淘气猫游乐场,吃了肯德基。王浩说“这是我第一次吃肯德基”,我看到了孩子眼里有泪光。那天,王浩像其他孩子一样有说有笑,恢复了他那个年纪该有的阳光天真。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次家长会,一向以“垃圾学生”之称的王浩,学习进步了,老师要家长一定去参加。以前的家长会爷爷奶奶爸爸从来没去过,这次我和老张应王浩之求去参加了。老师表扬了王浩,当王浩站到讲台上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向不会哭的他突然放声大哭走下讲台,抱着老张整整哭了十几分钟,那是压抑委屈的泪水?也有可能是激动的泪水?老师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王浩哭,我很庆幸孩子会哭了,孩子压抑太久了。

从那以后,孩子成绩不断进步,老师时常表扬他,跟同学之间的关系也融洽了。就一年多时间,从倒数第几名上升到阶段前几名。中考孩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阳市八中。作为鼓励孩子,我给孩子买了两套衣服作为奖赏,把我自己用的半新手机送给他作为礼物。孩子接住手机和衣服时,噗通跪下了,那会我和老张愣住了,孩子哭着说“我不知道怎么感激你们,你们比他们更像我的爸爸妈妈,我能做你们的孩子吗。”我把孩子拉起来,我们不能做你爸你妈,你做我们干儿子吧。一声干爸干妈让我们这个孩子有了亲情有了牵绊。

孩子去八中报道的第一天,是爷爷开电动三轮车带王浩还有我和老张一起去的。当办完入学手续。去见班主任时,王浩特意给班主任同学们介绍:“这是我爸,我妈,我妹妹,我爷爷”说完冲我挤挤眼,我用微笑黙许了这个善意的谎言。老师还打趣说,“有这么年轻的爸爸妈妈,真好”。

后来我跟老张出来打工,孩子经常打电话给我们,告诉我们他的学习成绩,生活中有啥事也会给我们说。孩子成绩一直在班级前几名,这也是令我很欣慰的地方,我家有闺女,这里又多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儿子。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幸福的妈妈。

再过段时间女儿放假了,王浩的高考成绩也出来了,我想请假回去,我想带孩子们去看看大海,那是他们的愿望。

王浩,虽然不是我的孩子,但心里的距离还是那么近,是一滴泪的距离,是一个妈妈和孩子亲情的距离。王浩,我的孩子,加油,妈妈为有你这样一个儿子骄傲。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