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脚油门只为你(5)

大玉收到渐渐的信时已经在忙着考试了。她没时间去照相,就把高三时的旧照片连同信一起寄给了渐渐。

考完试就要回家过春节了,大玉以为部队上也会放假呢。她不知道渐渐要三年才能回一次家。渐渐在信中也没有说。

离放寒假还有一周,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就专门到学校给学生们订票了。大玉和几个老乡都拿到了回家的车票,开始打点行装。

火车在晚上8:25准时启动,大玉在几个老乡的帮助下挤上了火车,放好行李。车上乱哄哄的,嘈杂拥挤得就像一个大型的人肉罐头。大玉他们有坐票算是很幸运了。

好多没座位的人开始还站得住,夜深人静时都困得东倒西歪。有的坐在过道上撑着行李包打瞌睡,有的干脆就直接睡“地”上了……

艰难的旅程终于结束了,大玉回到了分别以久的家。刚一进院门全家老小都出来迎接她,大玉觉得她是多么的幸福啊!

但只是回家几天,那种新鲜感就消失了。大学的作业非常的少,不像高中有紧迫感,每天都要做题看书。大玉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她打算出去找同学玩。

那天大玉刚走到镇上就看见了渐渐的妈妈,她小学的语文老师。她走过去跟李老师打招呼,才看清李老师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孩。

李老师告诉她这是给渐渐介绍的女朋友。这不刚到镇上照了一张照片,准备给渐渐寄过去。女孩面容姣好,略带羞涩,听说家境还不错,就住在这镇上。

大玉和李老师告别后,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点都不好受。她觉得渐渐简直就是在脚踏两只船。

虽然她跟渐渐并没有正式谈恋爱,但渐渐的字里行间透露出对她的情意,傻子都能看出来。大玉很庆幸自己没有被渐渐的糖衣炮弹给甜化了,始终保持一份清醒。

渐渐呢,收到大玉的回信,看着大玉的照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兴奋着呢!因为他在看照片时没注意到战友走进来,其中一个战友恶作剧地一把抢走照片,还差点撕坏了。

战友们轮番欣赏,“啧啧啧”赞个不停,“没想到你小子艳福不浅呢!”“人长得漂亮,还是大学生。”“她家里会同意吗?”“你是不是给人家灌迷魂汤啦?”战友们七嘴八舌。

渐渐不敢告诉战友大玉还没答应做他女朋友呢,他就这么默认着。他要把大玉作为他人生的骄傲。

可是,春节过后,渐渐就再也没收到过大玉的信了。他写的信全都石沉大海。有一年春节放假他还去大玉家找过大玉,但大玉家人说大玉打寒假工不会回来了。

渐渐为此消沉了很久,他的灵魂漫无目的地在天空游荡,他觉得他死了。

从此渐渐和大玉又像两条不相干的直线一样各自沿着各自的轨迹延伸着,看似平行的两条直线却在时空的交叠下奇迹般相遇了。

大玉带着3岁的女儿回娘家给母亲祝寿,快到家门时,一辆车停在了大玉的身边。有人摇下了车窗探出头来喊道:“大玉。”大玉看见一张黑褐色的脸,胡子刮得挺干净,有点面熟。“你是?”“渐渐。”两人异口同声。

“你怎么晒这么黑呀?像个黑包公?”大玉打趣道。“这是你女儿吗?长得真好看。”渐渐和大玉寒暄起来。“滴、滴、滴、滴”后面来车了,不停摁喇叭,乡村公路错个车都挺困难。

渐渐赶紧摸出一张名片递给大玉,“一定给我打电话,我们约个时间喝茶。”然后一脚油门走啦!大玉只觉得时光匆匆,恍惚间大家都不再青春年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