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的初恋(上)

      秀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中考的时候超常发挥,然后考取了本市最好的一座高中,然而秀却不像她的同村同学玲玲有一个开明的妈妈,虽然玲玲只考上了隔壁镇上的一个高中,玲玲的妈妈却满心欢喜的告诉她遇到的每一个人,玲玲读大学有希望了,而秀不得不在收到通知书的第二天就背着母亲收拾好的行囊随远方表姐一块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听说那边服装厂在招人,一个月能挣两千多块钱呢”这是母亲的原话。

      没出过远门的秀第一次坐火车,局促的不敢抬头,直到夜深,好多人都睡着了,秀才细细的打量每一个睡在旅途上的人。有带着几个孩子的年轻母亲,大抵是送孩子去爸爸打工的地方,也有小情侣,你侬我侬,趁着暑假去旅游也有可能,还有中年男子一脸忧愁的望向窗外,是的,大家都有自己的故事,秀也一样,不是母亲不让她读,实在是家里的负担太重了,爹得了脑梗,度过了危险时期,现在还需要照顾,大姐已经出嫁,还有两个在读小学的弟弟,作为目前年龄最大的孩子,只有用她瘦弱的肩膀帮母亲扛起这一切,她需要挣钱,给爸爸买药,给弟弟买画书。是的,临行前一晚她哭着把通知书扔进了灶头里,也把自己的梦想扔进了火里。

      “**站马上就要到站了,请下车的旅客……”清脆的广播声打断了秀的思绪,要下车了,拎着唯一的背包跟着表姐往车门口走去,下车的刹那,阳光明媚,对于这个城市,秀突然有种说不出的亲切。

      先坐大巴,又辗转两个公交车,才到目的地,薛家村。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厂房,里面传来轰轰隆隆的机器声,厂房都是独立的人,再往深里走去,又是一片片民房,五颜六色的工作服随风飘扬。这里是在厂里打工的人租住的地方。

      跟着表姐走进了一间房子的二楼,往右拐第三个房间门口,表姐打开了房门,“以后你就和我一起住在这里”表姐温和的说道。10多平的房子里摆满了锅碗和生活用品,一张1.5m的小床摆在角落里。秀是个勤快人,放下背包就去打水,烧水,然后给每人煮了一碗泡面,饭后休息了半小时,表姐就带着她进厂了。

      “我们这不收童工”,年约50左右的厂长对着秀上下大量一番说道。“她已经18岁了,是从小个子就矮,所以看起来比较小。刘厂长,你帮帮忙,这是我表妹,我姑把她托付给我了,我总不能再把她送回去吧…”表姐好言说了半天,厂长终于同意把秀留下来。

      这是一个20多人的小厂,工人都是外来人员,接的也都是些散活,缝制的都是没有技术含量的款式,这对从小就用惯缝纫机的秀自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不仅每天工作比其他快了一倍,做出来的活也几乎没有返工,渐渐的刘厂长也对她刮目相看。

      “人怕出名猪怕壮”况且是对于一个只有几十个人的小厂,每天有几只苍蝇都知道的他们,自然秀的业绩,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一个黑瘦的小姑娘渐渐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秀虽然生的黑瘦,但不影响她耐看的五官,一双水灵的大眼睛嵌在鹅蛋脸上,鼻子不高不低,还有一排整齐的牙齿,笑起来标准的七颗牙,虽然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但是青春的气息迎面扑来,怪不得包装几个小伙子总在背后议论纷纷。

      大家的议论并没有让秀有任何改变,还是埋头干活,依然中午不休息,晚上多加班的超量完成,毕竟处在青春的懵懂期,秀渐渐的对厂里的设计留意起来。

      留意设计是一次休假,厂里的其他工人都结伴去镇上逛街去了,秀则默默的到厂里去加班,那天也只有设计在,虽然和他一句话都没说,秀却偷偷的打听到了设计的情况。

      虽说是设计,其实也就是改改图纸,和组长沟通衣服生产过程中会出现的困难,然后再和客户沟通。设计是高中毕业,自学了几年,据说是厂长的远房亲戚,大家都叫他张一笔,因为他平时把好多衣服的设计图都分开给大家一笔一笔的画好,这样大家就对每个款式的样式了然于胸,哪里打褶,哪块需要双重锁边等等。

    这样看来,设计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秀的心里悄悄埋下一颗种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