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就是我们嘴硬,不是吗?

文/易觉

有时候就是我们嘴硬,不是吗?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优美图

昨天参加辩论咖的辩论比赛,命题是这样的:“对于爱情,你愿意选择不将就,还是妥协”。但却出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论证过程中正方语言平白无力,过于空洞在辩论中略占下风。但是在投票是否同意论点的时候,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了不将就。

是的,我们这个年纪对于爱情来说,有几个人宁愿去将就呢?虽然我们看到了周围人渐渐平庸,我们想自己一定和他不一样,但我们心里知道,可能到了最后还是选择妥协,但心有不甘,还是要嘴硬到底……

每个人由不将就到随遇而安都需要一段成长的经历,就像我们无数次在内心说服自己不去将就一样,后来的我们也会找各种理由来安慰自己。

有段时间我一直在反思自己在做管理方面有什么不对,是不是有时候太不讲情面不得人心。人家不是说真正的领导者既能把事情做的尽善尽美,也能赢得大家的尊重和掌声。可我就只能知道,如果不能用最直接的方法去处理一件事情必将引来更多的麻烦,我不是好的领导者,却又不得不马不停蹄地想前追赶。

所以我总是说服自己要忍受工作中必要的一些压力,就像生活中你不能让每个人喜欢你一样,那你只能朝能赢得更多人喜欢的方向发展。如果你做的事情遭到千夫所指,你是不是也会有些顾虑呢?

这也跟爱情相关,你以后渐渐长大了,身边的朋友都开始结婚,喜帖送来了一张又一张,甚至伴郎都做了好几回。可能如果你不结婚,甚至没有对象,别人会在心里议论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单着呢?性冷淡,不能生育?其实你的心里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保持着率真的模样,你的愿望只有一个,那么纯粹,你只想找一个真心爱自己而自己也爱他的人。

说白了,每个人从内心还是不愿将就的,只不过有的人熬得过孤独,有的人等不住寂寞。

我一个小学同学,初中没有上学了,但因为我们是一个村的,彼此还保持着联系。我上高中时,人家已经结婚了,一次聚会时,碰杯过后,我看他眼里泛着光,他几乎是哽咽地说。自己那个媳妇就是同村的谁谁谁,同是小学同学,其实自己跟她没有一点爱情,相亲认识的,见面第一天吃早饭就忍不住去开房了。后来,也抱着慢慢相处的态度来交往,但是突然有一天她说她怀孕了。自己也没想到那么快,加上父母亲戚催的紧,婚礼就草草了事了。不知不觉自己就成了一名孩子的父亲,毕竟是孩子是自己的,他很喜欢孩子,所以一直坚持到现在。

早知道那时候他刚过20岁,虽然他现在也算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但是二十多岁青春美好的年华就将在养家糊口里度过,现实容不得他有一丁点理想。

农村人喜欢安慰自己,喜欢强迫别人自我安慰。朴实的品质是在你我都穷的情况下才有的,一旦你混得稍微上道,他们就会来揭你短,把你拉下来,和他们一样。婚姻也是如此,我认为嫁一个人应该是无怨无悔的,如果选择了那条路,至少在言行上要控制自己。而见到过许多人的抱怨,甚至家庭矛盾上升到了肢体冲突还不愿离婚。

里,有人批判那些拜金女,希望女性朋友能给穷屌丝一些机会;有人指控那些巨婴男,认为他们应该站起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甚至有人连现在男生都不主动追女生都管,忍不住戴上看着忠厚的学者帽来指三道四一番。给一些充满幻想,整天意淫的人提供精神“支柱”。

这些被人们奉为真善美的东西,社会的大势所趋的舆论铺天盖地得向每天上完班累成狗的你袭来,你还有多少余力去坚守内心的那一道城墙。

当一个人妥协爱情的时候,他的内心充满矛盾可能还有那么一份蠢蠢欲动的心情;如果他将自己的灵魂也妥协了,他的心如死灰也就无欲无求了。试想,当一个人不相信美好的时候,所有的灰色调只不过在完善内心的暗淡。

《猎场》里说:“被刀剑所伤,医药可治;被情感所伤,时间可治;被时代所伤,无方可治”。每个人生活在这个社会里,本身就是病态的,那些在现实中挣扎着的人,也本来就是时代的杰作。

当一个人生下来体会不到关爱,体会不到温暖,她内心是缺爱的。她可能会找一些别的爱来填充内心的伤痕,如果她连替代品都没有的话,她也就慢慢地不需要爱了。习惯冷落自己,习惯独自承受委屈,她也不会向别人撒娇了,她的感情低微像一粒尘埃,她的潜意识将别人的靠近理解成入侵。

所以当我们还有嘴硬的权利时,这无疑也是一种快乐,我们至少还有与现实博弈的机会。那些连机会都没有的人,终会被时代冲洗掉,不留一丝痕迹。

易觉,97金牛男,想要用文字温暖你内心的人,会在陪你颠沛流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