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会在下一个路口》50无泪天使

        欧阳宫宵看着前面这个女子,虽然眼神还是盯着他,但是身体却像是入定了一样,一动不动。而对于呆若木鸡的这个女子来说,也许雪上加霜或者晴天霹雳都无法准确形容出她此时心灵上的打击。

      这个人就是杨歆玉,而杨歆玉为什么又会出现在医院里呢?

        因为昊辰企业在这边有一个分店化妆品销售部。本来她在C市上班,但是今天早上何盛告诉她,要她随同一位顾客到A 市来,对于这个销售部与c 市业务上的一些细节方面再做一些细致的指导。

        所以,今早她随同客户过来A 市,却没有通知任何人。没想到中午感觉肠胃反应很激烈,这几天每天早上都会感觉恶心想呕吐,可是又呕吐不出什么东西。再加上这几天感觉吃东西很没胃口,所以她觉得应该到医院看看。毕竟自己一个人如果病拖下去加重了很麻烦,所以才会出现在这个医院,这是在他们分公司销售点附近的医院。

        而更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在陌生男子的手机里看到自己光着身子的照片。她怎么也无法解释,可是,只是一眼,她就知道这张照片拍摄地点在哪里,什么时候拍的。

        这感觉就像是强行被人推入黑暗的火海,睁着眼睛却看不到亮光。

      半天没回过神来的杨歆玉,直到欧阳宫宵和她说:“你没事吧?”

        她才想起自己在哪里,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她盯着欧阳宫宵,语气几乎是愤怒夹杂着悲哀地质问到:“能解释一下吗?这到底怎么回事?”

      欧阳宫宵看看她正常的表情,却笑了:“你应该回去问一问那个叫白永涵的小子。如果不清楚,也可以问一问那晚从江家出来时候,送你回家的那个男人。没必要来问我这么一个外人,再说我说了你也不一定就相信。”

        杨歆玉突然就模糊中想起那晚自己醉了,好像是苏林杰送自己回家,可是后来出了门就不记得了。第二天早上醒来,身边却是白永涵,事情太突然,她都忘记了问。

        杨歆玉想着,手机也忘记了递还给他,他只好主动伸手来拿,杨歆玉突然就像他来抢的是自己的手机,把手缩回来,并快速删除了那张照片才把手机还给他。

      看着杨歆玉的举动,欧阳宫宵却忍不住戏谑地笑了两声。听着他的笑声,杨歆玉感觉天旋地转,又如芒刺背,她只想迅速离开。

        杨歆玉一边挪动脚步,一边就怀疑起整件事情来,难怪白永涵从那晚以后也没有特意和她亲近过,甚至连对她的关心都一如既往地好像没有变过。一点也不像是发生了关系的情侣,再怎么说那晚他情不自禁,过后不会就这么放下了。

        而此刻,她突然很害怕地颤抖了一下。之后没说一句话,也没有理会这个陌生人,自己失魂落魄地只想逃离。她是怎么走出去的,她自己也不清楚。

        看着杨歆玉很受打击的样子从自己身边快步走过,没说一句话,欧阳宫宵突然有一种心痛的感觉。对于他来说,身边和他上过床的女人不计其数,他也不会对一个女人动什么真情。可是,这个女人却给了他一种心疼的感觉,他突然不希望看到她落泪,很想要去呵护她。

      如果说有一种女人,初见总会让男人忍不住想要犯罪,而后却又忍不住想要去守护,不忍心看到她受伤。那么杨歆玉就是这样的女人!

        她表面上温柔可爱,掩盖了内心的忧伤,而内心又不是如同外表一样的柔弱。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所以,她才会不用人陪伴,一个人都来到医院里。

        只是走出医院,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了!她感觉这个世界好恐怖,好复杂。一切眼睛看到的都不真实!到底还有什么是真的?

        她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不知道何去何从,从今以后自己的路该往哪里走?

        而欧阳宫宵看着这个女子一路失魂落魄地从他身边走过,并一路走远,他也有一种突然从心里被抽走了什么的感觉。一般来说,这样的情况,也许很多人都会失态地要问个为什么?过激一点的,很可能会当场就找他拼命撕打。

        然而杨歆玉的表现太出乎他的预料了,她竟然表现得如此平静,静得让人疑惑,也静得让人觉得害怕,甚至让欧阳宫宵都忍不住担心。

      或许好奇,或许良心上不希望她再有什么事,欧阳宫宵竟然那么莫名其妙地跟着她出去了。

      失魂落魄的人,也是最容易出事情的,当他看到杨歆玉像没了魂一样在人间游荡,连过十字路口的时候都没有看红灯。眼看就要被车撞上,他飞快地冲了过去,把她从前面一把拉了回来摔进自己怀里,惯性太大,致使他们两个都差点摔倒。然而他还没有站稳,还想要说:“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怀里的人就被迅速转移,他的手顺势就要被人狠狠打落。他迅速手腕向下翻转,和挡开他的手就动起手来。而当他看清楚对方面孔的时候,却又不自觉地露出了他那让人难以琢磨的微笑。

        来人把杨歆玉紧紧搂在怀里,更狠狠地用眼神瞪着欧阳宫宵。看到欧阳宫宵的笑,一股怒气冲天,伸手就狠狠给了他一拳,瞬间把他打得鼻孔里鲜血淋漓。

      欧阳宫宵几时受过这样的气,也来气了,捂着鼻子到:“你?”

        来人挑驯地道:“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出现在她身边,休怪我不客气。”

        “呵呵,不是你的又何必勉强。”欧阳宫宵阴阳怪气地说出这么一句。

        听他这么说,苏林杰的拳头又抬起来,准备再打过来。而欧阳宫宵做了一个停战的手势,然后说到:“先消消气,小心别伤到她。”

        此时苏林杰才看了看怀里的杨歆玉,竟然发现杨歆玉面无任何表情,如同一具木偶。

      苏林杰从来没看到过杨歆玉这样的表情,把她搂的更紧,也轻声安慰道:“别怕,有我在,没事了!”

        可杨歆玉还是无动于衷,苏林杰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事,他是跟踪欧阳宫宵的时候,意外发现的杨歆玉。还差点来不及救她,可现在怀里的她好像被吓傻了,目光呆滞,一点都不像正常人。

        而此时,欧阳宫宵也准备走了,不过他离开之前不忘记往别人伤口上撒点盐。他看看苏林杰说道:“她不是被车吓到的。”

        苏林杰听他这么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他把嘴巴凑近苏林杰耳朵,轻轻说了一句:“她怀孕了。”

        这一下,不仅杨歆玉傻呆愣,连苏林杰都被这个消息给震傻了。

        怎么会这样?

        可是听说自己怀孕也不用这样啊!白永涵不是还在吗?虽然大家都瞒着她,但如果她怀孕了,不是应该找白永涵商量吗?不至于变得如此呆傻,难道还发现了什么。

        可是此时,欧阳宫宵已经走了!

        苏林杰想要再去狠狠教训欧阳宫宵,又不敢放开杨歆玉。只能疑惑地看着她,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安慰她。

        苏林杰感到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才会这样伤心难过。看着她悲伤,却又哭不出眼泪的样子,苏林杰好希望她能够像正常的人一样哭一场,这样憋着,反而让人心慌。

        可是杨歆玉没有表情,和行尸走肉差不多。

        任他和杨歆玉说什么,她都不哭不闹,这可吓坏了苏林杰。先把她带走,到安全的地方再说吧!

      他就把杨歆玉带回了他这几天临时住的酒店。可是杨歆玉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甚至他说什么,她都没有反对,也没有拒绝。他说杨歆玉是不是累了,让她躺着休息一下,杨歆玉一动不动。他真的拿她没辙了,没想到这女孩子是这样的人,到底怎么办才能让她平安度过这段时间,她会不会想不开?

        快天黑了,他想起来现在杨歆玉和白永涵的关系,他不适合把杨歆玉留在自己这里。他问要不要打电话给白永涵,让白永涵过来接她,可是无论他说多少话,她都是一言不发。

        他只好自作主张把情况告诉了白永涵,也许两个人会想出办法。而且,当初瞒着杨歆玉,就是希望白永涵能够对杨歆玉负责。

        当白永涵赶到的时候,杨歆玉太困睡着了。

        苏林杰对白永涵说了今天在医院门口遇到杨歆玉以及欧阳宫宵的事,还把欧阳宫宵说的杨歆玉怀孕的事告诉了白永涵。白永涵也是一惊,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样的程度,她那么善良,为何老天没有保佑她,让她承受这么多?

      可如今的办法,只能把孩子当成自己的,让杨歆玉先悄无声息地度过这段时期,再想办法结婚,或者……

      当然他们只能祈祷,希望杨歆玉能够接受这个事实,平安度过。他们并不知道,其实杨歆玉已经清楚了,那晚和她发生关系的不是白永涵。她想到自己是被人强暴了,而白永涵只是怕她接受不了隐瞒着她,可是为什么连江楠都那么伤心,那么相信她和白永涵之间发生了关系。

        当杨歆玉再次醒过来已经接近午夜,两个男人就在他身旁,为了让她好好休息,房间里没有灯光。她睁开眼睛,看到两个人,她没有想要再继续沉默,她看着他们两个人。祈求到:“你们谁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说。

        但是他们想能瞒一点是一点吧,白永涵看着杨歆玉到:“小玉,我知道你怀孕了,你一定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只要你说怎么处理,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相信我,小玉,要不我们结婚吧?”

        杨歆玉看着他,突然笑起来:“相信你,叫我怎么相信你,我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你们都怕我难过,怕我接受不了,所以都瞒着我。”

        苏林杰和白永涵都一愣,她到底知道了什么。难道是欧阳宫宵和她说了什么?白永涵说道:“小玉,我们认识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相信一个外人的话吗?”

        杨歆玉无奈地说道:“如果他说,我也许不相信,可是他什么都没说,我反而相信了。”

      白永涵和苏林杰一头雾水,这话什么意思。

        很久,杨歆玉才说:“我在他手机上看到了那晚的照片了!”

        这一句话,如同一声惊雷,惊得两个人都像傻了一样。

        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她的话了,只能静静地沉默着。看着不会流泪的她,两人都觉得不一样的心痛。苏林杰再次握紧了拳头,他觉得,即使在欧阳宫宵身上捅一百个窟窿也难解心头之恨!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