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破晓尖叫

    夜,出奇的平静,没有风声,没有汽车的轰鸣声,陷入梦境的人们并不知道,一场毁灭型的灾难正悄然盘踞在他们头上,对着他们虎视眈眈。

  “啊!”一阵刺耳的尖叫划破了平静的黎明,张龙也从梦中惊醒,正在这时又传来几声哭喊声,听声音像是隔壁刚搬来不久的邻居家传来的,有女生正在声嘶力竭的哭喊,起初张龙以为是小两口一大早的在做不可描述的事,笑了笑,也没怎么在意,但是一阵又一阵凄惨的叫声,让人不寒而栗,像是出了什么事,张龙连忙掀开被子,穿好衣服,鞋都来不及穿就走到隔壁邻居家门口,他敲了敲门,“有人吗,发生什么事了”张龙大声的问道,却是无人应答,“咚咚咚”张龙再次敲了敲门,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动静,张龙将耳朵贴靠在门上,“吼,吼”有一丝轻微的,类似猛兽的张嘴发出的嘶吼声传入了张龙的耳朵,紧接着又是一阵咀嚼声。张龙眉头一皱,心里思索,这小两口当初搬来的时候也没见过养过什么猫狗的啊,起先的哭喊声也确实是邻居家传出的,越想越不对,张龙打算破门而入,“咚咚咚”他又一次敲了敲门,“再没人应答我就撞门了啊”。“嗒”“嗒”撞了两下,门没撞开,张龙深呼吸,鼓足全力“啪”第三下撞击终于撞开了门,张龙因为脚上有伤疾,在惯性的作用下,也是一个踉跄,要不是在特种队待过,还真的要摔一个大跟头。一进门,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还带有股大肠里的那种恶臭味扑鼻而来,换做常人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早已掩鼻作呕,张龙并没有,以前在特种队执行任务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会和鲜血残肢打交道,这种场面已是司空见惯,张龙第一个本能反应便是半蹲下,全身肌肉紧绷,目视着正前方,用余光探测左右两侧的动静,可是四周并没发现什么血迹,张龙的右手边是一个开放式厨房,厨房的餐桌上,放着一束玫瑰,玫瑰的旁边静放着一张这对年轻人的婚纱照,似乎正向着外人展示着这小两口甜蜜浪漫的爱情。张龙蹲着身子慢慢的向厨房靠近,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寻找刀具,很快便找到一把尖尖的水果刀,正当张龙握住刀的时候,“吼”“吼”又传来一阵猛兽般从喉咙里发出的嘶吼声,张龙这下清楚的感知到这个声音是从卧室发出的,并且,这个声音正一点一点朝着外面走来,张龙立刻起身,靠着墙壁,一点点往卧室的方向挪,因为卧室到厨房,中间是有条长约三四米的通道的,此时此刻,那个嘶吼声已经到了通道之中,“吼”“吼”,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张龙靠着离通道只有一个折角之隔的厨房墙壁上,他屏住呼吸,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他的右手有些许颤抖,这时,他的余光看到了地上的瓷砖,上面映射出一个弓着身子的人形,张龙心里一紧,怎么是个人,人怎么可能会发出这种声音,他紧了紧握着水果刀的手,在纠结到底该不该一刀致命,当然脑子里想了这么多,其实时间上只是一瞬间,张龙深深的吸了口气,不管对方是人是兽他都要一刀让对方丧失反击能力,因为他知道空气中蔓延的血腥味,绝对是人的血,这样浓重的血腥味,那受伤的人,不是身死就是重残了。

张龙猛的探出头,没看清对方的脸,只看到一个满脸是血的人影,还有身上粘稠的血迹,没有犹豫伸手就是一刀捅出,正中对方腹部,紧接着双手撑墙,又是给了对方一记鞭腿,结结实实的踢在肋骨处,能清楚得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短短三秒钟,那丧尸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张龙干翻在地,也就趁丧尸倒地的那会,张龙才看出对方的脸,“我靠”这哪是一张人脸啊,几乎三分之二的脸部皮肤已经溃烂,从嘴巴处一直到两只耳朵的耳根处全部开裂,像是被撕裂一般,整道裂痕参差不齐,把嘴里的牙齿舌头,还有一些肉碎全部暴露在空气中,要说最让张龙心惊的是那双眼睛,溃烂的脸,把两颗已经没有黑色瞳孔的眼球凸显出来,惨白的双目紧紧盯着张龙,“吼”那丧尸竟然像没事一样,从地上爬了起来,野兽般的吼声从腐烂的脖子中发出,似乎对于刚刚张龙的行为很不满,伸出双手做出一个掐脖子的姿势,朝对面的张龙冲了过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