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神明

死亡从来的是一个过程,而我们看到的仅仅是人生被最后定格的结果。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在走向死亡的单行路上,也许路上有蜿蜒曲折,有爬山渡江,有疾风骤雨,有艳阳高照,甚至还有折返的路径,但是,无论谁也逃离不开最后的终点,无论我们是恐惧、悲伤、不舍、不甘心,最终终究面对另个一世界敞开的大门,会被命运的推手从身后或轻或重的倏然推入,然后大门就牢牢关注,从此两个世界从此永恒隔离,在踏入那扇的之前,谁都无法晓得门后的风景,而走进那扇门后,表无法向外界传达出任何信息通晓他人,于是上万年来,从人来开始认识世界开始,人类各个种族截然不同,丰富多彩的文化中,创造出了有关另一个世界的各种想象,编织了描绘了各种各样的场景来给在世的人们一个有关另一个世界的确定结果,来让人们知道,即使在死亡的最后几分钟,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你经历过多少命运与疾病的折磨,在你离去的时候,你会知道自己去向何方,会知道自己即将踏上又一段什么样的征程,那么在面对一个确定性的结果的时候,你也不不会恐惧和害怕,在最后走向死亡的一段荆棘丛生、艰难痛苦的路上便有了一盏明灯,能给你带来些许安慰,即使这些都是虚幻、虚无、臆想出来的场景,但人们不在乎,比起黑暗,比起不确定性,他们更愿意相信前者,而当一个人开始相信什么的时候,事情往往就好办了。

可是,当我们在面临亲人、朋友、甚至自己离开世界的那一瞬间,我们是否有想过,其实很多事情因缘早已定下,绝大多数的过程早已经一步一步的展开、经历,结束,而这无数个小的的结果最终堆砌出了我们今天要面对的结局。就像上学的时候我们在解答一道数学命题,现在是最后一步写下你运算结果,写下你认识结论的时刻,而批卷的老师看重的更多是你答题的过程。面对命运也是一样,有些人在生命的最后几年被慢性病折磨的痛苦不堪,这是先天基因与后天生活习惯综合作用的结果,向前倒推十年,也许你看到的是他不规律的生活作息,看到的是他放纵自己却毫不在意的得意嘴脸,而今天他所承受的就是他从十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一路走来的结果,不知道他在过去可曾想过今天的痛苦,他本来有亲手改变自己命运,改变自己处境的机会,但是他当年放弃了,在放弃的同时其实也就相当于他选择的这个结果,他选择了在向这个结果一步一步坚定的走来。

不去选择其实也是一种选择,选择不去改变,选择原地踏步,选择放任自流,这是一种更可怕的选择,可怕在你现在对将来的自己毫不姑息,毫不在意。

生活中的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所能够控制的,像一些突如其来的灾难,意想不到的暴击,我们的无法预测,但是像是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精神状态,自己的 情绪,自己面对事情的或积极或消极的态度这些都是我们可以自己控制的,而且所做的仅仅是在面对一些事情、诱惑的时候想想更远的未来你会承受什么样的结果,也许你就会有不一样的选择;当然也许你当时会面临许多不得已,面临社会整体环境的裹挟,那么你也可以选择在经历过这些之后,多付出一些去弥补(如果来得及的话),或是在下次提前做出一些选择来让自己避免今天的两难处境。

也许普通人相当于智慧者最大的悲哀就是我们的短视,我们不知道今天种下的因会在未来结出什么样的果,所以我们没有办法站在未来视角看待我们今天的每一个行为,也许这个未来的视角就是所谓的神明的视角,就是所谓的通达,也许我们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的神明,只是绝大多数人因为现实的困难放弃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