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

  晋西的冬天一向只有寥寥几场雪,我猜应是浑厚的吕梁山脉拦住了来自晋北的雪片。

  前夜就有说昨日要降初雪,便早起了一会,到亲贤北街,去喝了碗鼓楼的羊汤,暖暖身子来迎接这场瑞雪。

  记得去年年节时间比较仓促,回来的晚,走的也急,回来后干燥到上火的天气和凌冽的风都还挺熟悉的,可不近人意的是心念的雪花在走前终究是没有飘下来。

  回程时买的是晚上的票,两夜一天总是要比两天一夜好过一些。

  上车后离乡的心思就像是安眠药一样催着我赶紧睡去,而我又是那种很喜欢在车上睡觉的人,火车上更是甚之,火车轮压过铁轨发出噔噔的声音,对我来说就是像是恋乡曲一样让人发困,两者加之,便迅速清空了我的思绪,好让我沉沉睡去。

  第二日醒来就快中午了,翻了翻枕头,找出了角落里的手机,忘了当时是谁发的图片了,下雪了,就在我走后第二天,整个晋西飘起了年后的第一场雪,年三十刚贴的对联和窗花尚红艳艳的,就衬的这场雪更美了。

  我把脑海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比这场雪更显白,更显美的词,倒更像是这场雪本身就是一个褒义词,可以用来比喻一切美好的事物,我甚至希望自己可以变得再感性一点,好在这美好的事物里多沉浸一会。

  昨日的初雪在上午九点多就开始落了,一个一个的小白点,晃到了地上,树叶上,车顶上,肩膀上,还没来得及细看一眼,这一年多未见的热情就给它们融化了。

  一天的雪都用来应付了这股子热情,到了傍晚的时候才算是积了层雪下来,圆了这一天的期盼。

  晚上走在马路上,呼出的雾气顺着口罩的缝就溜着鼻子冲上了眉毛,被低温晶化的雾气刚给眉毛上了色,就给后溜上来的热气冲没了。

  雪天最喜欢的事就是拿脚在雪上踩,会有种嘎吱嘎吱的声音,玩了一会,瞟了眼四下没人,我就开始放肆的大笑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