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下工作随笔【四】——班级小故事

五下工作随笔【四】——班级小故事_第1张图片
《毛虫周报》第三期

五下工作随笔【四】——班级小故事_第2张图片
动物专版

“老师,我和彤决裂了,估计这次没有和好的可能性了。”梓吃饭的时候和我说,带着有点“幽怨”的眼神。

上学期,她和我说过同样的话,也是在餐厅,可还没吃完饭,她就跑过来告诉我她们和好了,我想着,这么好一对朋友,还能因为一点小事再次“崩”了?

“朋友之间有点小摩擦很正常嘛!”我边咬着馒头,边和她聊着。

“不是的,这次很严重,我们都三天不说话了。”她快哭了,“关键是,有很多同学因为我俩的决裂,不和我说话了。”

“你还有没有和彤继续做朋友的打算?”

“有啊,我觉得我很需要她。”很喜欢孩子们不加拐弯的情感需求。

“那如果她是因为你的某些缺点,而跟你决裂,当然这也不一定全是你的问题,你愿不愿意为此而改变自己?”我问她。

“愿意!”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我得找个同学帮你们调解下。”

“老师,我来吧!”泉同学眼睛滴溜溜地看向我,脸似乎有点红。他是个害羞的男生,上学期还一度不愿意来学校,总想让妈妈来接,一来了学校,就各种心情不美丽,然后感觉周身上下都难受,以至于每周医务室发来的缴费清单都有他的名字。

“真的吗?那老师把她们交给你了!”我太意外了,泉同学又有点羞涩地笑了。

午读课一上完,梓同学兴冲冲跑过来,“老师,我们和好了,泉帮我们调解的。”

我离着老远看到了同样离着老远看我的泉,我竖起拇指,我笑他也笑。

真好,我仿佛看到他们背后的小翅膀在慢慢扇动……

刚开学的第一周,是个周五,吃午饭的时候(好像总与吃饭有关),可可被两个女生搀着,哭得花容失色、梨花带雨,带着哭腔、软踏踏地对我说:“老师,我想回家。”

看着眼前这位“林妹妹”,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立刻问她:“怎么了这是?”

“没怎么,就是想回家。”可可一边哭,一边摇着头。十岁的孩子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她这样绝望,我紧张起来。

“你和老师说么,说了才能帮你解决么!”

“不能说,没人能理解的。”她歇斯底里地哭着,校园里来来往往的同学都忍不住驻足观看。

我给可可拉到没人的地方,经过旁边同学的解释,才知道是因为和好朋友闹矛盾,友谊面临了危机。

原因就是可可最近和别的同学走得很近,有些疏远她的好朋友璐璐,璐璐“醋”意大发,故意不理可可,好几天都是无缘无故地和可可吵架,可可觉得心里很难受,有种被拒之门外的感觉,然后就发生了前面那幕。

我让她们冷静了一段时间,目的在于让她们感受下失去对方后的感受。习惯是个让人上瘾的东西,突然地改变,会让友谊的内涵更深刻。

一天中午,我把可可和璐璐留在教室,我们三个坐在一起。

我先问璐璐:“最近看你心不在焉的,痛苦吗?”璐璐知道我说的是什么,马上就哭了出来。我说:“友谊是自由的,互不束缚的,还是经得起考验的,一起经历的越多,友谊也就越坚不可摧。”可可欲言又止,脸上却写着执拗。我扭过头对可可说:“璐璐在乎你们的这段友谊,但是表现得过激了,我知道你们相处了好多年,一直都亲如姐妹,像这样说放弃就放弃,是不是有些可惜呀?”璐璐一直低着头啜泣,我又说了一会儿,把时间留给了她俩。等到下午的时候,我看到她俩追着玩,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我不过问了,这是多么宝贵的惺惺相惜啊。

友情,这是一个久远又深邃的话题,像孩子们这样无所求、纯粹的感情,是多么弥足珍贵。孩子们从婴儿时期就有了寻找伙伴的需求,在同样生长阶段的伙伴里,更能找到共同的兴趣点,但他们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友谊。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智的不断完善,情感阅历的不断丰富,对友情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而这一次次因为小事和误会导致的友谊裂痕,其实也是孩子们在一点一点地加深对友谊的理解。这一次次的理解,有利于他们完整的人格塑造,因为友情本来就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作为一个旁观者,还是一个经历了和他们同样困惑的旁观者,深深地明白,孩子们把友情之路走得狭隘了。友情不同于爱情,爱情是自私的,是两个人的事情,友谊却是开放的,但每个人心中都给自己最好的朋友留一个位置,无人可敌。

为他们庆幸,大脑里掌管情感的那条沟壑又深了一些。更应该庆幸的是,他们真的长大了。

以前没来学校的时候,看有些文章说,班主任每天就是和一帮熊孩子斗智斗勇,熊孩子和班主任之间仿佛总有一道不可言传的鸿沟。自己当了班主任后,亲临教育第一线,才发现,孩子们也有和大人一样的情感需求,甚至比大人更敏感。你去理解他们,他们就会抛开心扉,为你展现一个微型的情感世界。你也许觉得新奇,但又似曾相识,因为那都是几年前,甚至是十几年前自己走过的路。人总是愿意拿出自己的经验说教,我又何尝不是,这样不光解决了孩子们的情感困惑,还有我自己对生命的一次次深入理解。

越是理解,越是忻然。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