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2

      这样的夜里,你在干什么呢?这个你不是某人,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谁,也许你可以是任何一个人,或许你又是不可替代永远也不会遇见的甲乙丙丁吧。

       我说,这样的夜里我很不安定,尤其在这样一个单周周五的夜晚,静悄悄,一个人,看不成电影,上不了网,不想学习,没有零食,那就码码字吧,好久不提笔,不管文笔如何,还是喜欢指尖触碰与跳跃的弧度。其实,我一直不知道一个人的生活该怎么过?20年,可是都不是一个人吗?就在这样期待与盼望与追寻中,天啊,竟然20年了,不,不对,应该是从11岁开始的吧,觉得竟然没有一个人理解我,是我把自己想得太高深了吧哈哈哈。进不去别人的世界也觉得没有人是可以真的缓解你的孤独的。的确,说孤独不是一个可笑的事情,甚至连爱情观有时都可以解释为两个孤独的人的彼此取暖,仔细想想还真十分的有道理啊。一个人的日子,两个人的日子,区别就在于彼此有了长久倾述与想念的对象,简而言之,就是寄托。我从来不认为我的精神在学习校园什么的身上,说着也不怕别人笑我肤浅没追求,我的寄托就在于某个人,就像一条线,把自己的日子贯穿起来,区别的只是时间与热情,可以入魔般热情,也可寒冰般的冷酷,我一直喜欢剖析自己,认为自己并不高尚。

      回首那些两个人的日子,其实那些或支离破碎,或被自己一遍遍印刻加深,都变成了简单的“回忆”二字,存在心里,不愿提及,也不愿想起,终于你用你身心俱累换来了“亲爱的姑娘,你终于变成了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仰天长笑,“分分钟打哭你信不信”,当然,小女子不动手。好友喜欢男生A几年了,A在我眼里是一个超级认真努力的人,当然这也是他最深深吸引好友的原因,从一直的QQ聊天到好友去A所在的城市,其实好友就是想去看看A,奈何好友只是发给我一张在A的校门口拍的照片,真不知道A是情商低,还是刻意在躲避好友,所以好友此行并未见到A,当然这些都是我听她讲的,后来她终于删掉了他的QQ不过又加回来了,反反复复很多次,终于这次没有复发了。我说,亲爱的,你也是很优秀的,喜欢就表白啊,你傻啊,就算被拒绝后来想来也是没遗憾了,反正你都撩他那么久了,是死是活,总得有个结局不是。丢脸就丢脸呗,不对,这也不是丢脸的事啊,反正被拒绝尴尬的也不是自己是吧,大不了眼泪N一抹,捂着被子彻底伤心一次好了,就当洗涤一次心灵咯,不对,是洗枕头,洗被子。不知喜欢为何物,更别说爱了,那又怎么样,我就是喜欢你啊,你打我啊,哎呀,好姑娘,该忘了就忘了吧,让我痛心的是我的两好友都陷入此种困境里无法自拔,之所以忘不了,是因为你的生命里并没有出现另外一个人,所以你的注意力总是在他的身上,即便出现了,你也开始了他与他的对比,即使是再像他,依然不是他,所以只能不忘,最后也变成了一个人的痛苦与想念。当然,我也不是绝情的人,我只想听她们慢慢的讲,好友B的故事每次都是一样的,但是我还是假装听着,因为真的,我已经可以背下来了。

      嘿,你说,最后的A,B,甲乙丙丁,还有我自己会怎么样呢?没有谁知道不是吗?

       多元世界,平行生活。冰叔的人生境界。看着他年轻时那张帅气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种震撼,当然,现在他更多的是酷。冰叔仿佛在一夜之间成为了一众青年的偶像。的确,他的文字,他的行为,还有他的兄弟,他的好友,每个人都是传奇,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故事。我知道世界很大,很大很大,可是有谁真的知道世界到底有多大吗?我觉得没有人知道,不是数字,不是国家,不是民族,当然也不简单的地名。有故事的人走进了书里,没故事的人在门口端着一碗老酒。冰叔的生活是潇洒与随性的,虽然是正能量与价值取向正常的,可是有些文字并不能真正的走进心里,或许读者只是感叹:哇,原来人生还可以这样啊,然后再看看自己,低下了头。当然,冰叔的很多观点我还是很赞同的。请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过着你想要的生活,我喜欢旅游,但不喜欢穷游。“江湖三部曲”的主题讲解的都是出世与入世之间的平衡问题,所以,流浪文学,撒哈拉也不是那么好混的,这无疑是对当代青年人,尤其是90后的一种警醒吧,这种导向三观正确,满分。提及撒哈拉,就有了三毛与荷西,荒漠与骆驼,必然有四毛,其实他开始叫二毛,就是因为爱三毛才给自己取的这个名字,叫着叫着,大家也就传开了,老师说,这个用方言不太雅观,故而改叫了四毛,可是现在还是叫二毛。那天,他发动态,说,纠结了许久,终于决定去南非工作几年,一是赚钱多,二是离撒哈拉近。意料之外意料之中。怎么说呢,他就是我身边的那个最有故事的人吧,所以这条动态出来以后,同学都知道那就是他要的远方,那些不漂泊不冒。的日子终究不是他,所以我们都只会说注意安全,等你回来。四毛,我后悔了,21班教室外的那个拥抱我不应该拒绝,尽管我知道那只是你我之间作为同学,同桌还有对我复习的鼓励,但是我那时还想着我第一个拥抱是要给我男朋友的,少女心不可破啊,呵呵呵呵哒,就当是一场离别与远方的祝福吧。

      真真假假,我一直在想小说是虚构的还是真的,就像韩寒的1988,难道是真的?也没听见除了韩小野之外的谁啊;假的?可是好真实喔,看你一眼,你自己体会。因为一个人,喜欢一座城,因为一条蓝裙子,所以成了几年的追寻,就算是自己在大冬天依然在找那个穿蓝裙子的女孩,也没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傻逼。娜娜的话幽默,通俗,他止不住的笑,可是他心底跟我一样是无奈吧,不忍心打破这个“小姐”的美好构想,她说:“我的梦想就算要当一个母亲,当然不能让她的孩子知道她的工作,如果是男孩,最好送他去留学,比如去朝鲜”,然而事实就是现实一次次践踏着她的计划,低等的教育,人性,无疑成为了她巨大的阻碍。可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悲天悯人,只是把自己的故事变成了幽默的段子,一段一段的没有太多波澜的讲解,这才是最让人五味杂陈的地方,可恨却又让人可怜,就像拽着了一根绳子,想放掉,却不能。后来是时刻想摆脱的人短短的几天居然走进了自己的生活,哇,原来,你有了牵挂,这不是我,这就是我。

      其实到现在我是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的,只言片语,实属不能阐述文化之精深哇。

      二十点五十九分停笔,回去了。明天考科三哇,目测是要挂的节奏哇,老司机好运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