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梦中,我怕谁!

我在梦中,我怕谁!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听说1月4号到1月23号,天门开,我们会与高纬度的自己相聚。4号夜里在宾馆41楼睡不着觉,泡了个澡,然后莫名其妙在手机上报了一个跨年调频课,一个馒头学院365成长课,写了一篇长日记,然后电量耗尽换一夜好眠。

在昆山听课的三天有很多时间是站着的,这三天睡很晚,平均在两三点,也不影响上课,不需要咖啡。完全没有打瞌睡和走神,每天笔记反复做三遍。然而其实这些都完全不符合我的常态。只能说那个会场里的是高纬度的我,就是这样,否则没有办法解释。

老师说有一种力量能使伤口愈合花开结果宇宙运行,这些不可能源自你我之力。那就是超自然的存有。

是啊,这个自然的存有居然让终日迷糊的自己站着上三天课。没有兴奋也没有紧张,只有平静。彷佛是上天借助老师来垂相。

说点其他的。

我就由此和我姐分享并问他们这几天有无非常态事件?

然后她分享了她这几天看的一本奇书【左边是天才右边是疯子】。

其中有一篇讲作者采访一个据说有臆想症的姑娘,她看所有人都是动物,作者是蜘蛛,她老师是猩猩,她妈妈是猫,爸爸是蝠鲼,她能很清楚的描绘每一个人的动物形象与特性。作者也无法判定究竟是臆想还是超能。

有趣的是在地铁里也常能在一些人脸上看到动物的感觉,比如狼、狗、鸡、猪、猴什么的,动物与人的形象融在一起毫无违和感。也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问题的,也有人说是第六感发达。

那本书里有一句话说到:有时候眼睛看到的还真不一定是真的。

我也有同感。我们不一定是因为真实的东西而害怕,往往是因为看到的东西而害怕,而看到不一定是真的,特别是在3D时代,乃至全息时代,真假不分,常常会因幻像而心生恐惧。

比如我坐在车上看到窗外掠过的风景认为那是实相,但如果是虚拟出来的呢?如果有一天天象大乱,不明飞行物从远及近即将灭顶,如何分清真假?做餐桌全息投影的团队在这之前做过一个实景视频,好像是地狱游历什么的主题,观看的人戴眼镜,进入虚幻影像,工作人员会根据场景吹风洒水触摸你的身体什么的,许多的人都吓得半死。

从理论上来讲,即便我们感觉真实被袭击产生了巨大伤痛,也不能判定那一定不是幻觉,因为幻觉也是可以被黑科技植入的。演员为什么容易移情?因为不入境没有真情实感。入境就是与某个人某个时空进入同一频率。高手可以随时连随时断,但稍有疏忽就会回不到来时路了。

何为真何为假?世人糊涂,庄子明白。【盗梦空间】说的就是这么回事。做梦人在梦里的所有体验都是十分真实的,所以谁都不敢讲,现在,我们不在梦中。

也许我们真的是没有实体的脑波在某个程序的虚拟现实里轮回永生。

这个刘慈欣们讲的很清楚。

是我们当真了。

哎呀,是谁让我写的这些乌糟糟的东西啊,我也不晓得,我的大脑可能已被重写了。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