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船鱼厂(二十七)

                      第二十七章

        还刚亮,一夜都没有睡好的查尔斯站在窗口,望向阁楼。阁楼内部已经开始有着细微的动静,没多久,就看见安多简单的收拾了一个背包边离开了家,查尔斯想要追下去跟她好好谈谈,可是,有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可能自己离开卡桑才是安多最需要的。

        再次来到研究室,安多正试图把自己的下载下来的资料打印出来。突然通讯器响了响了起来:“安多,我是曾传义,你在忙么?”

        “没事,曾老,请进。”安多起身打开了门。曾传义随着安多走向研究室的沙发,坐下后安多才留意到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的少年。“这是?”

          “这是我的侄孙,曾然,刚刚毕业,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比较出众的人才,细细算来,跟你也算是师出同门。”曾传义用眼神示意少年走近,然后看着安多露出慈祥的微笑。“‘能量压缩’不是一个小项目,仅靠你一个人太辛苦,总归需要几个帮手做点跑腿的活。我帮你留意了一下我身边的年轻人,也就然儿还是个比较机灵的,其他的我在帮你留意一下,你有什么特殊要求么?”

        “我这也需要不了太多的人,如果可以,把我之前在鱼厂的助理调过来吧,相处了两年,用起来也比较顺手。”安多想了想,停顿了一下。“我回头先咨询一下她的意见吧。”

          “我记得她是普通大学的生物工程专业吧,她可以胜任么?”曾传义面露难色,在这栋楼里,即使是所谓的保洁,也都是名牌大学毕业,他根本不放心把实验废料交给一个普通人来处理。而这个伽娜,他在档案中留意过,资历平庸也就罢了,最主要的是她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

          “专业知识我相信有曾然就够了,伽娜是个女孩子,心比较细,比起很多专业人士来讲,她专业之外的地方可以帮我省去很多麻烦。”伽娜总是了解自己工作之外的需求,而且在这群智商高情商低的天才中,爱八卦的伽娜一定可以很轻易的打入他们,为自己获取各种信息。

          曾传义沉思了一下,便答应了,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思考着伽娜的问题,这个女孩背景简单,资历也不行,对于研究上基本是一点帮助也没有,不过这样也好,安多以后在研究方面肯定更依赖曾然。不过以防万一,伽娜的底还是摸的更透一点比较好。到了自己的研究室,曾传义拨通了内线电话安排了人去调查了伽娜的背景。

        “安姐好!我是你的校友,毕业前经常听教授提起你,说我们这一届没有一个像你这么有天赋的。”曹然一笑,露出两个小虎牙,一看就是刚刚毕业的模样,带着一身稚气。

          “教授夸张了,叫我安多就好。”曾传义是真的想要帮自己还是想要在自己身边安插一个眼线?想也不用想,应该是后者占的成分更高一些。看来自己以后的一言一语都要格外的谨慎了。

          提前下班的安多把车子停在船厂门口,等待伽娜下班。她对把无辜的伽娜牵扯进这件事觉得很愧疚,一直在反思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正在安多思绪万千的时候,鱼厂的门被打开了,下了班的工人们纷纷涌出大门,向门口的班车走去,安多下了车,堵住了正在垂头丧气的伽娜。

        “安多!你去哪了?三天不见你,你都瘦了!”抬头看到堵住自己路的是安多,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紧紧的抱住了安多。这三天伽娜几乎过的度日如年,安多走后,第二车间的研究员被调至第三车间,这个人是有名的拼命三郎,再加上安多被调走一事,更是拼了命的想做出点功绩好高升,这可苦了伽娜了。

        “上车我们细说,今晚请你吃好吃的!”听到安多提到请客,早已饿透了的伽娜整个人的精神劲都上来了。

        坐在小酒馆,安多点了一桌伽娜爱吃的,看着满满一桌菜,伽娜高兴之余,不禁有种最后的晚餐那种感觉。

        “安多,究竟怎么?我看着这么多的菜突然有点慎得慌。”伽娜放下筷子,看着一直陷在自己思绪里的安多。

        “伽娜,你还记得你帮我修改的最后一篇论文么?”安多抬起头,严肃的看着伽娜,看到伽娜背后一凉。

        “怎······怎么了?”

        “今天我跟你说的无论你答应我与否,你都不许告诉别人,一定要烂在肚子里。”

        “好······好的。”

        “其实那篇文章是我五年前写的,当时我它递交给我的导师,想作为我的下一个研究项目,可是却被导师驳回了。我不甘心,追问了他好久他才告诉我,'隔空传物'这一个项目在整个科学界都是一个备受争议的问题,就如同克隆一样。当年科学院的元老曾院士也是因为坚持这个项目而被封杀,逐出科学院。”

        “科学院?曾院士?!”伽娜由担心变为惊讶,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这都不重要,关键是我刚刚发现曾院士并为放弃这个想法,而我们船厂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建立的。”

        “'空船'······'空传'!我说我们厂子的名字怎么这么不吉祥呢,哪个鱼厂会想要空船而归。你的意思是,你是被调去研究这个?”

        “是的,这次之所以让研究员每人写一篇论文就是为了选出人员去参与这个项目。”

        “那为什么是你?仅仅是因为论文写的好么?”虽然安多论文写的很好,可是听说曾经理根本就没看其他两个研究员的论文就觉定是安多了。

        “可能从一开始就盯上我了吧。五年前被导师拒绝了以后,我就寻求了新的课题——能量压缩。应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之前你还问过我物质分解和重组所需要的能量是如何提供的,我当时跟你说这个只是计算出来的数据,现如今所存在设备根本无法提供这么高的能量。我的课题就是这个问题给予的灵感,只可惜我的研究还未完成。”安多深感遗憾。“我由于各方的压力过大,两年前不辞而别,所以这个项目也被搁置了。我流浪到卡桑想在此度过余生的,可谁曾想却阴差阳错的被卷入这个阴谋。”

        “那我能帮你什么?”

        “我需要一个助理,一个我自己的人,而不是他们安排的。”安多坚定的看着伽娜。“不过这里不比鱼厂,要处处小心,步步为营。我知道这不是一件小事,所以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在要求我们准备论文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种可能性,如果有一点可能我都不想害你卷入这场浑水。如果你拒绝,我也可以理解,毕竟······”

      “为什么要拒绝,这可是升职啊,工资一定不少!”伽娜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虽然对于这件事她还没有了解彻底,但是安多会以身犯险,肯定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做了这么多年的小助理,基本做的都是些扫地,冲茶,打印的一类的跑腿活,做的她对自己都放弃了,这一刻,她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价值。

      “伽娜,谢谢你,虽然我不保证你100%的安全,但是如果你出事,一定是在我死之后。”安多很感动,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会有人可以帮自己。

        “这么客气干嘛,快点吃菜吧,都凉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