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一网友

这篇文章的缘起是我对一网友哥们看了我的一篇文章后的评论的回复。

以下是我对这一网友哥们的回复:

我觉得你的理解有误,我说的奴役并不是写作奴役人;恰恰相反,写作是解放人的手段之一。而且我的写作也是最不互联网化的,写的内容也是最传统的,只是像日记随感之类的文章而已;我只是通过互联网这个工具传播我的文章。写作也不是一件多么高雅的事,或者就像那些工人搬砖、农民种地一样,是一种日常职业手段而已,或者就像打牌打麻将一样,只是一种消遣的生活方式而已。

另外我也不是说“标题党”不好,就像你说的一样,由于信息爆炸,导致互联网上的信息很快就会被取代或者淹没;而人们想让自己创作或者编辑的文章获得更多关注,收获更多粉丝,得到更多人的阅读和支持,就起了那些夺人眼球的标题;这样做也无可厚非,人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个人觉得人们在拟定标题时要适当得体,尽量提炼出符合文章本意或者其核心思想。而不要误导或者迷惑大众。如果大家都能这么做,那么人们将会拥有一个良好的阅读环境、媒体传播环境,而不是像现在互联网上到处充斥着各种只图一时之快,吸引人眼球的标题。人们阅读这些质量低劣,或者信息有误的文章,不仅浪费时间,还会带来更多负面的影响,往往得不偿失。我想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吧。

其次你的意思可能是说,我故作清高,故作文艺,抵触商业化的写作。这又是你的误解,其实我是很愿意能写出传播性强的商业性文章,只是目前可能做不到吧(原谅我只会写些日记随感体文字)。如果你文章阅读的人越多,对于读者越有利,传播得越广,那么说明其商业价值就越高。试问谁会抵制高价值的东西。

最后你提到“早日走出哲学的迷宫”,这我就更不好理解了。你的意思(我的猜测)可能是说,我阅读哲学就好比进入了迷宫,失去了方向,寻找不到出路了。貌似你的潜在前提是哲学毁了我,使我误入歧途。但恰恰相反的是,我认为哲学才是让人清醒过来的一门学科,它追问各种人们不假思想的现象和前提。比如存在的意义?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要去何方?这些终极之问。在此,我也不想多说什么,没有必要,因为你当初也是学过哲学的,只是现在转向了。任何学问的道理都是相通的,比如经济、商业、历史等。没有必要非要在多种学问之间比个高下出来。

就这样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