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人,她只是想要一个气球

-1-

助力车上坐着的老大娘,有八十多岁了,虽然很多人说她有点儿糊涂了,但我却不这样以为。

几乎每次从她身旁过,她都会喊住我说:“妞啊,可别穿高跟鞋了,脚天天竖到哪儿,到老了腿疼,就不会走路了呀。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也好,我一叫就过来了,很多人都显我老糊涂,叫都叫不到跟前儿。”

她说的情真意切,我感动的稀里哗啦。

世界这么大,愿意说实话为你好的人,哪一个都值得尊敬。

我扯着嗓子,极其认真的抬起脚给她看,“不高,嗯,您看,就一个小跟儿,不碍事,啊?!”

老人依然自顾自的说着,她那么背的耳朵,我想一定是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吧,当然也应该包括那些被她叫过的路人。

天冷的时候,老人几乎整天都在花园里坐着晒暖。

天热了,她就坐在楼洞口儿的凉荫里。

没人的时候,她会拿出小镜子,对着梳她满头的银发,不紧也不慢。

有人路过,她是很愿意打招呼的,这一点儿,我是深有体会的。

我想她是不午休的,十二点的中午头儿碰到过她,两点多出去也看到过她。

除了吃饭她就坐在她的助力车上。

想解手了,背个地儿她就解决了。这一点儿大人们都可以理解。孩子们却不无嫌弃的说:“这个老奶奶在公共场合随地小便,真不文明。”

初识文明的他们,我不知道了解了多少文明的道理,又做了多少文明的事儿。几年以前,他们还在妈妈的嘘嘘声中对着草地,欢快的撒着水水哪。而就在刚前,那个应该已经上小学了的小男孩还急刹车猛转身,迫不及待的就地儿解决了内急哪。

面对这样的老人,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大人们的影响,他们多是躲着走的。

老人有自己的坚持。下次遇到我,依然喊住,祥林嫂似的说上一通。

时间一长,我很惭愧,我居然也成了老人所谓的那些不愿意理她中的一员。远远的看到了,就赶快绕路,逃也似的溜开了。

因为她一见到我就跟我提高跟鞋的事儿,有时一天要叫住好几次,且背稿子似的陈述不变。

虽然知道,这可能只是一位老人有些小顽固的思想驾控,是一位老人想要做到的自以为是的本分。我也承认是为了我好,很多时候我会点点头,笑笑的走开,当是受用,当是称谢了。

老人的热忱不减,只是我的想法变质了,我理当惭愧。

她听不到理由很充足,事实很明显,我却被自己的话磨出了茧子。

再说了,我更应惭愧,无颜面对的是,为了撑个儿,衬衣服,吾真心做不到穿着平底儿鞋就出门儿呀。

不管怎样,这样的事还是敲打着我,仿佛无法自圆其说的让自己坦荡起来。强迫症的我一直耿耿于怀。

一日,无意间和她楼洞的一位朋友说起,她无奈的感叹:“咋办呀,真是拿那个老大娘没办法。我天天接孩儿送孩儿呢,一天要出去好多次,她见我一次问我一次,‘妞啊,你这是胖的呀?还是怀孕了呀?’不就是我显胖了点儿吗?真想学孙悟空变个小蜜蜂从她跟前儿飞过去。”

我窃窃的喜,心里的结似乎也一下子打开了。她只是这样的一位可爱的老人啊,有啥说啥,管你喜不喜欢。你可以管住你天天不理我,我也能管住见你一次理你一次。

老大娘啊老大娘……

2

前两天凉快,带孩子去小花园玩,又碰到了老大娘。

广场上,有人在做宣传,孩子们每人领到了一个气球,兴高采烈的玩了起来。

老大娘推着她的助力车,蹭啊蹭的蹭到跟前儿。坐的有些远,听不清她说的啥,但一定是也想像孩子们一样要一个漂亮的气球。

老人耳朵背,面对她,很多时候很多人也是愿意耳朵背的吧。

做活动的人收拾好东西,匆匆的走了,回头还说:“家里有点儿急事,等着走哪,要不就给你吹一个了,啊。”

老人嘟嘟囔囔,定是心愿达不成的失意。

然后,她又推着她的助力车,拐个方向,蹭啊蹭的蹭到一位坐在石凳上的叔叔跟前。这次离的近,我听清楚了,她是想要叔叔身边石凳上的红色气球。

叔叔直截了当的说:“你咋不去给人家送的人要呢?这是孩子的,我可不能给你。”

老人落寞的说:“她不给我呀,人都走了。”

然后,还不甘心的,悻悻的坐着,默默的关注着那个她中意的红色气球。

我对儿子说:“宝贝,这个老奶奶也想要一个气球,你能把你的送她玩玩吗?”

儿子是舍不得的,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小家伙拿着气球蹦蹦跳跳的走到老人身边,还没行动呢……

这个老大娘哟,她一扭头,看到儿子手里的气球,二话不说,像――猛虎扑食,那么速度的伸手便抢了过去。

儿子吓的愣住了,这和他想像中的助人为乐是多么的不同啊。

看着大娘助力车把上捆着的气球,和她飞扬的神采,我长吁了一口气。

但又深深的焦虑着:这个老人,她只是想要一个气球啊。

可这个愿望多难实现呀!

���G�S�O�6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