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割

文/007同学

一年一度的收割,如约而至。

炎夏,骄阳。成片的麦地里一台台收割机轰隆作业,收割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金黄,燥热的空气中弥漫着清幽的麦香。早在上年秋天就播下希望的农民将颗粒归仓的喜悦忍不住写在脸上,忙碌着,欣慰着。

是热火朝天的收获季。而我,成为这热闹酣畅之外的过客。想起那年,也是在奶奶粮食一点不敢浪费的教导下,烈日下在麦地里认真拣麦穗的小孩子。要仔细地把拣到的麦穗整理成整齐的一大束,等待奶奶的表扬。偶尔也会找来两个透明的小瓶,一个装上我从玉米叶上捉的毛毛虫,看它们在瓶子里恣意攀爬,一个要把菜地里飞的正欢不幸被我抓住的蝴蝶囚禁。而最幸福的事,是在收工的月下,凉风习习拂面,和爷爷奶奶围坐闲话,听他们讲过去的故事,然后好奇的问东问西。

彼时,爷爷奶奶的身体还很健朗,还会带着爸爸叔叔他们去山上的地里割麦子,哄我和妹妹拣麦穗。为了能吃到用我们自己拣的麦穗做的好吃的馍馍,我和妹妹也曾全然不顾被麦茬扎的生疼的双脚,努力地比赛谁拣的更多。

记不清从哪年开始,爷爷不再带爸爸他们去割麦子,奶奶不再哄我们姊妹拣麦穗。爷爷,只会在我被工作生活充斥的光年的缝隙里去探望他时,欣喜而神秘地告诉我,咱家的麦子今年长势很好。奶奶则会在忙着给我做好吃饭菜的间隙,跟我细碎低语,咱家攒的麦子,还够吃三年。这个时候,他们是孩子气的爷爷和奶奶。

我明白,他们对于每个收获虔诚的渴望,对于每一次收割默默的等待,在他们朴素的内心是何等神圣。

如今,在我还不曾发觉的某一年,他们已然收割了自己的韶华,成为满头银发的奶奶和步履蹒跚的爷爷。而我,也在时光的细慢流淌里,于不知不觉中,收割了自己的年少轻狂,成为被时光的齿轮磨碎了翅膀的女子,只在生活为我选择的路上惶恐而行。

-END-


我的其它热文:

心底的那缕阳光

他是杰克

清明

我是007同学,西北小城的非著名文字爱好者,童心未泯,色心又起的元气老少女。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