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在远方,你在身旁 3

第三章 狼威之下

过了不久,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她怎样啦。”
“没事了。”
“她刚才晕过去了,真的没事?”
“她只是没有吃什么东西,饿晕了。刚才让她喝了一杯葡萄糖,现在没什么事了。身为人家男朋友,你得劝劝她,叫她不要再这样不健康地减肥,对身体很没有好处的。”
“哦。”

唉,这个哦字太不经大脑了,岂不承认我是这恶狼的男朋友?刚醒悟过来想要解释,那医生已经走开了,追上去解释好像很没有必要。再说,人家医生大忙人,哪会在乎你这小白兔和大灰狼之间是否清清白白。无意中好像被那条狼占了一下便宜,有点不爽。

“喂,外边的那个,进来一下。”

糟,那条狼正在唤我!硬着头皮走进去,见她脸上好像没有什么表情。

“刚才的事情,谢过咯。”

我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道谢,她应该没有认出我,看来当纯情学生真的挺好的。

“呵呵,举手之劳,不用客气。”

“你今天帮了我,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以后我罩着你!”

她说得豪情盖天,我却被吓个半死。

“来,扶我走。”

“啊?扶你?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吧。医生说……”

“别啰嗦,是不是想再尝试一下《打败三十六计》。”

我倒吸一口寒气,原来这条狼认得俺啊。现在我真的乖巧得像一善良的小白兔,她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次硬着头皮干某事了。天公不作美,重生的小白兔又要掉进深渊。我叹了一口气,感慨世事无常。

我扶着这匹狼走在早晨的校道上。我的脑袋又出现一幅漫画,兔子很艰难地扶着一匹饿狼,那饿狼的目光无比贪婪,口水滴在小白兔的身上。我眉头一凉,伸手一摸,湿的?莫非真的是旁边的她流的口水?不过不可能,我比这匹狼还高半个头,流口水也不会流到我额头上的啊。见我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她的脸忽然红了起来,不自然地低下头去:“白痴!下雨啦,还不开伞?”

哦,原来是下雨了,怪不得。可惜不巧,我没有带伞,我这样告诉她,并且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她皱皱眉头:“连伞都不常带在身上,怪不得你们每次打水战都会输。”她拿出自己的伞交给我。

在这个水雾萦绕不息的清早,我和一匹狡猾的狼并肩而行。四周围很安静,只是伞上传来轻轻的滴水声。这时候,在这么近的距离中,我第一次好好打量身旁的这匹狼。她比我矮半个头,长头发,皮肤白皙,大眼睛,鼻梁高挺。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我的宿敌还真算得上一个美女。

只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可怕的“破坏力”呢,真是浪费了。如果我们之前没有结下梁子,现在的情景足以唯美得和经典爱情电影中的片断媲美。一想起过去的种种恩怨,想起无数次的检讨书,通告批评,皮肤炎,多次高烧,还有宿舍鞋柜里面十几只不同牌子型号的鞋子,我就难以将她划入清纯美女的行列。这个女人,危险啊。

不知怎的,在安静之中我感到气氛有点怪异……暧昧?

而且,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时候我撑着的是一把红得鲜艳的伞。传说中,在红伞下走过的人会结下一辈子的缘的。跟她?这匹狼!还一辈子啊?隐隐觉得,我们不会结“缘”,只可能结“怨”。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冷汗。

基本上现在去哪里并不由我作主,基本上,我是跟着这匹狼走的,她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一路上我偷偷地打量四周围的环境,以求找准机会开溜,可惜兔子的触觉敏锐性与凶狠的狼相比还是逊色了点,那匹狼死死盯着我,我想跑都不行。

终于我们停下来了,正确地说应该是她停下来了。她对我说:“到了,进去吧。”

我抬头一看,是一家小吃店,名曰:美味窝。店名用个“窝”字啊,怪不得把这狼吸引进去了。

一进去她就大叫:“老板,两碗云吞面。”

“呃,这个,我不喜欢吃云吞面。”

那匹狼白了我一眼:“没你份,这两碗面都是我的。”

我又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狼食欲还真大啊,怪不得这么强悍。不行,以后我得吃多点东西,把这匹狼给比下去。我叫了一碗牛腩面。一上面就吃,谁也没有等谁,我们就像萍水相逢的两个人,偶然搭一个桌子而已。

吃着吃着,她说话了:“喂,你叫什么名字?”

我头也不抬,也不等口中的东西咽下就回答:“宫城月。你呢?”

我想那时候的发音应该极度模糊吧,她听不清楚,如此反复说了三遍她才恍然大悟地说了一句哦。“我的名字叫做陆晴枫。你叫我小枫吧。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

这口吻,活像一个黑社会老大,是她看黑帮电影看多了,还是她本来就有背景的,反正我觉得这匹狼不简单。

交代了各自姓名之后,她就没有再怎么说话,低头啃着那两碗云吞面。可能是时间尚早吧,小店里面就只有我和她两个人,两个人都不说话气氛好像有点尴尬,为了缓和气氛我便随意地找个话题跟她扯。

“嗯,刚才,医生说你为了减肥把自己饿坏了,你干吗减肥啦?”

“哦,都是你害的。”

“什么?我害的?关我什么事情啊?”我感到极度冤枉。

“反正就是你害的。我说是就是。别多废话。”

有比这更蛮横的人吗?如果硬说我们认识的话,也不过是一个小时之前,可她居然把这责任推到我身上了。我郁闷了,不再说话,也不想再缓和什么气氛。

过了一会,倒是她忽然停了下来问我:“你觉得我需要减肥吗?”

这种问题,打死也不能说实话,我依然头也不抬:“嗯,没有必要啊。我觉得你身形挺标准的。”

“喂,从刚才到现在你都没有好好看过我一眼,你怎么知道我的身形非常标准啊。”

“嗯,不用看了,我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

我再一次为了自己的草率回答而后悔。小店里面忽然爆出一声惊雷:“望着我,老老实实说真话!”

她眼睛里面烧着怒火,一只陶瓷勺子被她狠狠摔在地上变得粉碎。这样一吓之下我嘴里的东西全部喷了出来,我惊魂未定却又固作冷静,仔仔细细地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三遍。

“嗯,我觉得你有一点胖。”

她的脸部肌肉作出了些微妙的变化,我知道我一定又说错话了,赶紧补充:“其实,我觉得像你这样的身形挺不错的啊,我觉得女孩子太瘦了不好看。如果要找女朋友的话,我一定会找像你这样子身形的女孩子。”

这匹狼终于淡淡地笑了一下,没有再说话。我也不敢再说什么,安安静静地吃东西。

她的胃口好像挺大的,两碗云吞面一下子就吃完了,然后对着小店老板大叫:“再来一碗云吞面,要多点云吞,多点面。”我差点被面条噎死。

大家都吃完了,她对我笑笑:“去付钱吧。”

“你那份呢,给我吧,我帮你一块付。”

她显得有点惊奇:“不是你请客么?”

“我什么时候说我请客了?”

“那就当是我们相识第一天,你请我吃饭好不好。再说,我晕倒也是你害的。当作补偿也不过分。”

既然话说到这份上,我不好再坚持什么。付钱的时候,那老板小声地对我说,“你女朋友脾气可真大啊,小伙子,平时你得小心点,不要惹她生气。”又说我是她的男朋友,要是真有这样子的女朋友,我上辈子肯定是做了得枪毙九次的坏事了。我也懒得解释,给了钱就准备走。

“喂,小伙子,钱不够啊?”

“三碗云团面,一碗牛腩面不是这个价钱么?你的菜单上明明是标着这个价钱啊。”

“对,不过呢,你女朋友刚才打破了我们店一只勺子,得多收你两块钱。”

无语。幸好还是在这种小店吃,如果在什么高级酒店砸烂个什么名贵餐具的话,岂不卖了我都赔不起?

“走咯!”她像一只轻快的鸟儿呼一下就飞了出去,以这种活力来看她应该没事了吧。走在街上我们就是两个极端,她那边艳阳高照生机勃勃,我这边阴云密布死气沉沉。一路上她叽叽喳喳地问了我很多事情,我就尽量用最简短,最不含感情色彩的言辞回答。我实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突然踩上地雷。

快回到学生宿舍区的时候,她忽地窜到我跟前,狡黠地望着我说:“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

“我没有买手机啊。”

“真的?上次联谊的时候,你不是在炫耀你的手机功能最多么?”她一步步地靠近,眼神充满怀疑。

“哦?是这样的。今年我买鞋子买穷了,迫不得已,我把手机卖掉了,换些钱买鞋子。”我为自己如此急才感到自豪,多么完美的谎言啊,这下子总可以过关了吧。

正当我得意洋洋,她流露失望神情的时候,响起了一段非常诡异的音乐。其实这音乐平时听起来挺好听的,否则我也不会把它设置为手机铃声,现在就是因为这美妙的音乐,我的完美谎言就要穿帮了。

“什么声音?”她警惕地问。

“嗯,是闹钟,闹钟的声音,我平时就是这个时间起床的,所以闹钟的铃响时间设为现在的时间。”

“我可没有听过闹钟的铃声这么好听,拿出来让我瞧瞧呗。”

“不要啦,我这闹钟很害羞的,不愿意见陌生人……”

“拿出来!”又是惊天动地的一声吼,我哭丧着脸,被迫把我那害羞的“闹钟”拿了出来,感觉就像自己被人按住了手脚,衣服被狠狠地扒掉了一样。

“哦,这样子的闹钟,我第一次见到啊,模样还挺像一个手机嘛?”

“啊……哈哈,虽然它的样子是一个手机,可是它实际上是一个闹钟。”

“算了吧,这样的谎话只有白痴才相信。”

终于,还是穿帮了,究竟是哪个家伙这么不会挑时机发短信过来啊,一会得好好教训他!

“呃,那个,枫,我把号码告诉你吧。”我说了一串号码,然后辛苦地忍着笑。说的那个号码是狼子的,就让这小子好好领略一下这种痛苦吧。反正狼子喜欢被人虐待,否则停战之后他也不会这么失落。

狼小姐没有理会我,她只是用我的手机拨通了她的手机,然后干笑了两下,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已经狠狠地敲了我的脑袋几下。这招数怎么跟狼子的这么像,狼子在天有灵上了她身为自己报仇?

“真是个白痴!怪不得你每次都打不赢,这样的伎俩也想蒙我啊?”

我感觉自己的衣服又被她扒了一次。现在我只想裸奔,逃离这匹狼的魔掌!

她没有再说什么,把手机还给了我,笑眯眯地说:“那个,小月,以后咱就是哥们了。有空就发短信给我吧,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着的。要是你敢换卡而不告诉我的话,你的下场就……拜拜。”

我又是惊出一身冷汗。她终于走了,我对着她的背影拳打脚踢狠狠发泄着,她猛一回头,我的动作立刻定格,柔和地演变为挥手道别,脸上堆起虚伪的笑容:“慢走啊,小枫。”

窝囊如此,我最终忍不住抽了自己一嘴巴。我打开手机,发现她已经把她号码存进来了,名字居然是:美女小枫。神啊,给我一个不吐的理由!然后,看看究竟是哪个混蛋发来的短信。是狼子!短信内容说我做出了严重对不住他的事,回去跟我算账。这家伙,我还没有跟你算账你倒跟我算起账来了,等我回来好好收拾你!

一进宿舍,狼子一个虎扑把我扑倒:“你这混蛋!!”

我气啊,我还没有骂你你倒骂起我来了!狼子往我脚上一指,我的气焰立刻焉了一大半。他的鞋子正在我脚上穿着。我的那双千古一绝的鞋子正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鞋柜里面。嗯,没错,这就是我解决鞋子问题的方法,三十六计之一偷梁换柱。

这样一来,我就没有底气了:“呃,狼子哥,有话慢慢说,我虽然做得不对,可是你今儿也让我狼狈不堪啊。”

于是,我们暂且休战,我把今天的经历说出来之后,他们都对我表示莫大的同情。狼子沉默不语,他叹了一口气,拍拍我的肩膀就走开了,拉开鞋柜,没有丝毫犹豫穿起了我那双鞋子。狼子果然是我的好兄弟啊,我的感情又泛滥了,鼻子一酸,一个虎扑紧紧抱住狼子。

进军食堂的路上,狼子不断后悔感情用事。我知道他难以忍受路人流露的歧视目光,这时候我也狠狠地瞟他几眼过过瘾,也把他的自尊狠狠地蹂躏几遍。

“咦?这不是小月么?看来我们真的很有缘啊!”一阵寒气从后面吹过来,我不敢回头,第一时间拉着狼子一路狂奔。来到食堂,找了一个最不起眼的位置,鬼鬼祟祟地坐了下来。

“月,干嘛啦你?”

我做了一个很夸张的嘘动作:“不要这么大声,有狼味!”

狼子这家伙眼睛一亮:“真的?”

这家伙到底是一个自虐狂啊。手机又响起来了。又是哪个混蛋打来的啊。我还没有来得及拿出手机,后面又传来了娇滴滴的声音:“咦,小月,怎么这么巧啊,我就说刚才没有认错人吧。”

“呵……呵,小枫你也来吃饭啦,你刚才不是吃了三碗云吞面了吗?怎么胃口这么好啊?”我结结巴巴地说。

“怎么?我胃口好,你有意见啊?”

“不,不。”不由分说,她就在我旁边坐下,其他的几条狼陆陆续续地坐在我们周围,狼子的眼神闪出了消失多时的警惕与杀气。

“呃,那个,之前大家有些误会,现在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让过去所有的不愉快成为历史,烟消云散。以后大家做好朋友吧。”我对那群狼如是说,骨子里怎么也觉得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兔子向狼群求饶。我推了推狼子,示意他收敛他那挑衅的眼神。

那一顿饭吃得很没有滋味,我觉得很拘谨胃部活动能力大大降低,我只是吃了很少一点而已。那美女小枫见状皱皱眉头:“小月,你吃这么少不行啊,得吃多点。我刚才打饭打多了,来,分一点给你,都吃掉哦。”

我真正体验到了,有东西吃也未必是好事情,比如现在,我痛苦得要命。我也不知道最后怎么把那些东西都吃完而不当场吐出来的。当天晚上我打了电话回家,一听到老妈的声音我就忍不住泪汪汪,“妈,你的儿子今天被人欺负得很惨啊……”

梦在远方,你在身旁 3_第1张图片
谁知道我的心里有多苦……

下一章

目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