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坟的秘密(一)

大清朝未年:在承德附近有户人家,姓童,以农为业,老二口一个儿子名换,童欣玲,老丈农闲时做货郎。做点小卖买添补家用。童欣玲,农忙时帮爹爹干农活。农闲时跟爹爹做卖买。日子还算过的下去。从小就跟李家村李家,名换,爱姐的姑娘定下婚约。

清朝末年列强入侵,民不聊生。当时瘟疫横行。就在童欣玲17岁那年,父母得病双双去世。家中就男孩一人,在邻居亲朋帮助下,悲痛万分的埋葬了双亲。

事后男孩为了谋生,。就自己挑起货郎担子,走乡串街当起了货郎。也经常到邻村去卖货。李家姑娘早有耳闻,话说:有一天她听到货郎鼓的声,就走出大门看见一货郎,正在卖货,她走到跟前一边买东西,一边打量着年轻人,看小伙眉清目秀,一表人才。心里很酸楚!心想我这夫君咋这命苦。小小年纪父母就下世了,一个人孤苦伶仃。那个年代男女有别。姑娘买点东西,就赶快回来了。从此姑娘就有了心事。

姑娘也沒父母,从小跟着大娘长大。大娘对她很好,像亲姑娘一样。大娘看出姑娘有心事,就说:爱姐咋地了?有啥心事对大娘说:爱姐说:大娘我有点不舒服。没有什么心事。大娘又说:你是不是心里惦记着,你那没过门的女婿。这么一说,把爱姐害臊的满脸通红。低下了头。大娘笑了笑说,现在你婆家也沒啥人,就你女婿一人’。咱也沒法开口跟他家要聘礼。别着急,等下来秋打下粮食。在把咱家的那头小毛驴儿卖了。给你治买点嫁妆。风风光光的让你嫁过去。这样我才能对的起你爹妈。娘俩又说了一会话,天就黑了。吃完晚饭。爱姐就去自己房中,睡觉了。

这边咱再说男孩,一人在家屋里空荡荡的。每天很早起来做饭,吃完饭就去卖货。他知到岳父家的村子,鬼使神差的就多去。年轻人都是情窦初开,爱姐要是听见货郎鼓声,就去买点小东西。两人一来二去就把话说明了。爱姐说:你一人也实在不容易。这样吧。我父母给我畄下点首饰,明天你再来,我给你拿去,你把它当给当铺。换点钱来下聘礼吧。这样我大娘也沒啥说的。咱们把事办了吧。童欣玲点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男孩就往李家村奔去。女孩把东西拿来交给男孩。

话说这日童欣玲拿着,爱姐给的首饰到一家当铺,掌柜的拿过东西看了看。又看了看男孩说:这东西是那来的,男孩很不好意思说:我们自己家的。你家哪来的这样东西?是偷的吧。我家亲亲上两天刚刚丟了东西。你別走了。我们得报官。这个村子有个财主,头几天晚上进来了贼。丟了点东西。

就这样童欣玲摊上了官司。被那个财主告到热河省。大老爷升堂问案。把犯押上大堂,问你招供不,要是不招供,先打四十大板。两个衙役摁着,两个衙役打,得摁住了,不让犯人翻滚。打屁股和后腿。这次沒摁住给打死了。大老爷一看出了人命。就草草了案。

爱姐知到后,瞒着大娘。到了热河省击鼓喊冤。到了大堂上。大老爷问,小女子你有啥冤枉,爱姐说:我没冤枉。 大老爷说:没冤你喊啥冤。胡闹!爱姐说:我为我沒过门的丈夫喊冤。大老爷问他是谁。爱姐说就是前几天死在大堂上的,童欣玲。大老爷问,他偷了人家的东西。罪有应得。爱姐说:不对。东西不是偷的,是我给他的。爱姐就把事情的原由说了出来。还说出了首饰的件数,和饰样,一一对上。大老爷说:哪人死也不能复生。爱姐又说:大老爷死了一人没人偿命呗。大老爷说:沒人。爱姐又说:要是死两个人呢?大老爷说,也沒死两个呀。爱姐说:要是死两个呢?大老爷偿命。说时迟那时快,爱姐在怀里掏出一把剪刀,自杀了。大老爷也慌了手脚。忙叫衙役通知家人。

这正是:明镜高悬心不明,冤情似海糊涂清。美如鸳鸯好夫妻,奈何桥上诉衷情。

要知后如何请看下回。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