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如霜

我是一个杀手,可我杀人的时候,手会轻抖。

当初,清军入村,屠城,血流成河。我躲在水缸里,看着窗外雪和血融为一体。先是血融了雪,再接着是雪覆盖了血。一片片的红色,逐渐变成了白色。

再后来,我遇见了师傅。师傅说,我不适合当杀手。我的眼睛很冷,但是心很软,这种软,会害我一辈子。

和师傅一起10年,我跟着师傅混在江湖。师傅说,在江湖混,一定要心存善念。我问师傅,不是当杀手一定要心狠吗?师傅和我说,最高级的杀手,不会让人看到你眼中的杀意,杀人于无形才是真的杀手。

我点头,却不懂,我只知在我杀人的那一刻,我只想他死。

后来,我接了一个任务,去杀一个女人。我的人生有三大信条:一,比我弱的人不杀,二,不给钱的买卖不做,三,女人不杀。

师傅和我说,那个女人很厉害,我临行前,师傅让我带了一本秘籍。武功心法,师傅说我现在已经很厉害了。于是他让我学会更快的成长,如何成为一个男人。

师傅带我去了一个楚馆,指着里面最漂亮的女人和我说,我要杀的就是她。那个女人很美,眉眼弯弯,死的时候眼角还泛着笑意。她是死在她的床上。在她背着我的那一刻,短刀直插心窝。我记得,她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她说,我希望你活的比我快乐,我很开心能死在你的手上。

我守在她身边,直到天色微白,她眼角的暮色如霜。

师傅说,每一个人在死的时候才會对活的人真诚。杀手杀的分两种人,一种是他想死的人,还有一种是他不想死的人。我杀的那个女人,就是她想死。我对师傅说,她是我第一个杀的女人,也是最后一个杀的女人。她叫如霜。

师傅笑了。我背着我的剑走的时候,师傅说,我应该去更远的地方。我太心软,适合蛮荒。

我很想对师傅说,其实,我不是不会杀人,只是在杀人的那一刻,我拒绝不了别人眼中的自己。

故事还没有完结,我去了蛮荒,开了一家叫暮色的客栈。只要在暮色中你来,带了足够的银子,便可以安家。

三教九流的人渐渐的都聚到了暮色,偶尔碰到几个眉眼弯弯的女子,也能不收银钱的收留几日。

我喜欢听老张头说的书,他书中的杀手面如玄铁,手起刀落,干净漂亮;他书中的女子眉眼弯弯,举手投足都是说不完的风情。有时候就着半壶酒水,半碟花生米便是一个下午。

后来的时候,暮色依旧是一群将死之人最后的庇护所。在这里,每人都会老去,死去。我时常坐在屋檐上的时候看到那个眉眼弯弯的女子,她对我说,她很想我。

我再也没碰到一个女子,她会含着笑意在我面前死去。我再也没杀过女人,我再也没拿过短刀,随身的剑,却时常泛着血色。

师傅说错了,我是一个很好的杀手。我不再想杀任何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