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的速度与激情

华尔街的速度与激情_第1张图片
丹尼尔·刘易斯 著

假设你是一名股票交易员,看到屏幕上显示有1万股、定价50美元的Facebook股票的卖单,正准备买入,而就在你按下鼠标的那一秒,这些卖单就全都消失了,股票价格也瞬间升到50.01美元。你会怎么样?破口大骂,或是自认倒霉?而如果这种情况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每一次,市场就像一个读心高手,回回都能准确读出你的买卖意图而相应地涨跌——你又会作何感想?你会不会开始怀疑:是你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这正是《高频交易员》的主角布拉德·胜山的亲身经历。他是加拿大皇家银行的交易员,在华尔街的七八年里,他一直是盯着电脑屏幕来判断股市波动的,而现在,屏幕上所有的信息似乎都变得不可靠,甚至说诡异了。

不止胜山一人,绝大多数交易员都遇到了这个问题,但没人知道为什么,不论是电脑技术人员还是金融专家。而只有胜山一直在坚持寻找答案,并最终揭开了华尔街的一个惊人秘密:股市在被人为操纵!

而这个幕后黑手就是高频交易员。

什么是高频交易?简单说,比如你想买入1000股Facebook股票,此时市场挂单价为50美元/股。通常情况下,这些股票不会集中在一家交易所(美国有十几家公开交易所)。而由于指令信号传输的快慢,你的购买指令会首先到达离你最近的A交易所(比如A仅有200股待售),那么剩余的就会转到其他交易所。简单起见,B交易所正好有800股待售。这时候高频交易员就要出场了。一旦你的订单到达A,驻扎在A的高频交易员们嗅到了这个信息,就会即刻以50美元的价格买下B交易所的800股,然后等你的订单指令到达B时,以50.01的价格卖给你。

你可能奇怪,他凭什么就能先于我的订单信号到达B?奥妙就在这里——他们有自己的专!用!光!纤!为了打时间差,有家Spread Networks公司不惜花3亿美元,打造了一条从芝加哥到新泽西、长达1330公里的光纤通道,使两地的信号传输从一般的16毫秒缩短到史无前例的13毫秒!——还不到你眨一下眼所需时间的1/10。为了尽量走直线,减少弯路,这条线路凿穿岩石,挖开河床,只为了节省每十亿分之一秒。当数字信号还在普通光缆中绕着城市河流山脉蜿蜒前行,这条秘密光缆中的信号早已在3毫秒之前到达了目的地。就是因为这微不足道的3毫秒,而又极其金贵的3毫秒,这条线路一经建成,200多家高频交易机构便蜂拥而上,哪怕每月要支付高达30万美元的使用费用也在所不惜。

如果你跟我一样是个股市小白,那么想想我们更熟悉的另一种速度游戏——春运抢票大战,想想你抱着电脑狠命刷12306的场景。上一秒还一片灰色的“尚未放票”,下一秒F5出来的就已变成了“无票”。那一刻,我们除了感慨中国流动人口力量之巨大,还会对一帮人恨之入骨:黄牛刷票党。看过新浪的一篇暗访,这帮“专业人员”配置专业的硬软件,普通用户5秒钟才可刷新一次,而他们的软件可以100毫秒刷新一次。他们从刷出票到提交订单,仅耗时265毫秒,那真叫一眨眼的工夫。“你还在傻乎乎的等页面刷新出来,我这边票都订完了,你还怎么买?”

华尔街精英跟黄牛党比起来实在要高大上得多,但二者实质是相同的,都是靠速度获利。只不过,黄牛是赚取佣金,而高频交易员是通过利差进行套利——但你对此全然不知。从点击购买到订单执行,你根本不会觉察到这期间发生了什么。然而,就在这毫秒之间,却有N多人在对你的财富虎视眈眈,上演着真正的速度与激情!

不过,这里Fast & Furious(速度与激情)的furious似乎翻译成“愤怒”更准确,因为在胜山团队的努力下,高频交易内幕被公之于众,让华尔街投资者火冒三丈。有家即将IPO的高频交易公司甚至因为《高频交易员》这本书的出版,而被叫停接受审查。故事远没有结束,胜山团队开始与高频交易展开了一系列的明争暗斗。

这不是小说,而是华尔街的真实情况,但其跌宕起伏惊心动魄却堪比悬疑小说——也许只有最会讲故事的迈克尔·刘易斯有这个本事,他总能把复杂神秘的金融术语讲得通俗易懂,且扣人心弦。如果你曾经被他的《说谎者的扑克牌》大开眼界,那么一定更不能错过这本书。

当然,关于高频交易的利弊,是个颇具争议的问题。有人说高频交易提高了流动性,降低了交易成本,有人说它是一种操控,造成市场的不公平和更大的波动,还有人说这代表新技术时代的发展趋势,而这些所谓的抗议和抵触都是传统模式面对新技术冲击发出的绝望的呼喊。不论谁对谁错,我们都需要全方面了解,然后才能做出自己的判断。而《高频交易员》正是引领我们了解高频交易的一个入口,是让我们看到世界另一面的一个工具。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