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堪破,何必西游

看《悟空传》,镜头不住在五百年前后切换、穿插,这不是穿越,只是给今生的果,述一段前世的因。

世间事,都是有因果的,只是有的只隔了一层纸的厚度,有的却距着百万光年。

老马识途,燕子知归,人的记忆却是最不靠谱的玩意儿。明明是如海深的誓比山高的盟,一个转背就被另一抹容颜刷新清零,涂上新的色彩,把心上的约定覆盖得宛如新生。

是呢,新生是忘却最好的借口,一如死亡。那碗孟婆汤成了多少生灵失忆的堂而皇之的理由,假如有一天,终于孟婆汤尽,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好意思说忘却?

一死,一生,真的是记忆最好的遮羞布吗?如果是真的,宝哥哥初见林妹妹,怎会觉得:“这位妹妹好生熟悉?”如果是真的,三生石旁的牧童,怎会唱响那阙前世之歌?

终究,这些所谓的记忆都是因果相照。但又有几多世人,堪得破因果这局残棋?

若都能堪破因果,人生便少了如许计较。我知道春花会凋落,是她冬日里给风许下的代价,愿得一季好,甘作十月泥;我知道离人泪婆娑,是他上辈子向她欠下的夙债,若是无相欠,便得无相见;我知道慈母守望的,是她年少任性时给亲人留下的背影,行到天涯处,望断游子归;我知道王者拥有的,是他夜半高楼前与月对饮的寂寞,独孤不胜酒,四顾无斯人。

若都能堪破因果,人生便多了如许通达。我知道遭遇的每一出嫉恨,都是叶底的淤泥,肥沃了莲之高洁;我知道擦肩的每一个过客,都是前世的故人,度化了今世之旅者;我知道席上的每一颗米粒,都是有温度的珠玉,累积着点滴之福;我知道偶遇的每一次幸运,都是潘多拉的盒子,伺伏着祸殃之种。

若能都堪破因果,当能无骄,无馁,无荣,无辱,进退随缘,福德在心。

到头这一因,终结那一果。唯有堪破因果的人,悟透了空,才能长留下记忆。

哪怕前世,哪怕来生。

若都能堪破因果,这世上便没了西游。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