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留了那么久还是那么短

梳头发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好短,说好要留到长发及腰不怕拉屎要撩,可还是那么短。

“兄弟,刚刚过去那姑凉怎么样?”荷叶鸡一手插裤兜,一手随意搭在我肩上,眼睛随着姑凉远去而成斜视,我也习惯他看见姑凉就这幅样子。

“哦,她刚刚仰望天空45度的样子还可以。”我撩了撩齐耳的短发,随意看了看他刚刚说的那个姑凉,她长发飘飘的样子让人觉得美好。

“是吧,我也觉得不错,我都观察好几天了。”他收回搭在我肩上的手,拿出裤兜里的手搓了搓,然后把衣服紧了紧,却没有拉上拉链。然后顺手把我衣服的拉链拉上,揉了揉我的头,双手插裤兜哼着歌走了。

“又一个姑凉要被你伤害了。”理了理我的头发追上他。他的爱情格言,要想爱先伤害。

荷叶鸡是很多姑凉喜欢的类型,个子高,会打篮球,帅气,留着当下最流行的发型。所以,那姑凉在荷叶鸡猛烈的追求下在一起了。当然也少不了我的帮助。

他们在一起了,原来的兄弟二人行变成三人行,我开始莫名的伤感,想哭。然后把qq签名改成了“闭眼,躺下,让眼泪流进心里。”

“阿衰(此处念shui一声),又忧伤了,那么多的空气都稀释不了你的忧伤,你说如果你没有遇到我你会不会不那么衰?”看了我的签名以为又遇到衰事了。

“别把自己说那么好,真以为遇到你我花光所有好运气了。”一边捶他一边说。“你陪我了,小辫子会不高兴的。”还荡了荡悬着的腿(本人坐着喜欢把屁股往后挪让腿离开地面)

“为兄弟两肋插刀在所不惜。”一边说一边把手搭我肩膀上。

“哎呦,戴着眼镜沙子都能进眼睛里。”我取下眼镜准备搓眼睛。

“别动,我看看”一边喊我别动一边打开我的手,准备给我吹一下,还转过头说正在扫地的花秋“花秋扫地轻点,今天太阳天灰尘重。”

虽然不是第一次离这么近,但是此时此刻的阳光,他穿的白衬衣,他衣服肥皂的味道,让我脸红心跳。但是我还是尽量淡定,淡定。

“脸怎么了,又过敏了?这都下午了,太阳都快下去了你居然还过敏,过敏药带没?没有带又得连续难受好几天了。……”一直不停地在旁边碎碎念,我此时却没心情听他念,倒不是因为过敏难受,而是看到旁边一个人而难受。

“小辫子,你来了,找荷叶鸡啊,那个我们说完事了,你们聊我去买个冰激凌,你吃吗?”她背着光,看不出表情,看样子是站了有一会儿了。我猛得起身,打翻了桌上的水杯,一时手忙脚乱。

“阿衰,你真是衰啊!”荷叶鸡也准备转过去迎接小辫子,小辫子还是没有动。我默默收拾然后看小辫子的表情,看不出喜悲。

收拾完毕出教室门,“这么冷的天,不要吃冰激凌了,喝奶茶。”背后传来荷叶鸡的声音。没有搭理他,快步离开了。背后好像有桌子倒了还是什么的,没敢往回走。

回来他们分手了,原因我大概猜出一二。小辫子还和我说说笑笑,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样好,她也时不时的看荷叶鸡,只是荷叶鸡只是冷漠的听他的歌做他的事。小辫子的朋友对我更是冷眼相待,相比荷叶鸡对小辫子的冷漠简直大巫见小巫不在一个层次。

我知道荷叶鸡是真心喜欢小辫子的,不然也不会翻墙出去喝酒,qq签名也不会从“我想用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改成“醉生,醉死,醉红尘;花开,花落,花无心”

“你这男人模样,会有人喜欢吗?被缠着人家何叶季了,你配吗?”放学路上,小辫子堵住了我的路,我多希望她现在背光,可惜今天的天空灰蒙蒙的让人感到压抑。因为背光我就看不见她现在狰狞的表情,就不会一毁她在我心中的形象,不会断了我们的友谊,虽然我们的友谊已经形存实亡,因荷叶鸡起也因荷叶鸡灭。

“配不配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这些得问男人,你说是不是?”我手插裤兜斜着看了看小辫子,痞气十足。撕破了也好,我也不用顾及荷叶鸡,心里还是会有些不舍。

“不要脸。”小辫子此时,怕是对我厌恶及了。

然后她出其不意地给了我一巴掌,这我意料之外,想不到她会下得了手,认识她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见她这么凶,这么狠过。不过我也不是随便打的,长这么大,我爹妈都没有打过,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她跌坐在地开始哭泣,我没有用多大力,我可以摸着良心说这是轻轻带过,不及她的掌力五分之一。

突然身后一股力弄的我一踉跄,站定后荷叶鸡蹲在我面前扶小辫子,盯了我一眼,愤怒,无奈,纠结,太多情绪让我看不懂他的眼神,默默看着他扶着她离开。

天空像一个大的灰色的玻璃罩,我在里面的空气越来越少,一天我失去了两个朋友。浑身失去力气,怎么走回家的都不知道。回家之后老妈一边给我擦头发一边责怪我书包里有伞也不知道拿出来用。

后来再也没有见过荷叶鸡,因为那场雨好像淋断了我和他之间所有的缘分。至今有十年了,我有了两个“家”,一个医院一个家。头发掉光了又长,长了又掉。我知道荷叶鸡喜欢长发,也知道荷叶鸡喜欢我,小辫子是他刺激我,可是没想到小辫子会真喜欢他。

其实我有续头发,可是每次都是掉光了长,长了又掉光,我一直带假发,现在没有因为他不在身边,不怕我的丑样子给他留下不好的映像。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