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趣味陕西师范大学志(四)

我的大学——趣味陕西师范大学志(四)_第1张图片

28.

当你正式成为陕师大学子后,你就有权限使用陕师大官网上提供的各种资源。

学习资源当然不提啦,比较惊艳的是陕师大的影视资源,可是非常惊人哟。

想当初大一正是《越狱》在全中国红的不要不要的时候,师大官网同步更新。全体舍友下课铃一响便急急赶回宿舍,挤在一起跟着迈克经历各种惊心动魄。

这种高强度追美剧的经历,很大程度上为我们通过各类英语等级考试做出了贡献。

中外电影史上的优秀作品更是几乎全部被收入囊中。一到周末,我几乎是一部接着一部刷,如此才奠定了我小圈子内影神的地位。

当然我承认最近几年网络影视资源很丰富,但是缺乏明智的引导,缺乏有质量的甄别,让人明确知道什么样的作品才能称得上经典。

而陕师大就是这样一个极好的平台,她所提供给你的,都是精品。

29.

当初收到师大的录取通知时,大信封里不仅放着录取通知书,还有一张办好的中国银行卡和一张学生医保卡,有西安旅游攻略和校园平面图,甚至还有一份“如何过好大学”的指南。贴心到无以复加。

这张医疗卡很是炫酷,学生在校医院买药一律一折。此时就不得不提到在陕师大读书期间我体验了一次甲型H1N1病毒感染(俗称猪流感),成为受关怀人物的历史。

记得病发当天坐过一次600公交,傍晚回到宿舍就感觉身体不适。第二日清晨迷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全身滚烫。

当时正值H1N1病毒流行期间,学校一再强调有任何体温上的变化,一定要迅速去校医院进行检查。

当时排着长队等待检查的时候心情非常愉快。虽然体温很高,意识却清醒,一直跟舍友说说笑笑。谁会想到自己这么轻易就中奖。

然而很快就笑不出来了。那只白色小笔显示检查结果呈阳性,立时就有大夫走过来给我扣上一个浅蓝色口罩,把我留在一间病室里,并要求陪同的舍友回去通知全宿舍的人自行隔离。

后来听说我可怜的舍友们五天没有上课,而且舍管监控着不允许出宿舍,一直在屋里憋着自嗨。

而我等待了一段估计是通报上级和作出安排决定的时间后,被塞进专车前往雁塔校区校医院。这一路上心情非常复杂,觉得眼前事实和自己有隔离感,很具戏剧效果。

当时民间谣言说猪流感会死人。我于是觉得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来了。在此状态下我进行了一系列哲学思考……

不过后来几日被学校喂饭太多,大脑就不怎么够用了。

过来人声明,猪流感其实很像一场重感冒,以往有严重并发症的人可能会较难治愈,普通人完全不必过度担心。

还记得当时坐上把我送往老校区的专车时,坐在副驾驶的是一位学校领导,他戴着口罩哼哼着问我:“你确诊是猪流感?”

我拼命点头,继而意识到对方看不见,又赶紧大声嗯嗯,然后对方闷闷地笑了几声,“哈哈哈哈哈”,之后一路无话。

当时我就琢磨,怎么摊上一个名称这么难听的感冒。实在有损我的形象。


我的大学——趣味陕西师范大学志(四)_第2张图片
陕师大雁塔校区校医院


到达目的地后我就过上了混吃混喝的生活。唯一的不便就是,即使出病房找个卫生间也得戴上口罩。当然也不能见任何同学。

每天有专门的工作人员送饭给我们吃——完全不考虑女生的饭量,纯粹应付工作。鉴于处理剩饭麻烦,我每次都全部吃掉。

相对不幸的是,我当时孑然一身被拉到老校区医院,除了手机什么娱乐设施都没带。好在同病房还住了另外两位舍友,于是跟他们蹭杂志看。

那个时候wifi还没普及,我的手机也只是普通的翻盖手机,上网龟速还昂贵。不然的话,只要带着手机就足够了。

这样一来,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聊天。我是靠窗户和暖气片的3号床,2号床是一位已经确定保送南开大学读研的小个子学姐,1号床是一位柔柔弱弱文艺气息浓重的学妹。

两人性格对比反差很大,仿佛前者是薛宝钗,后者是林黛玉。宝钗姐姐每天乐乐呵呵地给我们讲各种往事,而黛玉妹妹时不时就给爸妈打个电话抹一下眼泪。

你问我像什么?我感觉,自己比较像小厮,除了听主子说话,基本没有什么戏码可言。

这完全是由于我自己的老毛病——扁桃腺发炎。那次特殊感冒自然也没有逃过,不便说话,于是一直听其他人发言。

期间每天输液三瓶,每天量温度三次。大约一周后,院方通知我已经病好,又一次给我做了阴阳性测试,证明我可以笑着离开校医院,回到新校区进行后续隔离,同时热情地送我一大包药,让我不要忘了他们。

而我确定他们不会忘了我。离开时护士统计了一下,我因为聊天笑得发抖、和插了温度计就开始睡大觉,已经打破校医院温度计三支。

而我的另外两位舍友一度怀疑我们不会因为猪流感而死,而是被我打破的温度计化成的汞蒸气杀死。

清楚记得办理出院手续时,检验科的一位老医生嘱咐我一定要好好吃饭,注意身体,提升体质,千万不要像他接诊过的一些年轻女学生一样,节食减肥,最后导致厌食症。

听完这话的我一头雾水。孰不知,在校医院治疗期间,我每天吃完便睡,睡醒便吃,整整胖了十斤……

最后程序——缴费窗口排队时,我揣测着:经历了这么重要的热点事件,得收多少钱啊?

然而医院最终跟我要了不到一百块钱就让我走了。据说全部药物一折报销,而治疗和住院费用因为是特殊医疗项目,全部免费。

我的大学——趣味陕西师范大学志(四)_第3张图片
师大秋色


被送回长安校区的我又开始了隔离生涯。我再度迎来三位新舍友,四人同被隔离在从未被使用过的新宿舍中。在那时,陪我入眠的女生数量也达到了人生的巅峰值。

回到自己地盘,班里同学给我送来了换洗衣服,被褥枕头,书籍杂志,水果酸奶,日常生活用品……那期间我真是感动到不行,深深觉得被全世界爱着。

同时为自己在大众眼中的形象感到担忧,因为他们翻遍我的衣橱,挑的居然都是我觉得最难看的那部分衣物……

如此又开启了长达一周的隔离生活。在此期间有清秀小哥戴口罩给我们送饭,可惜我们不能踏出宿舍半步。

我曾经怀疑,如果自己每天不学习不工作的话会无聊死。事实证明,每天躺着聊天睡大觉确实很舒服。

当时我身上各处病灶已完全消失,只是出于政治任务才保持隔离状态。所以一身轻松的我加入了滔滔不绝和狱友聊天的队伍。

那时候才能真正称得上是人和人面对面交流的时代。

手机被放到一边;学习和工作无需考虑;临时宿舍不通网络,要电脑也没用;带来的书和杂志大家已经看了许多遍,于是翘着二郎腿,扣着脚丫子,把自己从穿开裆裤时起的趣事全部拿来互相交流。

以至于学校工作人员通知我们卷铺盖清场的时候,我们都有点措手不及。大家又是拥抱又是流泪,可惜离开这个临时宿舍后,每个人又被生活的琐碎灭顶了。

你问我隔离期间有金钱支出吗?没有,除了给送饭的小哥货到付款,再无其他。


我的大学——趣味陕西师范大学志(四)_第4张图片
师大园林一角


当我从隔离区回来,第一次出现在班级时,呆萌的同窗们莫名开始欢呼鼓掌,让我产生自己凯旋归来的错觉。这可真是我大学生涯中,一件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局的故事。

学校的医疗卡和当年那支鉴定我得了猪流感的测试棒,我到现在还留着。作为大学生活的一个Bonus,这段有趣的额外经历必须得有纪念啊。

总之,这段经历的教育意义在于:亲爱的朋友们,请放心大胆地报考陕西师范大学吧。他对你的感情,可以说无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相伴左右。

不仅经济上他几乎全盘负责,而且担心你孤单寂寞,总是为你找几个陪伴。这样的兼具金钱支持和精神满足的对象,你去哪里找?还不快快到碗里来。

我的大学——趣味陕西师范大学志(四)_第5张图片
曲江流饮

30.

顺带给打算报考的学弟学妹们做点儿入学指导。

如果你对饭菜口味要求很高,希望随时能把进食中出现的问题跟校领导反映,那么欢迎你加入陕西师范大学学生会权益部。有你,陕西吃饭大学一定会更加名副其实。

如果你颜值出众,身材高挑,气质非凡,欢迎你报名礼仪部。只要有晚会等大型活动,必定需要你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让参加活动者如沐春风。

如果你学习成绩优异,热爱各种讲座和学术论坛,有意经常组织相关学习活动,欢迎你报名学研部;

如果你家世背景雄厚或者手段灵活,有机会跟企业公司等申请赞助的话,欢迎你加入外联部;

如果你对组织各类体育赛事,运动项目有兴趣的话,你可以报名体育部。不过竞争压力会很大,因为有体院的帅哥就够了。

如果你想要第一时间认识各学院的教授和辅导员们,同时热爱文书工作,你可以报名办公室;

如果你一心热爱组织和协调同学们参加社会实践活动,喜欢时不时就去看望敬老院老人或者自闭的小朋友,那你可以报名实践部……

总之,我当初学习不是最棒,人又不是很漂亮,也没什么雄厚的资金力量,同时又很八卦,希望能够经常查查别人的宿舍有没有什么违规物品,所以我报名了权益部。

实践证明,当我拿着好几百张食堂投诉箱里的纸条,阅读着一些诸如:

“投诉,饭菜里为什么会吃出小竹棍?”

“表扬,打饭时附送竹制牙签儿,很贴心”

“投诉,为什么茄丁炒肉不留着茄子皮?”

“投诉,为什么烧茄子留着茄子皮?”

“吐槽,为什么分两次打两毛钱米饭的人,得到的就比一次性打四毛钱的米饭多”等等这些莫名其妙的意见,还要硬着头皮把它们整理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本来我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31.

本科毕业时候,各位师大学子不仅可以领到学位证书和一张与笑眯眯校长的合影,还会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只非常惊艳的书签。

有点像古代妇女头上用的簪子,银闪闪的,头部镶着一块温润的玉,围绕着陕师大的名号和校训:厚德,积学,励志,敦行——连说梦话都不会错的几个词。

精致的绒布盒子里还会附一份珠宝鉴定证书,说明是阿富汗玉。虽然只是很常见的一种普通玉质,但是那份温润的情怀和纪念的深意,让人在毕业后也时常拿出来轻轻抚摸,同时无端想起一句话:“一片冰心在玉壶”。

我的大学——趣味陕西师范大学志(四)_第6张图片
老教授们毛笔书写录取通知


毕业总让人感到不知所措,即使曾经练习过,也不会更轻松。如我,两次毕业,都让我整个人蒙掉,一次是本科,一次是研究生。

每当需要告别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麻木不仁——哭不出来,也不想笑。这是启动了情感中自我保护机制造成的后遗症吗?这么快就要离开这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了吗?

当坐上从西安缓缓开动的火车,惊觉自己见证了这趟列车从绿色变成红色,再变成白色,才明白,恍然间这份和母校的痴缠已经持续了七八个年头,终于忍不住眼里滴下泪来。

就像有人说过的:母校就是一个自己可以吐槽一万遍,却绝对不允许别人说一句不好的地方。

而我,在离校许久后,只能真心欢迎更年轻鲜活的你们,来跟师陕师大谈一场旷日持久的恋爱。那么这一生,你都永远不会后悔曾经爱上过这样一个地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