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屋,我和他的约定

雪糕屋,我和他的约定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深夜里,靠在阳台上,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牙齿轻轻的咬着,习惯性的摸摸口袋,口袋里空空的。这才想起,我的火机已经被他给没收了。

至于他为什么没收我的火机而不是烟,也许他也怕我生气吧?就像有时候我既喜欢也怕他。

是的,我喜欢着他,可是我又怕他。

我喜欢他笑着的样子,喜欢他见到我总是一副坏男孩的模样,我喜欢他时不时的凑近我认真看我的样子。可我也怕他,我怕他会生气,怕他说完再见后就再也不见我了,我怕他对别人也和我对我一样,我怕他的好不只属于我,也属于别的女孩。

老实说,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很容易吃醋,变的紧张,会害怕的吧。

我就是这样喜欢着他,为他紧张,为他吃醋,也害怕他。原本我一直以为这是依赖,这是舍不得,这就是喜欢,可当我看到他跟一个女生嘻嘻哈哈的走进电影院的时候,我难过的想到,我和他的关系也许更多的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是的,我就是这样一厢情愿的喜欢着他,更像是明目张胆的暗恋,只因这不是真的暗恋而明目张胆,也因为这明目张胆的喜欢他却视而不见从而更像是暗恋。

01.

八月的风很小,温度很高,阳台的风很大,心情很乱。

去年的八月,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生,他的网名叫小鱼,我的网名是小溪。

我们是在一个音乐论坛里认识的,当时我在找一首歌——《宝贝心好痛》,那时候也是在半夜,我在论坛上发帖,然后看到一个网名叫小鱼的人回了我的贴,我加了他,不论是谁在半夜不睡觉还愿意回我贴的人一定都不是特别坏的人吧?

他告诉我他是一名警察。警察这个职业吓到了我,倒不是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只是在我看来警察叔叔年龄都不会小。那一年,我才刚成年。

小鱼给了我传送了那首歌,我将它保存到了手机里,设置成铃声。那是我手机里唯一的一首歌。

我之所以会喜欢这首歌,原因是,在上学的时候,我的同桌他最喜欢的就是这首歌,那时候觉得这首歌很讨厌,同桌也很讨厌,时过境迁,我却越加的想念起当年的他,以及和过去有关的一些琐碎来。

我很喜欢音乐,不过我喜欢的都是一些小众的,比如路绮欧,谢春花,郭旭等。

我总觉得这些歌,这些人,他们的嗓音独特,他们的歌里藏着童年的影子,带着轻灵的灵魂,似漂泊,似孤零,我喜欢他们,就像我找到了家的感觉。

就这样,我因为这首歌认识了他。

认识了他,我的世界似乎多了很多的话,同时我好像第一次跟一个陌生人说这么多的话。

02.

有一天,他突然说起,我们的ID好像是天生一对。

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心里泛起了涟漪,那是从未又过的动心。

是的,他是小鱼,我是小溪,只是鱼可以有很多栖息的地方,而小溪却不能随处漂泊。

那时候我的手机里正放着路绮欧的《发现》,也许是歌词太美,也许是她的声音太好听,我听得入了神。等我想要回他信息的时候,他的头像却暗了下去。

那句话,我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们认识了大半年之后,他说:到厦门来吧,嫁给我吧!到时候我们的日子会过的很温暖,我们在白城开一家雪糕屋,把喜欢的歌从早到晚的放给路人听,然后我们一起吃面……

我问他:为什么吃面呢?

他说:因为我只会煮面呀。

那时候的我们,想象着热闹的城市里,我们在人群中做着喜欢的事情,身边是喜欢的人,一切都是那么喜欢。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更像是一次玩笑,或是随口说说。

之后,他就消失了,在喧嚣的网络里,消失的一干二净。

在之后的半年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时常想起并反复的看着那几句话,感觉好笑,却想哭。

冬天到来之前,我有点想要看海了,我想到了厦门,我在网络上给他留言:希望能在白城遇见你。

03.

我叫小希。我在一家雪糕屋的对面经营一家服装店。

厦门的冬天冷的格外的清冽,我没有见过厦门的雪,总感觉一座有海的城市却没有雪多少会有些缺憾。

我在店里整理着衣服,眼睛时不时的瞄向对面的雪糕屋,冷冰冰的窗户紧闭着,似乎害怕极了这冬天的冷。

我在厦门找了很多很多的雪糕屋,可是我知道他们都不是我要找的,哈根达斯,七色香什么的,他们都太大众,而且里面没有音乐。

只有这家雪糕屋,似乎刚开不久,一切都新的叫人忍不住停下脚步。

雪糕屋有个独特的名字,而且只卖一支雪糕,雪糕屋里有音乐隐隐约约传出来,虽然不是那首歌,但总好过无声。

有希望总是好的,哪怕只是靠近一点,心里也感觉希望会多很多。

我在雪糕屋对面找了一家服装店,然后开始了我的从店员到店长的工作。

这家雪糕屋平时的生意并不好,最重要的是似乎只有一个人在看店,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女生。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找错了地方,还是这个地方已经换了人,也许都有可能吧!

04.

和往常一样,我想着心事,眼睛随意的看着对面。

只是,这一次我惊呆了,对面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男生,高高瘦瘦的,他也正好看向我。

我仔细的观察着他,他似乎正在等待我低下头,而我怎么会因为一个男生而害羞呢?别忘了我是做什么工作的。

最终,还是他低下头,有些害羞。我觉得他很有趣,就对他笑了笑。

只不过他低着头,所以他也不会看到我的笑吧,我心想。

这时候,店里来了一个男生,他是隔壁店的店长,有事没事就喜欢串门,老实说他长得挺帅的,可是我对他只是仅限于不反感的那种。

今天他好像特意打扮了一下,画的妆挺好看的,身上还有一股好闻的味道。

他说:晚上有空吗?

我看了他一眼,平时我们也会时不时的一起吃饭,一起回住的地方什么的。只是我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然后看了一眼他。

我说:晚上我有点事儿。

他顺着我的目光看去,除了一个雪糕屋再无其他。他走了,走的时候明显脚步有些沉重,我不是看不出他的意思,只是我不想将就,更不喜欢勉强自己。

他走后,我看着对面的雪糕屋发呆,刚才看到的那个男生消失了,就像是当年的那个他,消失的一干二净。

05.

中午的时候,突然肚子疼的厉害。

等我艰难的爬上楼梯的时候,我疼的蹲在墙边。

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你还好吗?”

我艰难的抬头,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脸,看了一会儿,感觉肚子突然好受点了。

“你还好吗?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他的声音很温柔,像极了某歌手的嗓音。

突然间,我想到我之前见过他,对,就是那个雪糕屋里出现的那个容易害羞的男生。

我艰难的笑着,我知道我此刻的样子一定很难看吧,不然他的表情为什么好像有点紧张呢?

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刚站起,却差点又摔下去。太疼了。

他的手毫无征兆的扶住了我,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起。

“我坐在角落/看霓虹闪烁/这个城市一如既往的寂寞/……”

那是郭旭的《不找了》,我再熟悉不过了。

他的手坚实有力,我靠着墙,他的手上的温热让我的脸隐隐发烫。

他看着我,似乎在问我要不要紧,我说:没事,你接电话吧,我好多了。

06.

我们的关系没有突飞猛进,我们没有一见钟情。

事实上,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一见钟情,更多的不过是擦肩而过的错过罢了。

他最终消失在了人群里,而我却在人群里发现了另一双眼睛,那是隔壁店的店长。

我终于好多了,在他还没有过来之前我强忍着疼痛走进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似乎还停留在刚才的那一幕。

他好看的眼睛,担心的神情,还有那温热的手,以及他的好听的嗓音。

我的身体的疼痛好多了,只是又想起了小鱼,他在哪里呢?他长什么样子呢?会是他吗?……

我的心里乱乱的,莫名的,说不出来的有些忧伤。

07.

转眼间,马上就又要过年了。

我正在店里忙着整理东西,隔壁家的店长却突然冒了出来。

正在专心忙活的我没注意看,等我看到他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

只见他手捧着鲜花,半跪着在我面前:“小希,嫁给我吧!”

是的,曾经有个人也这么说过,他说,嫁给我吧!只是现在他人呢?

我笑了笑,看着他变魔术似的掏出戒指。戒指可真闪。

可是我分明看到对面的男生看过来的目光似乎更亮一些,我抬头看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是的,我有喜欢的人,从来都有,一直都有。

虽然,那个人从未给我任何答复,但我相信他看到会给我答复的。

因为他如果不喜欢我,他不会说出那句话的。他说,嫁给我吧!我一直都记得。

08.

“喂,晚上有空吗?”

我站在雪糕屋的门口,抬头看着他。

他低下头,脸还是跟刚见我一样红红的。

“我晚上约了好朋友一起吃饭,不介意的话,晚上一起?”

“好,那下班一起走?”

“嗯。我等你。”

09.

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吃的是火锅。

在大冬天里吃着火锅确实是一件挺享受的事情,虽然周围的都是不认识的人,不过大家都是年轻人,而且他的朋友都挺有趣的。

饭桌上,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别有一番节味。

吃完饭,我们还去唱歌,期间他点了一首《光辉岁月》。

而我,只是看着他们,沉默着,微笑着,静静的看着他们。

在KTV里,他们都喝醉了,然后一个个说着胡话,最后各自离去,留下单独的我们相顾无言。

那一刻,我多么想问一问他,是否认识一个叫小溪的人,是否知道一个叫小鱼的人?

但我,最终还是什么也没问。

他送我回家,我们一路上没有说话,他没醉,我也没喝酒。

我倒是想醉一点,希望他醉,或者我醉都好,这样也许我就有勇气问出口了。

10.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们天天一起去玩。

我不想回家,而他的家就在厦门。

快过年了,这个城市里到处弥漫着一股年的氛围,人少了,热闹却不减。

我们站在海边,吹着海风,各自想着心事。

莫名的,我想抽一支烟。

我掏出口袋的烟,准备点燃的时候,他的眼睛眨了眨,最终他还是夺走了我的火机。

火机不贵,三两块钱就可以买一个的那种。

我假装生气追着他跑,他在前面跑着,我在后面追着。

我们就这样追追赶赶,像极了两个长不大的小孩。

突然,他在前面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而我毫无意外撞了上去。

我吃疼的揉着自己被撞疼的部位,用力狠狠的踢他,他却回过头,将我紧紧的抱住。

我挣扎着挣开了他的怀抱,跑出很远很远,脸红的厉害,还有心跳的特别的快。

我远远的看着呆在原地的他,莫名的想起了小鱼,如果真的是他,他会这样抱着一个不是叫小溪的女生吗?

11.

在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把自己锁在家里。

而他,自从那天之后也没有再找过我。

我不找他,他也不找我,也许,这才是我们本来的关系吧!

12.

我生病了,在临近过年的最后一天。

我躺在床上难受的想哭,我想家了,我有点后悔来厦门了。

我给家里打了一通电话,电话里听到父母的声音我就有点难受,今年我过年不回家了,爸爸妈妈很想我。

他们陪我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我的心情好起来,可挂了电话我又忍不住伤心,有点恨自己的自私。

这时候,他的电话打进来了。

终于,他还是给我打电话了。

我以为他会说什么新年快乐之类的,或者说点别的,其实他说什么都不重要,我想回家了,回自己的家,厦门终究不是自己的家。

他叫我去看电影,我拒绝了。

我没有告诉他我生病了,而他似乎也没有听出来我生病的声音和平时不太一样。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吵,似乎还有女生的声音。

我恍惚间,似乎还听到女生叫他的小名,只是电话很快就挂了,也许是我听错了。

13.

我最终还是去了电影院。

只是,在电影院我却看到了他和另一个女生进了电影院。

他们嘻嘻哈哈的,有说有笑,女生挽着他的手臂,而他手里帮女生提着包。他们看起来才是天生一对吧!

我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大街上到处挂着灯笼,灯火通明,可我还是觉得很冷,冷的有些发抖。

在周围的喧闹中,我倒下了,恍恍惚惚我好像听到了很多很多的声音,这些声音慌乱嘈杂,我只感觉身子凉凉的一直在下沉。

倒下之前,我还想着:也许,我就不该出来,这样我最起码还可以在心中留个念想。

14.

等我在次醒来,已经是过年了。

我躺在病床上,点滴还在一滴一滴的淌着。

这时,我感觉一阵风吹了进来,身子只感觉一阵哆嗦。

很快门又关上了,我以为是医生,我也没回头,只是静静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你好点了没?”熟悉的声音传来让我好一阵恍惚才回过头来看着来人。

来的正是他,他的笑有些难看,眼睛里全是紧张。最好笑的是他的深深的黑眼圈,让我忍不住一阵笑,笑扯着身体,身体还是隐隐的疼。

紧接着,房间门又开了,正是之前雪糕屋的那个女孩,我见过很多次了,也是昨天晚上我看到的那个挽着他手的女生。

女生笑着拍了怕男生的肩膀,“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老实说是不是喜欢小希呀?”

“别闹。”

男生亲昵的伸出手去拍女生的头,可惜女生似乎早有准备,灵活的躲过了,然后凑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女生,确实挺漂亮的,不怪他喜欢,就是自己也不会觉得这样的女生有什么不好,即使她抢走了他,可是心里还是生不起恨来。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妹妹,小鱼。”

我愣了一下,明显感觉到于此同时似乎有两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

我承认我无法掩饰,是的,我失态了。

“哥,哥,哥,好像真的是她额,嘻嘻哈哈。”

女生笑着跑开了,留下莫名其妙的我还有某个坏笑着的男生。

“你是小希对不对?”

我 有点迷糊,他说的究竟是小希还是那个小溪,但心里隐隐希望他说的是那个小溪。

我刚想说什么,手机响了。

“亲爱的/我知道你哭了/我的眼眶也变得温热/是我不小心……”

我的手机铃声从未变过,依旧是那首当年找到的,路绮欧的《宝贝心好痛》。

“我就知道是你,小溪。”

他笑着眼睛乐开了花,摇了摇他的手机,他打了我的电话。

我的心里好像某种东西碎了,更像是被冰冻的东西终于解封了,轰然破裂。

“小鱼其实是我,我妹妹的小名叫小丫。就是刚才那个。”

我笑了,手机屏幕弹出一条消息,“我找到你了。”

紧接着又是一条,“嫁给我吧!”

看着某人坏坏的笑,我亦跟着一起笑,只是明明是件高兴的事情,我却还是哭了。

他抱着我,不知所措,我听着他的心跳声,很安心。

终于,等到了。

终于,遇见了。

终于,找到了。

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点头,给短信回了一个消息。

“我同意。”

15.

立春,我回家了。

二月的时候,我们举办了一场婚礼。

那天,一枚戒指戴在了我的无名指上。

隔月,我们回到了厦门,我不再是服装店的店长,而是一名雪糕屋的老板娘,虽然目前只有三个人,但我很喜欢。

现在,如果你在中华城南区还可以看到那里有一个雪糕屋,里面只卖一种雪糕。

这个雪糕屋不仅是我们的见证,更是我们幸福的一部分,很重要的一部分。

对我来说,不可或缺。

对幸福来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谢丹儒

2017年08月于厦门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