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囚禁,以解放为名

新的囚禁,以解放为名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日前,在某影评类公众号一篇名为《为什么女主角的人生目标永远逃不过爱情?》的推文中,作者抨击了当下热播的电视剧都是以女主角追逐爱情来构建故事,此外竟将《白夜行》中杀人不见血的唐泽雪穗当作女性自立自强的标杆,鼓吹“女性不应依靠男人,而应利用男人为自己谋利”。令人咋舌。而几个月前的“妈妈被家人要求生孩子,于是对小孩可以不负有任何养育责任”一事也引起了十分激烈的讨论。现在的文章仿佛不把社会新闻、影视娱乐挖掘出与“女权主义”有关的东西,都不叫做“有深度”。

可是,被众多媒体所鼓吹和宣扬的女权主义,是真正的女权主义吗?

对真正的女权主义的定义是“两性之间在社会各方面中享有平等的权利”。女权运动的兴起来源于数百个世纪以来社会对女性的歧视和两性间的不平等。而现在读到的标榜“女权”的文章,大多一面宣扬着“男人应该无时无刻都照顾着女人”,又宣扬着“女性应该独立自强,不能为家庭做一点牺牲”。更有甚者,认为父亲对孩子承担的教育责任少,所以若母亲对孩子少承担教育责任也无过错。他们看似宣扬着“女权主义”,实则只是想把社会中“男性”与“女性”的角色处境完全交换,而非去挖掘现象背后除性别影响外本质的不合理。数世纪以来,无数女革命家走上街头,走向世界去呐喊,是为了实现与男性拥有同样充分、自主而平等的权利,而非为了打压男性、凌驾于男性之上,形成新一轮的性别不对等。

曾与友人讨论过“女权主义矫枉过正是否比原地踏步好?”,我的答案是明确的否定。误解甚至比无知更可怕。现在社会上已有“女权主义”被滥用和扭曲的苗头,许多作者并不理解真正的“女权主义”,只是为了蹭热点、追热度,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而强行将当下社会新闻或影视娱乐与所谓“女权”生拉硬扯。写出来的文章从生活各个方面宠坏了女孩,让她们渐渐觉得“我失败了是因为社会上性别歧视太严重,我成功了是因为我坚持了女权。”,将所有的挫折都怪罪于社会。而这类“权利的女性至上和义务的男性至上”更是令男性对女权主义谈虎色变。对女权主义的滥用与扭曲比起原地踏步来,更容易导致两性间的冲突和对真正的“女权”的误解。将现代社会的两性以“女权主义”的名头再次绑架,对真正促进两性间的平等和所有人的性格解放将百无一利。

联合国妇女亲善大使艾玛·沃特森在由她发起的女权运动“他为她”的演讲中提到:“当我八岁时,我因为想指导话剧排练而被认为‘霸道’,但男孩却不会;十五岁时,我有女性朋友仅仅因为不想’看起来很强壮’而退出了她喜欢的体育运动;十八岁时,我有男性朋友无法展现出他们情感脆弱的一面。”

真正的女权主义在追求“平权”的过程中,不仅使女性能从柔弱、娇气,也使得男性也使得男性从阳刚、坚固的“既定类型”中解放出来。真正的女权主义因为追求两性间平等的权利,而对人们不同的性格有了更大的包容性。男性可以有多情而脆弱的一面,女性也可以有勇敢而自强的一面。而现在更多的所谓“女权主义”,却是在强行要求所有女性都独立自强,不可对任何人有依赖,同时又要求男性体贴又勇敢。有女性在评论中说上一句“我还是愿意为家庭牺牲事业”,就会被骂作跟不上时代的传统女性,骂作男权的怂恿者。这种舆论压力是可怕的,一些作者和评论者并未真正解放人们,而是在塑造着新的“既定类型”,重新将人监禁。人们从一个囚笼里逃出来,又逃进了另一个囚笼。比曾经的囚禁更可笑的是,它还美其名曰“解放”。

但真正的女权主义,寻求的是对所有人的解放。每个人都不用被传统的世俗观念生生束缚而被迫活成所谓男性女性该有的模样。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