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一曲儿温柔戏(五)

听一曲儿温柔戏(五)_第1张图片
大概我注定是要被人抛弃的吧!

第五章:起风了,要变天了

林小焕不会知道,她没有见到的人,是看着她的背影把她目送离开的。

天一方染了颜色的云忽然暗了许多,看来今夜风雨欲来。

“曲哥哥,你……”曲生纵容她这么多次了,到底是再无法问出关于他是怎么知道她在季府的问题了。虽说曲生对她是真的宠溺,可这次难保他也不会生气啊。

“焕儿,你是要问我怎么知道你在季府的么,而我知道了却还不生气,是这样么?”曲生微微转了头,看着把下颚搭在他一侧肩上的林小焕,有些无奈。林小焕也算是个安静不爱闹腾的女子,怎么嫁给他后,就变了样子,变得让他要操很多心才能看住她。

“嗯。”林小焕手臂环着曲生的脖颈,声音闷闷的答道,似是不愿意承认这就是她想问得。

“小焕啊,今儿你是怎么了,匆匆忙忙的在街上瞎跑什么呢?你夫君曲生在你身后喊你,都不见你搭话,跟丢了魂儿似的。”李婶刚从“沈记”包子铺出来,看到他们就走进问道。

林小焕略显尴尬,身子微微一颤,偏过头不去看李婶。林小焕的动作很细微,可曲生还是感觉到了,毕竟他是个很敏感的人。

“这孩子,李婶是关心你,你怎么还嫌弃上李婶了。”李婶显然是不高兴了,斜着眼看着林小焕,撇着嘴,像是说:你嫌弃我,我还嫌弃你呢。

“李婶您别生气,今儿个我惹焕儿生气了,她这才闹脾气呢,她小不懂事,您别一般见识。”曲生见气氛不对,便打圆场道。

李婶不满得“嘁”了一声,也就作罢没多计较,提着东西,扭着腰就走了,不过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林小焕“都是嫁了人的,怎么就不懂事了,我像她这会儿已经学会了看人眼色生活了。”

李婶是镇上出了名的坏嘴,爱说人,爱说谎,还爱散播谣言,好像所有的缺点都被她占有了。

“曲哥哥,为何你这般大度,若说只因你是男子,那也不可能做到如此地步啊,我林小焕到底是怎么入得你眼的?”她的语气很重,像是质问。林小焕有些生气,本该她是最没有资格生气的,不知为什么她就是生气,大抵是生气她对曲生的情义入不敷出吧。

“不知道呢,不知道为什么就对这个叫林小焕的女子钟情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她发不起脾气,生不了气。大概是觉得你是跟母亲一样的女子吧。让人不愿放弃一丝希望。”曲生说这话的时候神情迷离,不切实际。坚毅的面庞柔和了许多。他的话让林小焕的心莫名的痛了起来。

林小焕觉得季末安和曲生是处在两个极端位置的人,再怎么拉近他们,中间总会有阻隔的东西在。季末安生的比女子更显妩媚好看,不过他性子冷清且孤傲自信,一个戏子而已,身上却装有很多故事。曲生呢,温柔俊朗,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没有她和季末安多,曲生的故事她一知半解,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又藏了小镇多少不知道的事,她无法得知,她现在只知道曲生待她太好太温柔,好的让她想要逃离。

“是说你的生母吗?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呢?她……”林小焕放柔了声音,连着问了很多问题,都是关于曲生的生母的。

“她叫冉月,温婉聪慧是身边人对她的所有印象,她对谁都好。”其实曲生记得的是她母亲眼里的忧愁与困惑,她是很温柔,却不曾给过他一丝一毫。相比之下,她倒是对那个孩子颇为努力。

“真是叫人心生嫉妒呢。”曲生的话有些莫名其妙,这样的人也会嫉妒。

“曲哥哥,你嫉妒什么,你也会嫉妒么?真不敢相信。”林小焕很是惊讶,猛地转头,唇无意的擦过曲生的脖颈,两人皆是一愣,气氛显得很不自然。

“对啊,我会嫉妒,你去找季末安我也嫉妒,但有什么办法呢,我也许就是不讨喜吧,母亲是这样,你也是这样,可能注定了我是要被抛弃的人。”

“怎么会……我……我们不要说这些了。”

“……”

曲生知道,林小焕心里也不确定,犹犹豫豫,没有答案。

两人静默,时间重回原点。回曲府的街变得漫长,耳边偶尔传来街坊的讨论声,“这小两口真是甜蜜呀,啧啧……”

一阵风把林小焕垂在一边的发撩起,“起风了,是要变天呢。”曲生出声道。

“要下雨么?桃树上才刚开了花,一下雨,得落多少花瓣呀?”

“恐怕不少。”

曲生站在曲府门口停留了会儿,叹了口气。

“曲哥哥,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嗯,你呢,以后就不要叫我曲哥哥了。”

“不叫你曲哥哥,那叫你什么?”林小焕替腾不出手的他,把门推开疑惑的问道。

“叫我暮琛”这个是曲生以前的名字,是他生母取的,听说是有寓意的,具体是什么他就不知道了。到了小镇父亲就叫他曲生,他问过为什么,曲父只是简单的说:现已物是人非,先前的就都忘了吧,到了“未安”镇一切从简。

“暮琛……”林小焕一直念着这个名字,好像越念越有深意。

庭院里有几个下人在打扫,这会儿有风,书上的花瓣叶子会时不时的掉落下来。

“少爷,少夫人……”下人从他们身边经过。

院落里面是一个长廊,穿过长廊就是一个很大的荷花池,池子旁边有个亭子夏天了供人赏花喝茶乘凉。西侧便是他们住的阁楼了,他们没有去见曲家二老,就直接回了房。

曲生把林小焕背了一路,肩膀酸疼。林小焕也算是蛮轻的,背了一路也感觉有些沉,到底是件体力活。话说这种宠溺法也是没谁了。

林小焕本打算给曲生按摩会儿,不想刚抬手,小软就进来了。“少爷,少夫人,老爷和夫人请你们过去。”

林小焕咂嘴:“这才刚回来,消息还是传的挺溜的么。”

“有说什么事么?”曲生看了一眼林小焕,问小软。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好像是今天早上少夫人慌慌张张跑出府的事。听说是景云看到告诉夫人的。”小软看着林小焕,弱弱的说道。

“景云是谁啊?”说实在的林小焕挺笨的,听别人说的话抓不住重点。

“少夫人您应该见过的,今早是她替找您的姑娘传的信。”

“哦,是她呀,我说呢,母亲都不怎么出门,怎么就什么都知道。”

“你还有心情说这些,你想好要怎么给他们二老交代吗?”曲生看着大脑异常迟钝的人,有些恼怒。

“少爷,我先下去了。”小软看局势不对,赶忙溜之大吉。

“嗯,你先下去吧。”曲生摆了摆手,没有看她,一直盯着林小焕。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心里会不舒服的。”

“你还有理了,去换件衣服,顺便想想你要给他们怎么解释,还有给我也解释一下,讲讲你今天都做了什么,我只是知道你去找了他,别的什么的就请你一一给我说明理由。”

“我怎么知道要怎样解释,我今天脑子反应迟钝,我比较愚笨。要不你就说是你惹了我不高兴,这样不就好了么。”林小焕说的意正言辞,眉飞色舞的,曲生差点要以为真是自己的错了呢。

“好,我帮你给他们解释,但你要给我说清楚今天你到底干了什么。”曲生妥协了。

“嗯!曲……暮琛你最好了。”林小焕已经忘了先前的不开心,一个人对一个人的影响真的很深。

林小焕换了衣服,和曲生去了前厅。

一个人真的可以无限度的宠溺一个人吗?或许可以,或许不是,至少现在有。林小焕看着曲生,似乎明白了什么,又好像比以前更迷茫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