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落雪,一次冬梦

文/如如我慧

天空阴沉沉的,灰暗中透着些粉色的氤氲,细如雨丝的雪粒洋洋洒洒,一个人瑟瑟发抖,静静的等待公交车。无暇顾及人群的熙熙攘攘,只想静静的站着,仰望天空那稀稀拉拉的雪花儿。

这雪粒,照比家乡的雪片差远了。但分明这寥落的雪却勾起了家乡的回忆。

大大的雪片飘落的天气,总是暖暖的,“下雪不冷化雪冷”嘛,这可是最幸福的时刻了。因为迷迷茫茫的世界,一切周遭的繁华都不见了,只剩下雪的嬉戏和人的嬉戏...玩够了,鞋子湿透了,衣服也快湿了,就回到屋里换下,搓着手坐到炕上,一壶热茶早就沏好了,满屋茶香...

这样的日子已经是许久以前了。故乡的原风景没有给我更多的记忆,小时候由于笨拙,出去玩的时光极少的。只记得自己篮子里的野菜是最少的,只记得自己跟着别人后头跑,也不知道玩什么的,只记得经常把家里钥匙弄丢了挨一顿揍。剩下的全是课本、作业,还有梦。

我做梦的那个小房间很小,只容得下一张床和一张书桌,但却是我最温暖最舒心最幸福的所在。我的学习时光,照镜子时光,幻想时光,全都在这个狭小空间。至少在这里我是公主,我是发明家,我是科学家,我是一个大美女。

少女时代,就这样在自恋和学习中读过,就在这个小屋里读过,就在没有初恋的日子里度过。满脑子大理想,大前途,满心的壮志凌云。

时光荏苒,生活不会像少女的梦,苟且到处有,梦想总会被不经意的抛弃,诗意永远在远方,幸福永远在别处。这样细碎的日子,在柴米油盐中流走,在焦头烂额的工作者流走,在怨妇的言语中消化掉,在屌丝男的无聊游戏中爆掉。

这世间的无奈...

这世间的美好呢?

如今,我站在这个街头,茕茕孑立,与雪相对,与梦相牵。虽然已过了做梦的年纪,但犹有一丝类似眷恋的东西,丝丝从心底里窜出来。我四下寻找雪花,树的阴影里,一辆车通过的时候,暗色的物体前都可以看见细小的几乎看不见的雪。这样的努力,这样的欢欣,这样的眷恋,这样的惊喜。

一下子,我不冷了。我恣意的享受这寂寞的时刻,任思绪游走。小雪花的犹抱琵琶半遮面,引得我的好奇,引得我的怜爱。这时,一个大男孩走过,低着头只看路和手机,帅气的身影似乎缺了几分生气......因为他没有看雪,所以我觉得他失去了一些东西。我竟有几分得意,原来这是属于我的落雪,属于我的小确幸。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