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东凤】人生若只如初见(第三章)

  魔族,在整个四海八荒,魔族一直被其他族类颇为忌惮,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远离三界,神秘莫测,还因为他们破坏力极强且魔性难以控制,大部分魔族中人给人的印象都是血腥、无情、黑暗和阴险的,而在那人畜不生的魔界,魔族掌控着十几个分支,大大小小各种毒物不下数万种,这样的规模和天性让魔族自其始祖开始就一直野心勃勃,只是可惜,同样因为天性,魔族长期内乱,历史上最大一次对外用兵,想要一举夺取天下,也是因为内乱,被当时的父神和东华帝君分而攻之,逐个击破,不得成行,天下一统后,东华帝君曾在魔界常驻了数万年,为的就是培养亲信和势力,防止魔界万众一心给四海八荒招来祸端,那时候,魔族和天族不分伯仲,这天下很难说是谁在掌管,一直到东华帝君为了平衡仙魔两界,离开魔族,去了天族,至此,天族势力慢慢得到扩张,实实在在的掌管了四海八荒,魔族才渐渐收了戾气,偏于一隅,数十万年来也再无动作,而现任魔君燕离非,虽心有余却力不足,一则是自己身子骨太弱,无法耗费心神,二则是因为,魔族长年内战,唯一能平叛内乱保这魔界皇族势力稳固的赤凌风,他的大儿子,却跟自己完全不是一条心,赤凌风不要天下,只要魔族太平,无奈,魔君不得实权,壮志难酬,他也想过除掉赤凌风一了百了,可是,那赤凌风不管是修为还是筹谋,在魔族都是拔尖的人物,多年来他也无法得手,另外,他也不得不承认,就算让他得手了,也会有后患,毕竟,只有赤凌风可以震慑住魔族各个分支,震慑整个魔族大军,他还真没有可替代的人,所以,他必须在得天下和稳固魔族皇权之间来回权衡,很伤脑筋,他的另外两个儿子,三子粟炎,四子沼泓,都对老大赤凌风有不敬之心,他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这两个儿子加起来也不够赤凌风耗的,随便他们去吧,得手了,便是天意,没有得手也无所谓,赤凌风可保他魔君的地位稳固,这也算是件功德!其实在魔界,并不是所有人都嗜杀成性或者阴险狡诈,比如大皇子赤凌风,也许是自幼便外出学艺,也许是天性使然,他完全不似寻常人印象中的魔族人,一身正气,心地善良,对魔族子民更是尽心尽力,他最喜欢的便是族人们安居乐业,年年好光景,因这份善心和恩惠,他的封地,是整个魔族中人丁最兴旺,产业最发达的,所以大部分魔族子民都对他敬重有佳,很多族人都盼望着他父君早日退位,好让大皇子继任魔君,那就真是魔族的造化了,有这个想法的不仅是普通魔族子民,还有一些颇有正义感,反对对外扩张的魔族分支,比如魔焰龙族,这是个奇怪的分支,战力强大,幻化龙形后几乎没有对手,口中无真烈火也可燃尽天下万物,但却独独没有丝毫法力,所以,在长年内乱的魔族,他们的日子不好过,不是被有法力的分支强征当坐骑,就是被抓到战场上当人肉盾,他们也拼死抗争过,但先天不足,抗争也无用,数万年前的魔族内乱,曾一度让魔焰龙族遭受灭顶之灾,幸而平乱的大皇子赤凌风心存善念,不管是己方的还是敌方的战龙都被他放回了魔焰岭休养,还强制关闭魔焰岭,不让征召战龙当坐骑,这才让整个龙族休养生息缓过劲儿来,为此,魔焰龙全族对赤凌风更是感恩戴德,誓死效忠,但为了防止魔君心生忌惮拿魔焰龙开刀,他们之间的往来颇为隐秘,对外,魔焰龙还是效忠魔君的。赤凌风长年驻扎军中,他的魔族大军一直镇守在魔界边缘的炽烈平原,这一片广袤平原地势很高,四处环山,可攻可守,不仅可镇守魔族全界,也可防止外敌入侵,军中的东大营便是凌风的帅帐所在,自从青丘回来后,凌风便一直在军中各种调遣,这次出行,那沼泓更加的肆无忌惮了,此次没有伤他分毫,他不得不提防他们狗急跳墙,此时,他的右卫魔将大逸手中托着一头红眼血鹰进入帐中,单膝跪地,“殿下,血鹰来到营中,带来魔焰龙族长的消息!”,凌风看着手边的竹简,没有抬头,只伸出一只手,大逸了然,将纸条从血鹰的脚上扯下,递到凌风手中,凌风粗粗一看,吩咐一句,“今夜亥时,让乌法随我去一趟大魔山!”“是!”大逸领命而去!

大魔山,可谓是魔界的圣地,这里是整个魔界魔性最强的地方,滋养着魔族一半的分支和数千种毒物,而另一座灭炽山则灵性更强,那里有山也有水,不仅滋养毒物,也滋养全境的族人!是夜,大魔山的山隘处,赤凌风迎风而立,魔界的夜色很是浓郁,偶尔有月光也会被乌云遮盖,山中魔兽成群,嚎叫和低吼之声不绝,对于这样的环境,凌风多年来都不习惯,他喜欢花草,喜欢阳光,喜欢绿水青山,有时候他自己也奇怪,他这和魔界格格不入的性格,却为何偏偏生为魔族中人,正在思虑,一阵疾风靠近,魔焰龙族的族长玄宗净和现任顾念大长老一起幻化而至,“大皇子!”两人齐声低唤,凌风回身应答,“玄族长和顾念长老约凌风相见,想必是有要事相商吧!”,玄宗净上前两步,神色凝重,“我龙族在三皇子身边伺候的战龙打探到消息,那三皇子暗中养兵,且数量不少!”,凌风微微抬头,看着远方,虽然什么也看不见,“我知道!”,顾念长老继续道“那大皇子可知,三皇子养的兵和普通魔兵不一样”,“哦?~”凌风有些诧异,“如何不一样?”,大长老继续回道“三皇子和大祭司勾结,使用魔族禁术,散出那些兵将去各处吸食怨气和暗魂,以此来加强战力和修为,据我战龙回报,三皇子已经用这种方法豢养那些魔兵好些年了,豢养出来的魔兵不痛不伤,战力超强,很难对付啊!”,凌风一惊,剑眉星目都皱在了一起,玄宗净继续说道“关键是,为了不在魔界内引发关注,尤其是不想让大皇子知道,三皇子的那些魔兵都是散到魔界之外做祟,这些年行踪隐蔽,且行事低调,倒也没有引发四海八荒的慌乱,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最近三皇子有些有恃无恐了,或者是心急了,散出去的魔兵越来越多,动作越来越大,这样下去,迟早要危害四海八荒各族的安危,又要引发其他族类对我魔族的嫌隙了!”,凌风来回走了几步,“粟炎不是心急了,不管他筹谋些什么,怕是都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所以,他不想再低调了,也因此,我此次出行,沼泓才会这样肆无忌惮,几乎是公开的放出那些他调教多年的毒物对付我!”,玄宗净和顾念一惊,互看一眼,“大皇子可有受伤?”“无碍,他的那些畜生,伤我,还不够格!”,玄宗净焦虑的点点头,“既如此,大皇子,我们之后该怎么办?”,凌风稍稍思虑,悠悠的开口“我最不喜欢魔界的一点,便是极少见到阳光,阳光之下,魑魅魍魉,无处躲藏!”,玄宗净和顾念细细一品,知道大皇子已有对策,不再多问,沉寂片刻,玄宗净有些犹豫的开口道“还有一件事!”,凌风侧脸看着他,这一族的族长竟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呃~~我龙族的一对夫妻,曾在大皇子帐下效力,只是不幸,都战死疆场!”,“一对夫妻?”,凌风思量一下,“族长说的可是玄长林将军和他的夫人?”,玄族长一惊,“没想到,数万年了,大皇子竟然还记得他们?”,“他们战力很强,为我魔族的太平都付出了生命,自然是要铭记在心的!”,玄宗净有些动容,“能得大皇子如此铭记,他们在天有灵也该欣慰了!”,凌风不置可否,“只是~~”,凌风看着族长,“族长不必顾虑,有何嘱托但说无妨!”,“不敢,大皇子言重了,只是玄长林夫妇还留有一个孤女,唤作小叶,玄小叶,她父母双亡后,一直寄养在我龙族巫医的家中,现在年岁渐长,那巫医家中都是男儿,有些不便,再加上这女娃娃一直仰慕大皇子威名,老是缠着我想来大皇子麾下效力,她虽是个女娃娃,可是她父母皆是族中高阶战龙,她的血统极纯,战力也很强大,我私心想着,这孩子可怜,无亲无故,年岁已足,如一直无人管束,怕是日后走了歪路,如真能来大皇子帐下,总是有个规矩,不至于失了分寸,所以斗胆跟大皇子提及,不知小叶是否有那个福分,来大皇子这里,给殿下当个坐骑,也算圆了她的念想!”,凌风停滞半晌,“我不需要坐骑,而且女孩子来我军中多有不便!”,族长有些尴尬,“有劳族长差人将她送到灭炽山底滴翠宫中,我会通知宫中管家好生照顾,待我忙完这一阵,便回宫看看,问问她日后的打算,如果可以,我当尽心满足她便是!”,族长颇有些惊喜,这样就太好了,“多谢殿下成全!”,族长和大长老互看一眼,小叶啊,族长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魔族的魔兵四处做祟,不仅惊动了赤凌风,也惊动了天族的昆仑虚,昆仑虚战神墨渊,花了七万年将自己的元神修复完好归位,这几年一直在闭关,当年他与翼君擎苍一战,生生用元神祭了法器东皇钟,修为散尽,要想恢复,尚需时日,可出于一种将帅的本能,他从没有放松对四海八荒的探查,除了魔界难以混入外,其它地方,都有他昆仑虚的探子在掌控着各族最新的异动,最近这段时间,关于有人在暗中吸食各族子民魂魄的事件越发频繁,个族都不算多,所以还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可是当这些消息都汇聚到昆仑虚,墨渊却深感不安,早些年也有这样的消息传来,但是数量很少,不足为虑,这现如今却有极速增加的趋势,墨渊觉得,不可再大意,他坐在昆仑虚大殿首座思考着,半晌,唤来大弟子叠风,着他去一趟九重天,邀请太晨宫的东华帝君和天族太子夜华来昆仑虚一聚,关于这件事情,他需要和他们商量一番。叠风领命来到太晨宫,向东华帝君说明缘由,帝君稍稍思虑,吸食魂魄,这有可能与魔族有关,而前段时间折颜曾跟他提起,在青丘发现了魔族踪迹,也许,这两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帝君让叠风再跑一趟十里桃林去请折颜上神共赴昆仑虚,然后自己去找了太子夜华,与他一起也往昆仑虚而去!

十里桃林,折颜在抚琴,凤九托着下巴看着她四叔,她真心有些不明白,折颜为何那么喜欢看她四叔舞剑,她是完全没看出什么门道来,她在这里,纯粹为了打发时间,自然,看她四叔舞剑也好过自己一人百无聊赖。突然,折颜停下抚琴,白真被他打断,诧异的看着他,折颜稍稍抬头看着远处,凤九和白真都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不多时,一阵白雾扩散,叠风出现在他们面前,“折颜上神,白真上神,女君!”叠风逐个施礼,折颜站起身来,“可是你师傅有事?”“是!”叠风答道“师傅命叠风去九重天请帝君和太子,最近一段时间,有不明人物在四海八荒各处做祟,吸食暗魂,师傅颇为担心,帝君说前几日折颜上神跟他提起青丘曾出现过魔族的踪迹,他思虑是否有所关联,所以想请上神共赴昆仑虚商议!”,“哦?!~”这魔族这么快就有动作了?!折颜也开始担心了,“你先回去跟你师傅和帝君复命,就说我随后就到!”“是!”叠风转身仙遁而去!“真真,你去北荒将此事告知老二,青丘要有准备,如果有可能,派人去寻狐帝,这件事,我们都不可怠慢!”折颜对白真说道,白真点头,转身就走,凤九在旁边听的真切,魔族,那不是跟凌风有关?!凤九有些好奇,“折颜,我跟你一起去昆仑虚!”“不可!”开玩笑,帝君也在昆仑虚,即便凤九喝了忘情药,折颜也不想节外生枝,“你快回东荒去,东荒也要先做些安排,小心安危,等你四叔去找你,不要自己到处乱跑,此时注意自己的安全为上!”,折颜没有再跟她多说,直接转身仙遁而去,凤九立在那里,颇为恼火,这个老凤凰,就这么不相信她吗?你不让我去,我就自己去,凤九决定了,她先回了青丘狐狸洞,嘱咐迷谷,等她四叔来了,就让她四叔帮她先做些安排,她没说自己要去昆仑虚,只说是要四处巡视一下,然后带上凌风送她的绿翘,此事既跟魔族有关,这绿翘也许用的上,然后就一人悄悄去了昆仑虚!

凤九到了昆仑虚山下,有些犹豫,毕竟,在她的印象中,她来的并不多,这昆仑虚看守的可是很严密,不知她能不能混的进去,没走多久,便碰到一人,凤九一看,她认识,墨渊上神的十六弟子,她姑姑的师兄,子澜上仙,子澜看见她,上前一个施礼“女君!”,凤九对他一笑,“上仙客气了,叫我凤九吧!”,子澜笑着点头,“凤九可是跟着折颜上神同来的?上神已经进去了,我带你去大殿!”“不必不必!”凤九有些慌,“不瞒上仙,折颜那老凤凰不让我来,无非嫌我碍事,可我现在也算一族女君了,也想关心一下这天下大事啊,你说是不是!他们都嫌我修为低,不愿让我参与!”,说完,凤九颇为委屈的低头,子澜笑笑“凤九别多想,他们不过是想保护你罢了!”,凤九不出声,很有些可怜兮兮的劲儿,哎!罢了,子澜懂她的意思,“那这样吧,我带你去后山先稍事歇息,你回头自己找折颜上神再说说,既然来来,料想上神也不会为难你,只是,你别到处乱跑,被我师傅知道我擅自做主怕是要责怪了!”,凤九开心的笑笑,“上仙放心,你安排我在哪儿,我便在哪儿,绝不乱跑,回头我自己找折颜和墨渊上神请罪,你放心便是了!”,子澜点点头,带着凤九上了山,把她安排在后山的偏殿中歇息,嘱咐她等其他人议事完毕再去说情,凤九正有此意,待子澜离开,凤九便悄悄出了偏殿,虽不方便四处乱跑,但周围走走总没什么关系吧,想当然的,凤九决定先在这昆仑虚自己逛逛,估计这一时半会儿他们也商量不出什么,等明日再找折颜问个清楚也不迟!而此时的昆仑虚大殿中,墨渊坐在首座,听着折颜详述了与赤凌风的相遇和白奕的伤情,东华帝君则坐在一旁矮塌上想着自己的心思,折颜说完后,天族太子夜华,也就是青丘白浅的未婚夫婿,首先开口道“看样子,这魔族中内乱的都不是一般分支,这魔君自己的几个儿子就乱成这样,倒和当初的翼族有些相似!”,折颜点点头,“只不过,我看着,那大皇子赤凌风倒比当初的离镜厉害的多,如果这残害四海八荒的事他没有参与,那也许,他会是一个可以联合的力量!”,墨渊点点头,看着东华帝君,“帝君可有想法?”,东华看着手中的杯子,冷冷的说道,“要见见他,那赤凌风!”,墨渊点点头,“确实,只有见到他才有可能探查究竟,折颜上神可有办法见他?”,折颜想了一下,“我可以试试看!”,“既如此,那便请帝君和夜华在我这昆仑虚逗留几日,等那大皇子来此一聚,我们也探个虚实!”

昆仑虚的夜很是寂静,东华帝君有心事,自然无法安睡,这一段时间以来,他几乎夜夜失眠,心情沉重的让他透不过气,越是夜深,越是难熬,他慢悠悠毫无目的的乱逛着,一路走到后山的一处山隘边,此处地势颇高,旁边一颗青松高耸入云,很有些架势,东华在此迎风而立,月光照的大地一片清冷,东华深吸一口气,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草香,心又痛了,这风吹的他心痛不已,他闭上眼睛,心中浮起那张让他朝思暮想的脸孔,难以克制的痛苦开始蔓延,些许冰凉触碰到他的鼻尖,他缓缓睁眼,现下是什么时节?怎么昆仑虚竟然下起了雪?他抬头看着天空洋洋洒洒飘下的雪花,和着冷风阵阵,是了!他的心,碎的犹如这片片雪花,如果可以,他想守护的,已经不是这四海八荒了!!~下雪了?!凤九有些诧异,现下是什么时节,昆仑虚就下雪了?真不错!在青丘可看不到这样的夜色,凤九很是期待的沿着后山的小路走着,看着天空纷纷的雪花,凤九心情不错,一路走到一处山隘边,前面好大一颗青松,在青松旁边,她还看见一个人的背影,没想到,还有人和她一样,半夜在这里赏景,凤九好奇的走过去,那人的背影,凤九觉得,看起来,好孤独!他迎着风,银色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在身后,一身紫色的衣裳,给人的感觉分外的独立,凤九没有停下脚步,她慢慢朝那人走去。感觉到有人在背后靠近,东华缓缓转过身去,四目相望,一眼万年!他转过身来的一瞬间,凤九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抽动着,她整个人都看呆了,周围的一切都变模糊了,只有眼前这人,丝丝银发飘扬,清清冷冷的眉目如画,紫色衣衫随风摇摆,衬的他身型俊朗而高贵,纵使他微微皱眉,凤九也能从他眼中看到片片情愫,那竟是浓的化不开的脉脉情深,雪花片片飞扬,月亮弯弯明亮,凤九觉得,这是她此生见过最美的画面了!而东华则是难以置信的震惊,小狐狸,曾经是他的小狐狸,有那么一霎那,他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幻像,毕竟,他是那样的思念她,这些年不见,她越发美了,月光下,她那曼妙的身姿款款向他走来,一袭粉红纱衣,轻轻挽起的发束,她额前的凤尾花,那样的娇艳!东华强压下翻滚的情绪,可他的心却不受控制,跳的激烈!凤九走到他跟前,抬头痴痴的看着他

“你是何人?”

“东华帝君!”~心一沉,你真的忘了!

“啊?你真是东华帝君?”

“不像吗?”~你可还会记起?

“不像!我在折颜的藏书里看过你的画像”,她微微一笑,一如当初,“真的不像!”

“折颜?你是他什么人?”~明知故问!

“我是青丘北荒之帝君之女,九尾狐之后,青丘白凤九!”~我知道,我没有一刻忘记过!东华眼中闪烁着痛苦!

“你就是那位新任的东荒女君?”~可你怎么能忘了我!

“是!青丘白凤九见过东华帝君!”~你竟忘的如此干净,为何?是因为恨?

“本帝君没听折颜提起女君也来了昆仑虚!”

“嗯!我是偷偷来的,折颜不知道”,凤九俏皮又温暖的笑笑!东华有些晃神,当初,在凡间,你也是这样俏皮,端着糕点,邀我赏月,“臣妾是偷偷来的,御医不知道!”,你可还记得?

“女君如此却是为何?”,东华定定的看着她,“我听叠风说墨渊上神邀请折颜还有帝君和太子商量跟魔族相关的事情,凤九有些好奇,想来看看!”,“为何好奇?”,“因为~~”,凤九不确定是不是该说,她低下头思虑一下,东华有些紧张,他想到了原因,“因为魔族大皇子与凤九有些交情,所以凤九想知道,他是否牵扯其中!”凤九如实相告,果然,是因为他!东华感觉自己快要失控,他转过身去,他需要平复一下,凤九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为何他突然就变的冷漠了?凤九还没反应过来,东华又看着她,冷言道“折颜去想办法了,我们想见见这位大皇子!”,“哦?”凤九一笑,“折颜哪有什么办法啊,估计他也是找我,我有凌风的信物,可以通过这信物唤他前来!”凤九有些得意,太好了,她终于可以帮上忙了!~你唤他凌风?你与他如此亲密?还有可以随时唤他前来的信物?~东华不想再听下去,虽然见到她让他很是欣喜,可是,他无法再听下去!毫无预兆的,他转身就走,凤九一惊,下意识的跟在他身后,他突然停下,她猛的撞上,一如当初,东华心中一紧,“女君既然有法子,就烦请女君请来那大皇子一叙,有些事,我们需要与他当面详谈!”说完,不再停留,东华毫不犹豫的直接仙遁而去,留下凤九一脸的无可奈何,这东华帝君,当真性格不一般,难道自己刚刚不小心得罪他了不成,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可是~~他真是好看啊!一扫阴霾,凤九捂着脸娇羞的笑着,哎呀,不行了,心跳的好快!她要想办法快点把凌风找来,这样,她就可以再见到东华帝君了,说不准还会让他对自己另眼相看呢,想到这里,凤九脸一红,满意的笑出声!今夜这雪景真美啊!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