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薄拾

生死薄拾_第1张图片

-1-  左路军斥候

“母亲,小叶子,不用担心我,到了左路军帐,我自会小心,周统领答应我会派人暗中派人保护你们,你们平日里也要小心谨慎。”梵看着相聚数日,又要分开的家人,强装平静,脸带微笑。

“没想到这漠北的局势比我想的还复杂,随时都会粉身碎骨。”母亲忧愁的看着梵,“我们你不用担心,倒是你,大毛都跟我们说了,你与拓跋统领有仇,一定要低调行事,切莫被盯上。”

“嗯,大毛,照顾好我母亲还有小叶子。”梵看着好哥们。

“嗯,我知道怎么做。你想着怎么才能见到李将军吧。”

梵点点头,然后看向站在一旁尚未言语的小叶子。

梵母和大毛,一起走向了后厨方向,给他二人留下仅属于彼此的空间和时间。

“你...”

“你...”

两人异口同声,接着互相笑了。

“你先说。”梵咧嘴笑着。

话音刚落,小叶子扑到他怀里,低声喃语,“你要好好的!”

简单的几个字,让梵的内心充实,美好,搂着小叶子的肩膀,“你也要好好的!”

两人不再说话,就这样互相抱着,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和温度,世间万物仿若皆坠落黑暗的深渊,旋转,唯独他二人站在云上,享受明媚温暖的光芒。

虽然万般不情愿,但是总有告别时,“我走了。”梵轻轻的说着。

小叶子离开他的胸怀,注视着他的眼睛,“哥,你要记住,要用心活着,如果你死了,那么我会去陪你。”

梵瞳孔微睁,随后笑笑,“不会让你用这种方式陪着我的,走了。”说完,拿着刀,转身走了,带着喜悦,凝重,坚定的心情,消失在转角。

“这是自己人,现在是左路军一名斥候百夫长,现在你在他手下做事,统领的意思,你明白吧。”负责此事的统领亲卫乔装打扮后,带着梵来到一个酒馆,介绍着旁边一名身着普通衣服的士兵。

“嗯,劳烦了。”梵说着对着亲卫和百夫长拱手行礼。

“没事,没事,以后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了,你就喊我老高吧。”百夫长是个豁达的人,摆摆手。

梵点点头。

亲卫转身离开,向周统领汇报任务,梵跟着老高向营帐走去。

“百夫长。”

“百夫长。”

......

来到属于老高管辖的地方,他手下的士兵皆恭敬的招呼着。梵寻思着,“看来此人在这数百人中颇受敬重。”

一路来到老高的帐篷里,两人坐下后,看着梵,“周云飞既然是你大哥,你可以完全对我放心,对周统领放心,我与他二人自小一起长大,对于周云飞的事,我也知道了。周统领叮嘱我,隐藏好你的身份,这段时间你没事不要四处走动,拓跋飞已经回来了,很快就会派斥候出城打探李将军现在的下落,到时候我会带你出去。”

听他这么说,梵始终有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好的。”行了一个郑重的拱手礼,这是一个像周大哥那样的前辈。


生死薄拾_第2张图片

-2-  出城

“马上就出城了,这是路线,由我们小队和另外一个小队巡查,到了此地,周统领那边安排了埋伏,你趁乱独自前往冰原深处。”老高拿着地图,单独在帐篷里与梵说着这次的行动。

“这样会不会连累到你。”梵看着老高。

“不会,五年来,拓跋飞数次亲征,皆无功而返,只是剿灭了几次小股士兵,却连将军的大部队都未见到,现在两军之间都只是派斥候巡查,偶尔遇到了,也只是斥候之间的小规模冲突,不过,这对你不是好消息,独自深入荒原,各种猛兽,能不能见到李将军,就看你的造化了。”老高背着双手,注视着眼前的少年。

“明白了,我下去准备。”梵告退。

梵来到帐篷,把匕首贴身放好,看着外面昏暗的天空,快要下雪了吧。

“驾,驾....”

众斥候骑着快马,出城。

老高的队伍与另一个百夫长的队伍,按照路线,向一处山坳奔去,天上飘起了雪花。

来到山坳处,两位百夫长找了个空旷地方,让大家休息,其中一个百夫长抱怨着“这么大雪,狼都躲起来了,咱们在这受罪。”

老高递给他一个酒囊,“喝口,暖暖身子,上头的命令,谁敢不听。”

这名百夫长接过酒囊,猛喝一口,对老高说,“让弟兄们在这安营扎寨吧,点几处火堆烤烤。”

“这山坳容易被伏击,不安全。”老高故作看着周围。

“没敌人,听我的,上头怪罪下来,我顶着。”百夫长拍拍老高,随后吼了一句,“弟兄们,安营扎寨,生火做饭。”

众士兵像是听到了心声,迅速行动起来。“看看,弟兄们都等着这句话呢,哈哈哈哈。”这名百夫长看着老高,得意大笑。

老高笑笑,默不作声。

夜幕降临,众人吃完饭,围着火堆,昏昏欲睡,放松警惕。

突然,一支箭羽发出刺耳的破空声,扎在了一名士兵的后背,士兵倒下,四处大乱,高地处冲下来一群裹着白布的杀手,来到营地,四处收割着士兵的生命。

“敌袭,敌袭。”老高喊着,带领余下的士兵与杀手战斗着,边战斗边退,喊着,“撤退,撤退。”

众士兵边战边退出山坳,梵在与一个杀手战斗,知道杀手是右统领派来的,向着山坳深处且战且退,不一会,就退出了战斗中心,远离了众人。

老高看着梵已经消失在风雪中,带着其他士兵迅速冲出了山坳

“他大爷的,呸,伏击老子。”那名活着的百夫长红着双眼,看着山坳处,杀手没有追出来,但是有一半弟兄都永远的留在山里了。

老高看着山坳处,嘴上说着,“这次损失很大,回去吧,我与你一起领罚。”

“不用,老高,在此处扎营是我的主意。统领怪罪下来,我一人承担。”说完,这名百夫长带领士兵转身走了。

老高看着山坳方向,心里想着,“希望那小子有命找到李将军。”

转身离开。

梵这边退到山坳深处,看到雪林中有一匹马,知道是周统领安排的。马上面有干粮,有衣物,有木盒,梵走上前,打开木盒,看到一块令牌和一张纸条,“三天后,务必返回。”

梵收拾好刀具,匕首,换掉轻甲,背着木盒,看了看那天晚上统领给的草图,确认了方向,骑上马,踏雪寻人。


生死薄拾_第3张图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