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要一路往北,浪够才回。

知乎上关于旅行的意义的回答,有一个答案,不是高赞,但是我很喜欢。

它说,

去了很多很多地方过后,我才知道,世界上原来真的有很多很多种人,用五花八门的方式生活着,他们拥有不一样的价值观,让这个世界显得纷繁复杂又真实有趣,让理解他们的人有共鸣,不理解他们的人有话题。如果我不旅行,我就遇不到他们。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很多书,见很多人,见很多景,爱一个人……

我想,这是我看到的,关于旅行最好的答案。

但是,很多的人,把旅行看成一场逃离。比如下文的他。

我们相遇在一家咖啡厅。

一杯醇香的咖啡,一本心爱的书,钢琴声悠扬,落地窗外小雨滴答。一个伪文艺青年的快乐真的可以好简单。

是他,打破了我的简单。

打了招呼,要跟我聊天。看他的稚气模样,没多想,就开始聊。

他讲他的故事。

故事很老套,高三,18岁,承受不住家人施加的压力,逃出来旅游。他说,要一路往北,玩够了再回去读书。

他说,这是他的梦想,无拘无束,自己一个人,干什么都好。

他说着他的梦想,我看不到他眼里的光。

我很羡慕他,他并不明白,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压力太大了,还有资本逃离。

更多的人,面对生活中的一轮又一轮的暴击,他们只能一声不吭地去扛。

我没有表达我的羡慕,我知道,他也有我无法感同深受的不易,坚毅的外表是轻轻一点就会破碎的内心。我无法理解家人会对他的生活森严戒备,一个男生会害怕考试到双手发抖,我无法想象,作为家里的男孩,他的身上希冀着多少愿望,有多少责任要去承担。

我无法理解,所以我不做评价。我静静地听他说了很久,也因为我越来越发现,他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从小优秀到大。

我要说的道理,他肯定都懂,他只是需要一个陌生人听他讲。

我们萍水相逢,然后互不挂念,但我想,这一刻,懂他的人,只有我。

他的旅行,是逃离。逃离世俗的压力。

我的旅行,是遇见。遇见未知的自己。

但我们终归要回归自己的生活轨道,按部就班地生活,从来也没有人谁逃得了生活。

矫情一点的文艺书籍里总说,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自己,在爱你想爱的人,在做你想做的事,用你喜欢的方式生活着。

但是啊,如果不走出自己的生活,怎么找到另外一个自己?

那天,我们侃谈了一个下午。

他说,生活中的他沉默寡言,只是因为在旅途中,所以多给自己新鲜的一面。刚好,我是这里唯一捧着书在看的学生。

他说他的高中学业,我说我的大学生活。

总是在说大人的世界没有不易,可是我想,我们这个年纪,介于成人与孩童之间,意识到自己有责任去担当,却发现自己还有很多能力不够,有很多的惶恐和不安,怕时间洗刷掉自己最初内心的坚守,在成人的世界里顺流而行。

这个年纪的烦恼也就这些,所以,讲着讲着,我们有越来越多的共鸣。

不知不觉,天暗下来了,我要回去。

他还在看着那张明信片。

“你很优秀,但我希望你快乐。一个陌生人的祝福。”

回到酒店房间,打开书,扉页上是他的“谢谢”。

他的字,遒劲有力。

我相信,他会成长为一个美好的少年。

所以你看旅行啊,就是要见一些对自己的生活无用的人,做一些无用的事,过自己有用的生活。

这一路上,我成长了很多。一个人第一次去坐火车,第一次坐地铁就感受上海复杂到恐怖的地铁线,第一次搭乘飞机,在大到从登机口到飞机口得坐大巴的浦东机场乱窜。

这些也许是很多人轻而易举的事,懂我的人才知道,这是多么大的突破。我记得到了目的地,我跟Adam哥说,我是个上了半年大学,还会在校园里迷路的人,而我竟然一路来到了这里,简直不可思议。

今年寒假回家,第一次一个人坐高铁,我妈一天打了几十个电话,害怕我走丢。所以,我在朋友圈po出和朋友的合照,我没有告诉她,全程是我一个人。我怕她担心,也想证明我自己。

特别要提我的姐姐。

从小到大,习惯性依赖她。当我向她求助,她说,自己去问工作人员,也别总是麻烦朋友,不行查百度。

然后,她就去看剧了。对,我姐一直都那么彪悍。

结果是,我顺利地一个人解决了所有麻烦。

要去赶飞机的那天早上,手机欠费停机,没WiFi,没流量,无法预约到地铁的滴滴,再过半小时,可能就赶不上了。我还是像以前一样,急到在房间里哭。越哭越烦,哭了也没用,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早上不能用来哭,要解决问题,得先走出去。然后我拿行李走人,退房卡,犹豫了好一阵,向一个叔叔借钱。问题解决了,我顺利回到家。

“自己去解决,没什么大不了。”

旅行,让我觉得我可以在每个新的环境里随遇而安,相信我可以一件一件地解决所有的事情。

旅行的时候我可以,生活里我也能行。

所以,一定要给自己一场旅行,没有钱就去兼职,没有胆就更要走出去。没有什么不可以,只要你很想很想。

要沉下心去生活,要释放心性去玩耍。

旅行的意义,要走出去才知道。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