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中的好的学习方法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中的好的学习方法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桐华,我最喜欢的作者之一。《最美的时光》、《步步惊心》、《大漠谣》、《曾许诺》、《长相思》、《云中歌》、《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那片星空那片海》.......她笔下的故事总是缠绵悱恻,却不千篇一律;时空交错,题材切换自如,却不会感到空洞和小白。

      打开她的小说,配上一杯拿铁,窝在柔软的沙发里,于我来说是大学周末最惬意和最幸福的搭配,她的文字总有一种魔力吸引着我走入故事,感受着她笔下的喜怒哀乐和缱绻柔情。

      作为粉丝,唯一的遗憾,应该就是多年之后,看到桐华这么多的精彩作品,除了钟汉良和张钧蜜主演的《最美的时光》,和那部成就了诗诗与吴奇隆一段良缘的《步步惊心》,其它的都沦为了影视改编浪潮里的泡沫......实在是心中的遗憾。

      不久前,龟速的电脑终于迎来了一次硬件升级,每次重整系统就如同一场大扫除,总能在不经意的某个角落发现一些以前小收集,《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的文字就是这样在多年之后重回视线。

      我犹记得当时读完这本小说之后的震撼,除了小说里透露出来的干净清新、自然真实的气息,还有女主罗琦琦与陈劲在初中互相切磋时一笔带过的那些学习方法。

      当时只是觉得十分喜欢这本书,却没想过去把书中令我觉得震撼的学习方法整理出来,想想还真是有点可惜,今天借着每周写作的机会好好整理一下。


1.书读百遍其意自现

原文:他借给我的《诗经》没有白话注释,我读得很费劲,很多地方都读不懂,可他从不肯解释,只告诉我,诗词不需要每个字都理解,只需记住它,某一天、某一个时刻、某个场景下,其意会自现。我不知道这话是他的父亲告诉他的,还是他懒得解释的借口。

2.一目十行

原文:在老师口中,一目十行一直是贬义词,被用来骂差生敷衍读书的态度,可陈劲说一目十行出自《北齐书-河南康舒王孝瑜传》,原文是“兼爱文学,读书敏速,十行俱下”,并不是贬义词,是个彻头彻尾的褒义词,这个词传递的是一种快速的阅读方法。

他说:“就如人的耳朵可以同时听到四五个人的说话声,并且都能听明白他们讲了什么,眼睛也是这样的,我们的眼睛是可以同时看几行,并且同时记住几行的内容。其实人的脑容量非常惊人,一个人脑不亚于一个宇宙。多个人同时说话,人的清醒意识觉得好像是同时,其实对大脑而言,它会自动分出先后,进行捕捉和处理。一目,是一种快速的含义,只不过折射到时间上,快到可以忽略不计。经过有意识训练的大脑,它的处理速度远远超出人的想象,所以,一目十行,对大脑而言是有先后的,只不过对人的清醒意识而言,这个速度可以忽略到只有一目。”

他举手在我眼前弹了一下指,对我说:“只这一下,在佛经上已经是六十个刹那,可对大脑而言,说不定已经被区分成上千个、上万个时间段。我爸爸说,这世界上只有两个实体存在的无穷,第一是人脑,第二才是宇宙。只要你相信它……”他指指我的脑袋,“用心的锻炼它,它就能做到。”

3.学英语,方法很重要,先琢磨清楚方法再上路,效果更佳

原文:“学习英文不是你这么学的,英文是一门语言,它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说,你整天默背默诵,再用功都是事倍功半的笨方法。你应该大声读出来,不必刻意强求自己背下来,只需要反复读,以朗朗上口为目的,时间长了,你自然会对语言滋生出语感,有了语感,你做选择题时,有时候完全不用理会语法,只需读过去,你的舌头会告诉你哪个选项正确。”

陈劲淡淡说:“不用谢。中国人刚开始说英文都会有些滑稽,不用不好意思,也不用管人家怎么看你,放大了声音读就行了。”

他站在了六角亭旁:“我和你的情况不同,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就在教我唱英文儿歌,我上小学的时候,英文词汇量已经一千多了,而你是初一才接触英文,又没好好学过,我一直认可的语言在于积累的学习方法完全不适用于你,你必须自己去发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不过,我想你首先应该把你的词汇量赶上来,就如同学习语文要先认字一样,这个和人聪明不聪明、笨不笨没一点关系,完全要靠苦功。”

作文好 VS 写作好

原文:他笑了:“进入高中后,老师改作文的标准完全依据高考的标准。高考作文和明清时代的八股文有些类似,很善于扼杀创造性和幻想力,你要想拿高分,就去认真看看得高分的人如何八股的,不管有多好的想法,都别轻易跳出框子,你觉得你写得好,评卷的老师不会认可。”

“其实,你的语文应该比别人更好才对。语文归根结底是一门语言,靠的是积累。我听过你的辩论赛,你的阅览量非常大,记忆力又好,在积累方面,估计你们年级没有谁能超过你。”

这些夸赞的话出自天才之口,我被夸得不好意思起来:“可是,我成绩不好。”

“你现在要找的路只是如何把你积累的知识和高考试卷接口,这个我可帮不了你,每个人的思维方式、知识架构都不同,所以才有‘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说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