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会如何?

许是年岁渐长,总喜欢胡思乱想,曾经爱的一塌糊涂的人,再见到,恍若隔世,不爱亦不恨。曾经觉得难上青天的事儿,走过之后,发现这也没什么。我们总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黑暗,只是暂时被迷住了双眼,当走过,一切成为回忆,那些事故成为故事,才发觉我已变得坚强。

岁月让人变得坚强的同时,也会将衰老带给我们。我们不可能一直健步如飞,我们不可能一直壮硕如牛,我们不可能一直年轻力壮,当我们皱纹爬满额头,耳朵迟钝,行动迟缓,我们又该如何呢?其实,这些东西想不来,我们毕竟猜测不到未来是怎样的,但我们可以看看近在身边的父母、叔伯,他们现在的样子可能就是我们未来的样子。

我是个经常跑社保局的人,因为社保局关系到养老、医保,老年人去的比较多。刚开始我会不耐烦,也特别怕排再我前面的是老人,感觉他们磨磨蹭蹭的,本来只是很简单的事情,他们也能办很长时间,我在后面也等的很着急。可是,再后来我就改变了态度,有几次看到他们年岁很大,满头白发,有些人的耳朵甚至已经不好使了,去医保中心办慢性疾病险。有些工作人员态度比较好,有些直接吼他们,因为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很容易理解的事情,他们理解不了,有一次工作人员直接说:你家孩子呢,让他来帮你办,很多手续不全。这些辛苦操劳了一辈子的人,不管面对的是怎样年轻的工作人员,不管工作人员说了什么,他们都得听着,还对工作人员连声说着谢谢。

看着他们过来办这些,突然感觉很心酸,如果是我自己的父母,我会如何呢?我会嫌他们听不到吗?我会嫌他们动作慢吗?我会嫌他们不会办吗?记得有一次,窗口已经叫到我的号,可是上一个在咨询的人还没走,工作人员说:你办理的业务不在我这儿,你上二楼问问。那位年纪比较大的男子说:我就是从那边下来的,他们说让我来找你们。说着说着那个满脸憔悴的男人,眼角竟然泛起了泪花。那一刻,很同情。被这样踢皮球似的扔来扔去,跑来跑去还没找到正确的窗口办事情。也许,在那一刻,心里充满了绝望,可能家里正遭遇患难,需要报销,可是,一直找不到办事的途径,绝望满盈于心,竟不顾大庭广众之下,落泪。

今天再去社保局办事,没想到一早上人就那么多,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好不容易找个位置坐下,突然看见人群中有一老人,每当广播里的声音响起时,他都会紧张地按按耳朵,我赶紧站起来,想让他坐下,结果他竟然像见到亲人一样,无助地对我说:我戴着耳塞,听不到,我不知道叫到我的号没?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看了看他手中的号牌,116号,现在才85号。我让他先坐下,指指显示屏对他说:你看那个显示屏,上面会显示办理的号码,看到你手中的号码时,就到相应的窗口办理。我仍然不放心,当轮到我的号牌时,直接扶起老人,让他先办理,他也只是过来交个医保。

很多时候,我们似乎忘记了我们已经长大,而父辈们已经老了。我们习惯于什么事情都依赖他们,可忘记了,他们已经到了该依赖我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年迈,身体各项技能已经迈入老年,他们不再是我们的保护伞,相反地,我们应该成为他们的依靠。人常说,母爱如水,父爱如山,而现在我们应该是他们的肩膀,当他们有事时,说一句:你放那儿吧,等下我去办。

可能你会说:我要上班。上班能挣几个钱?就差这一会儿半会儿了?看着父母在外面为难的样子,挣那点钱心里就满足了?再多的钱也抵不过你对父母的医生关怀,再多的钱也抵不过你对父母的一次尽孝。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莫待子欲养而亲不待时才后悔莫及。

我们也会有老的一天,也会有老态龙钟走不动的时候,也会有耳聋眼花的一天,当那时,我们期待别人能帮助我们,所以,以现在的心情,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老人。当我老了,我不知道我会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我身旁的人怎样待我,但我希望,我现在的善会换来将来的善。

你可能感兴趣的